亚太药业市场推广费增3成 控股股东旗下有公司成老赖

图片 1

.ct_hqimg {margin: 10px 0;} .hqimg_wrapper {text-align: center;}
.hqimg_related {position: relative; height: 37px; overflow: hidden;
background-color: #f6f6f6; text-align: center; font-size: 0; }
.hqimg_related span {line-height: 37px; padding-left: 10px; color:
#000; font-size: 18px; } .hqimg_related a {line-height: 37px;
font-size: 15px; color: #000; } .hqimg_related .to_page {float: left;
} .hqimg_related .to_page a {padding-left: 28px; } .hqimg_related
.hotSe {display: inline-block; *display: inline; *zoom: 1; width:
11px; height: 11px; padding-top: 8px; background:
url(//n.sinaimg.cn/780c44e8/20150702/hqimg_hot.gif) no-repeat; }
.hqimg_related .hqimg_client {position: absolute; right: 25px; top: 0;
padding-left: 18px; } 热点栏目 自选股 数据中心 行情中心 资金流向
模拟交易 客户端
  亚太药业预告巨亏引爆年末?重要股东踩点精确出逃!  来源:
市值风云  作者|长风  流程编辑
|小白  去年11月份,证监会发布了《会计监管风险提示第8号—商誉减值》,要求企业采取更严格的商誉减值准则,目的是为了进一步规范上市公司商誉减值的会计处理及信息披露。  商誉是因企业非同一控制下溢价并购而产生,也就是通俗所说的外延式并购。当被并购资产无法达到预期收益时,通常表现为业绩承诺无法兑现,上市公司就可能面临商誉减值风险。  一般情况下,商誉占比越高,业绩承诺完成越不理想,商誉减值对净利润的冲击也就越大。  商誉是把双刃剑,外延式并购能立竿见影地使上市公司的规模迅速扩张和利润快速增长,但如果商誉发生减值,同样会对上市公司的业绩带来巨大冲击,因而证监会加强对上市公司商誉减值的监管就显得十分重要。  关于商誉,给上市公司带来的快感和痛感,亚太药业(002370.SZ)这家公司可谓是感同身受。  公司前身为创办于1989年的浙江亚太制药厂,2001年完成股份制改造,2010年3月16日在深交所中小板正式挂牌上市。  公司原先从事的主要业务为医药生产制造业务(包括化学制剂、原料药、诊断试剂的研发、生产、销售等)。  后来,公司于2015年完成对上海新高峰生物医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新高峰)的收购,成功介入医药研发外包(CRO)服务业务,开始为医药企业和其他医药研发机构提供全方位的医药研发外包服务,主要包括临床前研究服务、临床研究服务以及其他咨询服务等。  公司跟上海新高峰手牵手在一起共同度过了四年左右的时间,两者发展得如何呢?还得从当初的结缘开始说起。  一、昔日的小甜甜,为暴雷埋下伏笔  2015年10月和11月,公司分别召开董事会和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了关于公司拟收购Green
Villa Holdings
LTD(以下简称GVH公司)持有的上海新高峰100%股权的重大资产重组相关议案。其中,任军通过实际控制GVH公司,为上海新高峰的实际控制人。  当时,上海新高峰的股东全部权益价值采用收益法评估的结果为9.02亿元,评估增值7.33亿元,增值率高达432.78%。  根据业绩补偿协议,交易对方GVH公司承诺上海新高峰2015年至2018年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0.85亿元、1.06亿元、1.33亿元和1.66亿元,上海新高峰实际控制人任军对做出的业绩承诺承担连带责任保证。  2015年12月,上海新高峰完成股权变更,正式成为公司的全资子公司,公司开始将其纳入合并报表范围,同时,因该收购形成的商誉为6.70亿元。  