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太立子公司环境违法停产整治 实控人胡锦生曾占用公司1亿资金吃警示函

图片 1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热点栏目 自选股 数据中心 行情中心 资金流向 模拟交易 客户端

原标题:司太立子公司环境违法停产整治
实控人胡锦生曾占用公司1亿资金吃警示函

原标题:海神制药并购遗患 司太立“三高”悬顶

原标题:重要子公司停产后,司太立再被减持

去年刚刚收购的公司,今年就“暴雷”——停产整治了!并且可能影响其全年营业收入,真可谓是收购有风险啊!

环保风暴下,又一药企因触碰“高压线”而遭停产。

12月13日,浙江司太立制药股份有限公司公告称,再度被股东朗生投资有限公司减持。

司太立(603520)12月4日晚公告称,公司收到控股子公司海神制药的通知,海神制药于近日收到台州市生态环境局出具的《责令停产整治告知书》,责令海神制药就其前期调查发现的环境违法行为进行停产整改。此次停产涉及的产能为海神制药的180吨/年碘海醇生产线、100吨/年碘帕醇生产线。除海神制药外,公司及其余子公司生产线均正常生产。海神制药此次停产整改将影响其全年营业收入。

12月5日,司太立(603520.SH)发布公告称,控股子公司浙江台州海神制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神制药”)近日收到台州市生态环境局出具的《责令停产整治告知书》,责令海神制药就其前期调查发现的环境违法行为进行停产整治。

12月13日,浙江司太立制药股份有限公司公告称,再度被股东朗生投资有限公司减持。

环保出问题,子公司海神制药停产整治

2018年底,司太立完成对海神制药的收购,这是其自上市以来实施的最大也是最重要的一次资本运作。

具体而言,12月9日至12月12日期间,其按平均39.63元/股,以集中竞价方式在市场出售合计167.89万股股份,所得6653.93万元。减持后,朗生投资仍持有司太立671.6万股股份,当前持股比例4%。而其一致行动人丰勤有限公司当前持股数已经为0。

本次停产的主要原因系 2019 年 9 月 12
日台州市生态环境局在对海神制药进行调查时,发现相关环境违法行为:海神制药在生产物料转运过程中产生跑冒滴漏现象,经雨水冲刷进入地表,未对区域污水进行有效处置,造成部分地表水超标本次停产的复产条件为海神制药对相关环境违法行为进行整改并取得当地环保部门审核同意。

随着海神制药于去年底实现并表,司太立的业绩在今年实现“脱胎换骨”式增长,最近一年股价最高涨幅接近2倍。

事实上,朗生投资及其一致行动人年内多次减持司太立,截至2月21日前,他们还合计持有司太立1277.5股,占公司总股本10.64%。后来,仅在5月14日至9月18日期间就减持11次。《国际金融报》记者粗略计算,该段时间内,减持套现金额已突破2.02亿元。

业绩承诺尚在协议履行期间

因触及环保“高压线”,海神制药目前已按照相关要求暂停生产并开展整改。

此外,记者注意到,上交所曾于2018年10月因为其减持股份数量达到5%时,未按规定及时停止减持行为并履行权益变动信息披露义务对朗生投资予以监管关注决定。

公开资料显示,海神制药系公司控股子公司,公司持有海神制药98.20%股权,目前拥有180吨/年碘海醇生产线,100吨/年碘帕醇生产线,占公司碘造影剂原料药整体产能的23.73%。

“至于会停产多久目前尚不清楚,我们现在也没法准确预估海神制药恢复生产的时间,因为这主要取决于环保部门最后的验收。”12月6日,司太立证券部相关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回应表示。

如愿收购海神制药,股价与业绩齐涨

海神制药成立于2003年9月28日,位于浙江省化学原料药基地临海园区,注册资本为人民币壹亿元,经营范围为原料药(碘海醇、碘帕醇、碘克沙醇)制造。而司太立是我国碘造影剂原料药龙头企业,去年11月,司太立开始停牌筹划重大资产重组并最终完成对海神制药的收购。

触及环保“高压线”

司太立成立于1997年,从事研发、生产、销售X-CT非离子型碘造影剂系列和喹诺酮类系列原料药及中间体,2016年成功登陆中国A股市场。

2018年11月现金收购海神制药过程中,与交易对方签订了《业绩补偿协议》。当时双方约定海神制药2018年度、2019年度、2020年度拟实现的净利润预测数分别为3777.10万元、5229.22万元、6742.42万元,净利润以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进行计算。目前尚在协议履行期间,本次停产整改可能对海神制药2019年度业绩预测造成一定的影响。如无法完成业绩预测,公司将与交易对方讨论补偿事宜。

海神制药成立于2003年,位于浙江省化学原料药基地临海园区内,主要生产X射线造影剂原料药(包括碘海醇、碘帕醇以及碘克沙醇原料药)。海神制药与司太立曾经是同城的同行对手,两者业务高度重合。

