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增6亿债无法按期兑付 *ST凯迪退市风险加大

图片 1

  原标题:新增6亿债无法按期兑付,生物质第一股*ST凯迪(维权)退市风险加大

5月10日,深交所公布一批暂停上市公司名单,*ST凯迪(000939,SZ)不出意外位列其中。由于2017年、2018年财务会计报告均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ST凯迪触碰到暂停上市的条款。债务危机爆发一年后,*ST凯迪就从风光无限的生物质发电第一股,成为负债累累的巨亏公司。

图片 1

据*ST凯迪披露,截至2019年4月18日,公司逾期债务共计124.19亿元,逾期债务占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比例为116.80%。大量逾期债务导致主营电厂大面积停产,2017年、2018年上市公司合计亏损超百亿元。

  记者 | 徐宁

举债扩张生物质发电业务

  凯迪生态环境科技股份有限公司(000939.SZ,*ST凯迪)又多了一根压弯自己的稻草。

在5月10日晚宣布暂停上市的同时,大股东阳光凯迪新能源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阳光凯迪)抛出了两份临时提案,并将提交2018年度股东大会审议。按照提案,阳光凯迪提请*ST凯迪启动司法重整工作、聘请股票恢复上市及股份挂牌转让服务机构。

  12月12日晚,*ST凯迪公告称,公司于2016年12月15日发行的6亿元“H6凯迪03”债券将无法按时兑付。

事实上,*ST凯迪最终走到暂停上市的一步,与收购阳光凯迪旗下多个生物质发电资产不无关系。

  *ST凯迪称,因公司目前资金周转困难,不能按期兑付该债券的本金及债券利息,其会积极筹措资金,争取尽早完成本金及债券利息的支付。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ST凯迪起初以脱硫工程、火力发电等业务为主,2009年接手阳光凯迪旗下9家生物质电厂,步入生物质发电领域。此后,*ST凯迪开启并购模式,数次收购阳光凯迪旗下生物质电厂。

  截至12月3日,*ST凯迪的逾期债务高达179.32亿元,约是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九倍。

2015年,*ST凯迪以68.5亿元的价格收购阳光凯迪及其关联方旗下的87家生物质电厂、58家林业公司及数家风电、水电公司。由于连续在生物质发电领域开展大规模扩张,*ST凯迪被市场冠以生物质发电第一股的光环。

  截至11月底,*ST凯迪总计被冻结账户达193个,申请冻结金额达116.71亿元,被冻结账户余额为0.5亿元。

不过风险也就此埋下。据*ST凯迪2015年发布的重组报告书,截至2014年年末,注入上市公司的87家生物质电厂中,只有18家已投产并网,还有20家正在建设,49家尚未开始建设。为了实现在建、未建电厂的建设和运营,*ST凯迪需要投入大量资金,公司因此走上了大举借债的道路,通过信托产品、融资租赁等多种渠道融资。年报数据显示,公司2018年到期的有息负债超过200亿元。

  2017-2018年,*ST凯迪已连续两年亏损,且均被会计师事务所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

2018年5月份,*ST凯迪中期票据违约,债务危机最终爆发。

  今年5月,*ST凯迪已暂停上市,若今年继续亏损,公司将被迫退市。

*ST凯迪董事长陈义龙曾于2018年10月表示,公司借债中银行负债仅占20%,大部分都是高息负债,每年利息高达20亿元。用短期资金做基础性产业,造成资金链极其紧张。

  财报显示,今年前三季度,*ST凯迪已亏损14.23亿元。

司法重整能否进行仍是未知数

  处于退市边缘的*ST凯迪,至今已上市20年。它成立于1993年,是一家以生物质发电为主营业务,兼顾风电、水电的清洁能源平台型公司。

债务危机爆发后,*ST凯迪面临电厂停产、燃料客户讨债、拖欠员工工资等困境,公司提出瘦身自救计划,通过出售非主业资产回笼资金。但由于债权人诉讼导致相关资产被冻结受限,交易存在障碍,资产出售一直没有进展。另外,债务重组因为方案未通过而搁浅,股权重组也止步不前。

  中国生物质能联盟发布的2016年全国生物质发电企业排名中,*ST凯迪的发电装机规模位居榜首,一度被称为“生物质发电第一股”。

对于暂停上市后的计划,今年4月底,*ST凯迪相关负责人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暂停上市后公司将推动司法重整工作,计划2019年6月份启动重整程序,至于能否成行要看法院如何裁定。

  自2014年起,由于大规模收购,*ST凯迪负债急剧上升。去年5月,*ST凯迪发生了中票违约,生物质电厂资金链断裂,债务危机爆发。

暂停上市期间,*ST凯迪需要2019年实现盈利方可免去退市命运。上述负责人认为,只要电厂能够运营,就不愁销路,2019年下半年是用电旺季,公司还有部分电厂正在恢复生产,希望可以借此实现盈利。

  今年5月21日,公司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了《关于凯迪生态开展司法重整工作相关事宜的提案》,*ST凯迪启动司法重整工作。

不过,*ST凯迪要进行司法重整,仍须厘清大股东占用资金的问题,而这一情况至今尚无定论。*ST凯迪在2018年报中仍表示,大股东及其关联方不存在占用上市公司非经营性资金的情况。陈义龙也在公开场合表示,上市公司反欠大股东的资金。

  11月26日,*ST凯迪召开今年第一次股东大会。会上,*ST凯迪前董事长陈义龙公开表示,公司仍有巨大重整价值。他认为,公司尚有55亿元资本公积存量,通过出售非核心资产的风能发电业务及大量林地,能回笼大额资金。

值得注意的是,*ST凯迪向记者提供了三份武汉仲裁委员会出具的《裁决书》,并称裁决书确认了越南升龙项目、嘉兴凯益收购格薪源股份等交易的过程和往来账目的穿透检查,并不存在大股东非经营性占用的情况。但最终判断仍需由监管部门作出,《每日经济新闻》也将继续关注相关事项进展。

  为正常推进凯迪生态的司法重整工作,监管部门给出的意见为,司法重整的前提是要核实清楚,公司大股东阳光凯迪新能源集团有限公司的资金占用问题。

  但陈义龙在股东大会上公开否认*ST凯迪存在大股东占用资金情况。他表示,债务危机是由前几年公司的管理层欺上瞒下,内部寻在巨大腐败所导致。

  陈义龙表示,债务危机爆发前的三年间,*ST凯迪的融资增量约200亿元,其中,只有三成用于公司生产、建设和经营,其他部分都在空转。目前,公司正在清查账目。

  陈义龙也是阳光凯迪新能源集团的法人代表及董事长。阳光凯迪新能源集团是*ST凯迪的最大股东,持股29.08%。

  去年8月,陈义龙曾在*ST凯迪债务危机爆发后,重返该公司担任董事长,主持公司重整事宜。

  今年11月4日,陈义龙因收到中国证监会出具的《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已辞去*ST凯迪董事长、董事公司董事会下设委员会委员以及总裁职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