而截至2015年末,公司的商誉合计为6.77亿元,占总资产的比重高达32.85%,主要是由于合并上海新高峰而形成的。  业绩承诺的前三年,上海新高峰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为1.00亿元、1.08亿元和1.45亿元,完成率分别为117.38%、101.49%和109.16%,均超额完成。  而公司2015年至2018年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为0.56亿元、1.27亿元和2.03亿元,显而易见,上海新高峰为公司的辉煌业绩立下了汗马功劳。  然鹅,到了2018年,上海新高峰实现的净利润为1.46亿元,完成率为87.86%,未能完成当年的业绩承诺,其解释称主要受仿制药一致性评价业务进展不及预期和CRO基地建设及运营未达预期拖累。  虽然上海新高峰2018年未能完成业绩承诺,但因其在业绩承诺的四年期间,合计完成净利润为4.98亿元,完成率为101.71%,达到累计承诺业绩,不需要对公司进行相关业绩补偿。  公司称,上海新高峰截至2018年末的在手订单充足,为其未来业绩提供了充分的保障,基于其经营情况良好,盈利水平逐年提高,未来业绩实现可期,经减值测试,对其合并形成的商誉未出现减值迹象。  二、如今的牛夫人,并借机财务洗澡  也许连公司都没料到的是,被打脸来得如此之快。  根据公司披露的2019年半年度报告,公司上半年实现的营业收入为5.74亿元,同比下降13.30%;实现的净利润为0.40亿元,同比下降69.64%;实现的扣非净利润为0.32亿元,同比下降75.68%。  其中,上海新高峰上半年实现的净利润为0.42亿元,而去年同期为0.86亿元,
同比下降51.46%,业绩出现大滑坡,惨遭腰斩。  业绩承诺期刚过,上海新高峰便卸下了以前华丽的妆容。  公司解释业绩下滑的原因主要系上海新高峰的CRO基地建设及运营未达预期、项目进展有所延缓等致使收入下降、部分在建工程转入固定资产相应折旧费用增加等。  2019年10月29日晚间,公司披露的2019年三季度报告显示,公司前三季度实现的营业收入为7.25亿元,同比下降24.37%;实现的净利润为0.07亿元,同比下降95.85%;实现的扣非净利润由盈转亏,亏损0.07亿元。公司业绩继续加速下滑。  更为糟糕的是,公司预计2019年全年实现的净利润为-7.5亿元至-6.5亿元,其中主要系上海新高峰的业绩大幅下降而对其计提商誉减值损失。  更让人大跌眼镜的是,公司称将根据预估情况拟在2019年度计提商誉减值损失不超过6.70亿元。这是打算把当初合并上海新高峰形成的商誉一次性全部处理掉的节奏。  当初的小甜甜,如今成了牛夫人。  事实上,上海新高峰的业绩不佳早在去年就有苗头,然鹅公司却找各种理由为自己辩解,对商誉是否会暴雷掩耳盗铃。而等到今年,纸终究包不住火,商誉减值年底一次性集中释放,将造成公司业绩如过山车般大起大落。  三、子公司违规对外担保  上海新高峰在遭遇经营困难的同时,又陷入了违规对外担保的风波。  2019年10月27日晚间,公司发布《关于自查发现子公司违规担保等事项的公告》称,经自查发现此前子公司上海新高峰之全资子公司上海新生源医药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新生源)存在违规对外担保情况。  根据公告显示,今年1月份,浙江温州转型升级产业基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温州转型升级基金)、温州康成健康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成健康)、上海新生源三方签订了《合伙企业财产份额转让协议的补充协议》,由上海新生源对温州转型升级基金、康成健康之间的主债务合伙份额转让剩余款7,500万元及逾期付款利息承担连带责任保证。  今年5月份,温州转型升级基金向法院起诉,要求判令康成健康支付合伙份额转让款及逾期付款利息,并判令上海新生源承担连带偿还责任。  此后不久,三方达成和解,上海新生源承诺向温州转型升级基金支付剩余未付份额转让款项、相关利息及诉讼费等费用。若上海新生源违反约定,其董事长兼总经理任军自愿以个人财产承担上述还款责任。  此外,2019年3月15日,安徽鑫华坤生物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鑫华坤)、浙江三万药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万药业)、上海新生源三方签订了《KGF2的专利转让费、股权转让费及课题费支付的确认函》,约定由上海新生源为三万药业所欠鑫华坤专利转让费、技术服务费等合计4,461万元承担连带付款责任。  