记者发现,近一年内司太立股价涨势明显。2018年11月21日,司太立报收22.58元/股。而截至12月13日收盘,司太立报收42.71元。

而通过海神制药上半年的财务数据看,上半年海神制药实现净利润3294万元。而司太立上半年净利润为9312万元,从占比情况来看,海神制药贡献净利润占司太立上半年利润的三分之一左右,在司太立旗下子公司中利润贡献最大。

2018年底,为谋求在碘造影剂原料药领域更大话语权,司太立以8.05亿元现金收购了海神制药94.67%股权,将后者吞入麾下。

股价大涨,司太立这一年发生了什么?

此时海神制药被停产整治,可能也会影响母公司司太立的全年利润。

2019年10月,司太立又以3237.22万元现金向少数股东收购了海神制药的3.53%股份。截至目前,司太立共持有海神制药98.2%股权。

众所周知,司太立早在2007年就曾有意参与海神制药的股权转让,但因为多种因素,最终海神制药花落别家。而之前的多次股权转让和估值暴增也让市场持续热议。

实控人胡锦生曾占用公司1亿资金吃警示函

2019年9月12日,台州市生态环境局在对海神制药进行检查时,发现海神制药在生产物料转运过程中产生跑冒滴漏现象,经雨水冲刷进入地表,但未对区域污水进行有效处置,造成部分地表水超标。

2018年底,司太立以8.05亿元现金收购了海神制药94.67%股权。海神制药是一家专业从事X射线造影剂原料药、中间体及制剂的研发、生产及销售的公司,主要产品为碘海醇、碘帕醇原料药。

值得注意的是,司太立实控人胡锦生去年曾占用公司1亿资金吃警示函,前不久刚发表了致歉声明。

针对上述环境违法行为,台州市生态环境局责令海神制药停产整治。

造影剂又称为对比剂,一般在医学成像过程中使用。2013至2017年,国内造影剂市场由68.16亿元增长至112.50亿元,预计到2021年将突破150亿元。在临床上,以碘海醇、碘帕醇等为代表的非离子型有机碘化合物造影剂因为渗透压低、不良反应少等特性获得了广泛应用。而司太立和海神制药就是国内碘海醇、碘帕醇原料药的坚实提供者。

2018年1月7日至2018年12月24日期间,司太立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胡锦生以指示司太立控股子公司江西司太立制药有限公司向关联方及供应商直接划款或背书承兑汇票的方式,累计占用上市公司资金11448.28万元。截至2018年12月31日,胡锦生已将上述占用资金全部归还,并支付利息63.50万元。司太立未对上述控股股东资金占用事项履行相关审议程序和信息披露义务。胡锦生作为公司的董事长、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是司太立资金被占用和未按规定信息披露的主要直接责任人。

“11月底收到《责令停产整治告知书》之后,海神制药就按相关规定开始停产了。”前述司太立证券部相关负责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公开信息显示,2017年其全球碘海醇原料药需求3000吨,司太立产能500吨、海神制药220吨、浙江海昌药业60吨。而在碘帕醇原料药方面,在全球需求1600吨,其中司太立产能100吨、海神制药150吨,除此之外的产能基本在原研Bracco。

上述行为违反了《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第二条、第三条、第四十八条和《关于规范上市公司与关联方资金往来及上市公司对外担保若干问题的通知》(证监发〔2003〕56号)第一条的有关规定。根据《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第五十八条、第五十九条的规定,浙江证监局决定对司太立及胡锦生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并记入证券期货市场诚信档案。

资料显示,截至2019年6月30日,海神制药总资产3.58亿元,净资产2.43亿元。2019年上半年,其实现营业收入1.32亿元,净利润3294.18万元。

为此,业内人士分析,司太立收购了海神制药意在拓宽其在碘造影剂原料药领域的话语权。由于当前阶段海神制药收入和利润大比例来源碘海醇、碘帕醇原料药,因此,收购海神制药能快速激励其业绩增长。

司太立公司本身也曾被浙江证监局出警示函

目前,海神制药拥有180吨/年碘海醇生产线、100吨/年碘帕醇生产线,约占司太立碘造影剂原料药整体产能的23.73%。

果不其然,2019年前三季度,司太立实现营业收入9.86亿元,同比增长55.4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1.37亿元,同比大增62.08%。由于海神制药的并表,司太立交出了自上市以来最漂亮的一份“成绩单”。

“干吆喝出力少”–司太立回购股份不达标也曾被警示。

由于停产整改,上述产能装置均无法运营。而本次停产的复产条件是,海神制药对相关环境违法行为进行整改并取得当地环保部门审核同意。

此前,司太立业绩一般。2016至2018年度,其营收分别为6.73亿元、7.11亿元、8.9亿元,分别同比增长-3.27%、5.65%、25.2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分别为0.76亿元、0.83亿元、0.94亿元,同比增速分别为10.41%、9.19%、12.7%。