公司称,上海新生源未经正常的审批决策程序,擅自为他人提供担保,根据公司法相关规定,上述违规担保事项未履行公司董事会、股东大会决议程序,公司亦未予以追认,公司将积极应对,主张上述违规担保对公司不发生效力。  令人困惑的是,上海新高峰董事长兼总经理任军却在近期公司的董事会上提出了不同意见,认为上海新高峰方面不存在违规担保行为。根据其描述,上海新高峰的管理层无法得到充分授权,日常工作开展受到严重阻碍,从而造成其业绩下滑。  可以看出,公司和子公司上海新高峰之间产生了内部分歧。  四、股权处于高质押状态  2019年12月10日晚间,公司发布《关于控股股东部分股份质押展期的公告》称,公司接到控股股东浙江亚太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亚太集团)的通知,获悉亚太集团与银河金汇证券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办理了股票质押展期业务。  截止至上述公告披露日,亚太集团持有公司股份的数量为1.08亿股,持股比例为20.15%,其中处于质押状态的股份数量为0.88亿股,占其所持公司股份的比例为81.50%,占公司总股本的比例为16.42%。  亚太集团的子公司绍兴柯桥亚太房地产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亚太房地产)持有公司股份的数量为0.41亿股,持股比例为7.58%,其中处于质押状态的股份数量为0.35亿股,占其所持公司股份的比例为84.85%,占公司总股本的比例为6.43%。  公司的实际控制人陈尧根持有公司股份的数量为0.27亿股,持股比例为5.06%,其中处于质押状态的股份数量为0.25亿股,占其所持公司股份的比例为92.11%,占公司总股本的比例为4.66%。  公司的实际控制人陈尧根之配偶钟婉珍持有公司股份的数量为0.21亿股,持股比例为3.93%,其中处于质押状态的股份数量为0.21亿股,占其所持公司股份的比例为99.52%,占公司总股本的比例为3.91%。  换句话说,公司实控人直接或间接合计控制公司36.72%的股份,而其中85.58%的股份都拿去质押融资了(占公司总股本的比例为31.43%)。  五、重要股东减持时点非常准确  在股权高质押的情况下,公司的控股股东亚太集团还曾经出手变卖过股权。  去年7月,亚太集团、亚太房地产分别与珠海节信环保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珠海节信)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根据协议约定,亚太集团、亚太房地产分别将其各自持有的公司无限售流通股股份1,35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52%),协议转让给珠海节信。  同时,亚太集团、钟建富分别与深圳国研医药研发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研医药)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根据协议约定,亚太集团、钟建富分别将其持有的公司无限售流通股股份2,20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4.10%)、50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93%),协议转让给国研医药。  根据公司披露的2018年年度报告,截止2018年末,珠海节信和国研医药各自分别持有的公司股份数量为2,70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03%),位居公司的前五大股东之列。  此时,珠海节信和国研医药受让的公司股份未发生减持。  (数据来源:公司2018年年度报告)  根据公司披露的2019年半年度报告,截止2019年6月末,珠海节信持有的公司股份数量为2,671.46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4.98%),位列公司第四大股东,而国研医药持有的公司股份数量为2,547.1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4.75%),退居公司的第六大股东。  可以看出,珠海节信和国研医药分别减持了少部分公司股票。  (数据来源:公司2019年半年度报告)  根据公司披露的2019年三季度报告,截止2019年9月末,珠海节信和国研医药已经退出了公司的前十大股东之列。  换句话说,珠海节信和国研医药在2019年第三季度期间大量抛售了其所持有的公司股票。  而正是在公司披露的2019年三季度报告里,公司预告当初并购的上海新高峰业绩大幅下降,对其合并形成的商誉要计提巨额的减值损失。  珠海节信和国研医药两位股东的减持时机把握得十分精准,是否提前嗅到了公司账面商誉地雷的火药味,值得深思!  (数据来源:公司2019年三季度报告)  六、结束语  亚太药业,今年拿掉商誉,洗个大澡,明年是不是又一身清爽了?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ct_hqimg {margin: 10px 0;} .hqimg_wrapper {text-align: center;}
.hqimg_related {position: relative; height: 37px; overflow: hidden;
background-color: #f6f6f6; text-align: center; font-size: 0; }
.hqimg_related span {line-height: 37px; padding-left: 10px; color:
#000; font-size: 18px; } .hqimg_related a {line-height: 37px;
font-size: 15px; color: #000; } .hqimg_related .to_page {float: left;
} .hqimg_related .to_page a {padding-left: 28px; } .hqimg_related
.hotSe {display: inline-block; *display: inline; *zoom: 1; width:
11px; height: 11px; padding-top: 8px; background:
url(//n.sinaimg.cn/780c44e8/20150702/hqimg_hot.gif) no-repeat; }
.hqimg_related .hqimg_client {position: absolute; right: 25px; top: 0;
padding-left: 18px; } 热点栏目 自选股 数据中心 行情中心 资金流向
模拟交易 客户端   新浪财经讯
2019年12月25日,亚太药业公告称,经自查,发现子公司上海新高峰存在子公司违规对外担保情况,且2019年经营业绩突然出现大幅下降。公司于2019年11月25日派工作组进驻上海新高峰,管控工作受阻,上海新高峰无法正常运营,子公司失去控制,公司将不再将其纳入合并报表范围,该事项将对公司2019年度财务报表产生重大影响。  公司于2015年溢价432.78%作价9亿收购上海新高峰,高溢价收购给公司带来6.7亿商誉。子公司在2015年-2018年均超额完成业绩承诺,对公司净利润贡献率分别高达211.60%、89.59%、73.47%、72.47%,但承诺期后业绩变脸,2019年上半年营收和净利润分别同比下滑28.90%、51.47%,公司将进行减值测试,拟2019年度计提商誉减值损失不超过6.7亿元,外加公司财务费用增加、固定资产相应折旧费用增加等因素,公司全年预亏6.5亿-7.5亿元。  12月25日,亚太药业低开8.6%,收盘价6.61元,当日跌3.64%。  上海新高峰失控:承诺期后业绩骤降
子公司两次违规担保  2015年,公司以现金9亿元收购上海新高峰,业务范围由此延伸至医药研发外包服务。上海新高峰采用收益法评估的结果为9.02亿元,评估增值7.33亿元,增值率为432.78%,高溢价收购给公司带来6.7亿商誉,同时,上海新高峰承诺2015-2018年实现的年度净利润数分别不低于8500万元、1.06亿元、1.33亿元和1.66亿元。  2015-2018年,上海新高峰实际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为1.20亿元、1.14亿元、1.49亿元、1.52亿元,对应完成率为117.38%、101.49%、109.16%和87.86%,累计完成率为101.71%。然而,承诺期后,子公司经营业绩突然出现大幅下降,2019年上半年,上海新高峰营收和净利润分别同比下滑28.90%、51.47%至2.49亿元、4154万元。上海新高峰董事长任军称,业绩下滑主要系管理层无法得到充分授权,平台建设停滞,日常工作开展受到严重阻碍所致。数据来源:公司公告整理  2019
年 10 月 28
日,公司披露了《关于自查发现子公司违规担保等事项的公告》,公司经自查,发现上海新高峰之全资子公司上海新生源存在两处违规对外担保情况,两项对外担保事项均未经上海新生源董事会审议,亦未上报亚太药业董事会审议,目前对外担保余额不超过6000万元及相关利息,具体金额尚在确认中:  1)2019
年 3 月 15
日,安徽鑫华坤、三万药业、上海新生源签订《KGF-2的专利转让费、股权转让费及课题费支付的确认函》,由上海新生源为三万药业所欠安徽鑫华坤专利转让费、技术服务费等合计4461万元承担连带付款责任。  2)
2019年 1 月 30
日,温州转型升级基金、康成健康、上海新生源签订《合伙企业财产份额转让协议的补充协议》,由上海新生源对温州转型升级基金、康成健康之间的主债务合伙份额转让剩余款7500万元及逾期付款利息承担连带责任保证。  2019
年 5
月,温州转型升级基金向浙江省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要求判令被告康成健康立即按照《合伙企业财产份额转让协议》约定支付合伙份额转让款6201
万元及逾期付款利息;判令被告上海新生源作为连带责任保证人承担连带偿还责任。2019年
8 月 21
日,温州转型升级基金、康成健康、上海新生源签署《和解协议书》,上海新生源承诺向温州转型升级基金支付剩余未付份额转让款项、相关利息及诉讼费等费用共计6950.53万元。2019年8月23日,温州转型升级基金、康成健康、上海新生源、上海新生源董事长兼总经理任军签署《还款协议书》,若上海新生源违反《和解协议书》约定,未按期支付份额退出款项及其利息与费用的,任军自愿以个人财产承担上述还款责任。  2019年经营业绩突然出现大幅下降,且子公司存两处违规担保情况,亚太药业于2019年11月25日派工作组进驻上海新高峰。公司派工作组进驻上海新高峰后,采取的管控措施在推进中受阻。  截至目前,上海新高峰工作组未能接管上海新高峰、上海新生源及其子公司共
10
家公司印章、营业执照正副本原件等关键资料,不能对其实施控制。同时,上海新高峰及子公司部分电脑损坏,重要资料遗失;上海新高峰及其子公司部分核心关键管理人员、员工在工作组进驻前已相继离职,公司无法掌握上海新高峰及其子公司实际经营情况、资产状况及面临的风险等信息,致使公司无法对上海新高峰及其子公司的重大经营决策、人事、资产等实施控制,公司已在事实上对上海新高峰及其子公司失去控制。  鉴于公司已失去对上海新高峰及其子公司的控制,不再将其纳入公司合并报表范围,公司对上海新高峰及其子公司失去控制事项将对公司
2019 年度财务报表产生重大影响。  亚太药业预亏:利润主要来自子公司
商誉减值拟计提6.7亿  亚太药业成立于2001年,以抗生素和非抗生素化学制剂业务(消化类药物为主)起家,于2010年上市,目前公司从事的主要业务为医药生产制造业务和提供医药研发外包(CRO)服务。  医药生产制造方面的主要业务包括化学制剂、化学原料药、诊断试剂的研发、生产和销售;CRO业务由上海新高峰及其下属公司开展,主要为向医药企业和其他新药研发机构提供临床前研究服务、临床研究服务及其他咨询服务、技术转让服务等。  2019年上半年,医药制造业务和服务业务营收占比分别为57.47%、42.53%,医药制造业务微涨2.26%至3.28亿元,服务业务受上海新高峰的业绩下滑影响,减少28.82%至2.43亿元。  利润方面,自2015年来,亚太药业的大部分的净利润来源于上海新高峰。2015年-2018年,公司实现净利润分别为5649万元、1.27亿元、2.03亿元、2.09亿元,而上海新高峰贡献的净利润占亚太药业的比例分别为211.59%、89.59%
、73.47%、72.47%、103.08%。上海新高峰2019年业绩突然下滑,导致亚太药业在2019年上半年、前三季度净利润分别同比下滑69.64%、95.89%至5382万元、1797万元。  公司在2019年前三季度报告中提到,2019年度净利润预计亏损6.5亿-7.5亿元,业绩变动的原因主要为财务费用增加、固定资产相应折旧费用、水电气及人工工资费用增加、以及拟2019年度计提商誉减值损失不超过6.70亿元。数据来源:公司公告整理

图片 1

6月14日,亚太药业收到了年报问询函,报告期,亚太药业营业收入为13.10
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20.94%。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0.37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71.08%,营业收入和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变动趋势不一致引起深交所关注。而在这之前,亚太药业也登上了2019年的药企会计信息质量检查名单。

记者看到,公司2018年支付其他与经营活动有关的现金位列经营活动现金流出达2.199亿元,同比增长26.74%。公司称,主要是公司加大区域渠道开拓、市场和学术推广等销售活动的投入所致。

控股股东浙江亚太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亚太集团”)高比例质押所持有的亚太药业的股份,同时,亚太集团所投资的公司涉及房地产、纺织和小贷等行业,而亚太集团旗下小贷公司多次陷入借款合同纠纷中,亚太集团投资的安徽舒美特纤维股份有限公司和望江舒美特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成“老赖”。

5月7日,在资本追逐工业大麻的热情火热的背景下,亚太药业切入工业大麻行业,与Benchmark
Botanics Inc.(以下简称“BBT”)和Rippington Investment
Inc.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有意在工业大麻领域开展药物研发及多领域商业化的布局。不过市场似乎并不买账,5月9日,亚太药业股价跌停。

加大学术推广,市场推广费增长32.63%,增幅远超营收

2018年业绩承诺期刚过,亚太药业年报遭深交所问询,2018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较上年大幅下降,且与营业收入变动趋势不一致引起深交所关注。

对此,亚太药业回复称,随着公司销售规模扩大,经营活动现金流量主要项目相应增长。对2018年度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影响较大的项目主要为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以及支付其他与经营活动有关的现金。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增长主要由于2018年下半年CRO服务收入较多,但CRO服务合同执行期较长,客户信用期一般为6个月,相关应收账款未到收款期导致回款金额增长低于收入增长。

记者注意到,亚太药业2018年支付其他与经营活动有关的现金位列经营活动现金流出中的第二位,达到2.199亿元,同比增长26.74%。公司回复问询函时称,主要是公司加大区域渠道开拓、市场和学术推广等销售活动的投入所致。

记者发现,公司2014年到2018年的5年来“支付其他与经营活动有关的现金”增长明显,由5415万元增长至2.199亿。该公司2018年销售费用1.57亿元,同比增长22.43%,其中市场推广费8548.17万,增长32.63%,二者均超过了20.94%的营收增幅。

同时,该公司应收账款账面余额为3.98亿元,同比增长45.13%,高于营业收入增长率。公司称,主要系2018年下半年CRO服务业务实现收入较多,而相关应收账款未到收款期所致。不过,该公司CRO服务业务收入68068.90万元,较上年同期仅增长9.72%。Wind资料显示,CRO服务业务占总营收比重为51.97%。

收购的上海新高峰业绩增幅放缓,6.7亿元商誉计提减值准备为零

2012年,上市的第三个年头,亚太药业业绩亏损2571.75万元,同比减少158.72%,2013年,扭亏为盈,不过仅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48.02万元。2014年又大幅增长640.27%,2015年,在经历过业绩大幅波动后,亚太药业实行并购重组。

2016年2月,经调整过的非公开预案出炉,通过非公开发行募集资金总额13.24亿元,其中9亿元用于收购上海新高峰100%股权项目,2.73亿元用于武汉光谷生物城医药园新药研发服务平台建设项目,1.24亿元用于CRO商务网络项目。上海新高峰及下属公司主要从事CRO业务。

在资产重组时,上海新高峰的原股东当时做出了业绩承诺,于2015年度、2016年度、2017年度和2018年度每年实现的年度净利润数不低于8500万元、10625万元、13281万元和16602万元,承诺业绩的实现情况按承诺期累计计算。

上海新高峰承诺期内实际实现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9977.43万元、10783.84万元、14497.44万元、14586.63万元,实际累计完成净利润49845.34万元。2018年上海新高峰业绩承诺并未完成,报告期末,其商誉账面余额为6.7亿元,主要是收购上海新高峰所致,不过,公司未对上海新高峰计提商誉减值准备。这也被深交所问询。

亚太药业2018年年报显示,经测算,2018年末上海新高峰的可收回金额为119400.00万元。上海新高峰公司资产组账面价值为50251.92万元,商誉账面价值67039.46万元,上海新高峰公司包含商誉的资产组账面价值合计为117291.38万元。上海新高峰公司资产组的可收回金额高于其账面价值,商誉未出现减值损失。

记者梳理发现,2016年其CRO服务毛利同比增长731.55%,2017年同比增长32.12%,2018年同比增长9.97%,CRO服务毛利增幅放缓明显。

具有多年从业经验的会计师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公司或涉嫌商誉减值计提不足,上海新高峰的业绩增幅已经放缓,再加上CRO这个行业已经是红海市场了,竞争非常激烈,未来业绩进一步下滑的风险很大,所以没有计提商誉减值其实是不合适的。亚太药业在回复问询函中表示,2018年未达到当年承诺业绩,主要系受仿制药一致性评价业务进展不及预期和上海新高峰CRO基地建设及运营未达预期等原因的影响。

亚太集团高比例质押频被问询,除了质押还在出售股权,旗下公司有的成老赖

2017年4月,亚太药业曾因控股股东质押比例过高收到深交所问询函,截至2017年4月25日,亚太集团共持有亚太药业股份7180万股,占亚太药业总股本的26.77%,其中处于质押状态的股份数为6605万股,占其所持亚太药业股份的91.99%。亚太集团通过向五家银行及浙江浙商证券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质押股份合计获得资金7.61亿元,主要用于日常经营活动。

最近其控股股东高比例质押问题再被问询。2018年年报显示,截至去年末,公司控股股东浙江亚太集团质押其持有的股份94600000股,占其持有的股份比例为87.51%;截至2019年6月20日,控股股东亚太集团累计质押其持有的本公司股份为88100000股,占其所持本公司股份的81.50%。

与此同时,亚太集团还在出售股权。

2018年7月9日,亚太集团、亚太房地产分别与珠海节信环保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珠海节信”)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亚太集团将其持有的亚太药业无限售流通股股份135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52%),亚太房地产将其持有的亚太药业无限售流通股股份135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52%),协议转让给珠海节信;亚太集团、钟建富分别与深圳国研医药研发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研医药”)签署《股份转让协议》,根据协议约定,亚太集团将其持有的亚太药业无限售流通股股份220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4.10%),钟建富将其持有的亚太药业无限售流通股股份50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93%),协议转让给国研医药。股份转让总价款共计6.75亿元。

亚太集团筹钱的背后,其投资的多家公司深陷各种纠纷。

工商资料显示,亚太集团成立于2001年,注册资本为15000万元,经营范围为生产:化纤织品、服装;经销:轻纺原料、建筑材料、五金机械;下设制药有限公司、房地产有限公司;对外实业投资及相关咨询服务。

资料显示,亚太集团对外投资公司有15家,旗下小贷公司绍兴县汇金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多次陷入小额借款合同纠纷中,相关诉讼达136条。亚太集团投资的安徽舒美特纤维股份有限公司和望江舒美特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成“老赖”,安徽舒美特纤维股份有限公司6次被列为被执行人,望江舒美特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3次被列为被执行人,以上两家公司均曾因拖欠税款而被列入欠税公告名单。新京报记者就亚太集团高比例质押上市公司股权以及融资去向于2019年6月28日分别亚太药业和亚太集团,截至发稿并未得到相应回复。

在年报问询函回复中,其称,截至2019年6月20日,亚太集团及其全资子公司亚太房地产、实际控制人陈尧根及其配偶钟婉珍以股票质押方式共计融资11亿元,主要用途用于参与认购公司2015年度非公开发行股票、支付相关融资利息以及亚太集团及其下属子公司日常经营活动等。目前亚太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资产状况良好,具有较强的变现能力,不存在质押股份被平仓的风险。如未来质押到期前因公司股价下跌导致上述质押股份出现预警风险,其将积极采取追加保证金、提前还款等措施,确保质押的股份不会被强制平仓。

新京报记者 张妍頔

相关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