司太立曾在2018年11月2日披露《关于以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回购股份预案的公告》,计划以公司自有资金不超过人民币5000万元且不低于人民币2500万元(含),通过集中竞价交易的方式回购公司部分社会公众股股份。截至2019年5月13日,本次股份回购期限届满,司太立实际回购股份25.40万股,合计使用资金总额712.71万元,与回购方案中计划回购下限相差1787.29万元,仅达到计划回购金额下限的28.51%,司太立回购实际执行情况与原披露方案存在较大差异,且未履行相应决策程序予以变更或豁免。

司太立方面称,已与海神制药组织相关部门对相关订单交付工作进行统计,目前尚无统计结果,公司与海神制药将积极与相关客户进行沟通并协商解决方案。

2019年10月,司太立又以3237.22万元现金向少数股东收购了海神制药的3.53%股份。截至目前,司太立共持有海神制药98.2%股权。

浙江证监局对司太立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并记入证券期货市场诚信档案。

“如果停产时间不长,预期不会造成太大影响。我们会跟客户沟通,短期内订单能转移的就转移过来。”前述司太立相关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将视具体情况,由司太立本部补充部分产能。

因环保停产,何时复产未可知

大股东高质押风险

由于去年底刚刚完成收购,海神制药目前尚在业绩承诺期内,此次停产无疑将影响今年甚至明年的业绩兑现。

然而,就在司太立美滋滋地享受收购成果时,海神制药却因为环保问题停产了。

司太立的控股股东是胡锦生,实际控制人是胡锦生与胡健。

据收购时双方签订的《业绩补偿协议》,约定海神制药在2018年度、2019年度、2020年度拟实现的扣非归母净利润分别为3777.10万元、5229.22万元、6742.42万元,复合增速达33.6%。

据悉,9月12日,台州市生态环境局在对海神制药进行检查时,发现海神制药在生产物料转运过程中产生跑冒滴漏现象,经雨水冲刷进入地表,但未对区域污水进行有效处置,造成部分地表水超标。

最新的三季报显示,截至2019年9月30日,胡锦生持有公司股份3591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1.39%;累计质押股份数量为3570万股,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99.42%,占公司总股本的21.26%。胡健则持有公司股份315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8.76%;累计质押股份数量为3150万股,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100%,占公司总股本的18.76%。

负债率和质押比高企

此次停产涉及的产能为海神制药的180吨/年碘海醇生产线、100吨/年碘帕醇生产线,由于停产整改,上述产能装置无法运营。此部分产能约占司太立碘造影剂原料药整体产能的23.73%。

如此高的质押比例在上市公司中并不常见,股价一旦下跌很容易爆仓。

由于涉及关联交易与高溢价,司太立在收购海神制药时曾引起不小争议,就连公司内部亦存在分歧。

令人担忧的是,由于去年底刚刚完成收购,海神制药目前尚在业绩承诺期内,此次停产无疑将影响今年甚至明年的业绩兑现。

当时,来自第三大股东朗生投资一方的董事代表和监事代表曾对这桩并购交易投出了反对票。

据收购时双方签订的《业绩补偿协议》,约定海神制药在2018年度、2019年度、2020年度拟实现的扣非归母净利润分别为3777.1万元、5229.22万元、6742.42万元,复合增速达33.6%。而据资料显示,2019年上半年,海神制药实现营业收入1.32亿元,净利润3294.18万元。

而对于司太立来说,收购海神制药却是非常关键的一步棋。

就停产问题,司太立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一方面,企业已经按照环保部门要求进行整改,希望能尽快通过验收,减少停产影响;另一方面,企业会积极和客户沟通,看看能否延缓发货,并且企业还是有一定库存的。至于何时复产,还是要等到环保部门验收,目前无法给予准确答复。”

2019年前三季度,司太立实现营业收入9.86亿元,同比增长55.4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37亿元,同比大增62.08%。由于海神制药的并表,司太立交出了自上市以来最漂亮的一份“成绩单”。

此外,公告还表示,除海神制药外,公司及其余子公司生产线均正常生产,公司将根据实际情况,适当增加产量,补充销售需求。

公司股价也扬眉吐气,从2019年1月2日的18.04元/股上涨至12月9日的41.40元/股。

收购过后,负债率和质押比高企

在此之前,司太立的业绩常年低速徘徊。

为了吞下海神制药,司太立付出的代价也不小。

2016―2018年度,司太立的营业收入分别为6.73亿元、7.11亿元、8.9亿元,分别同比增长-3.27%、5.65%、25.25%;净利润分别为7612万元、8312万元、9368万元,同比增速分别为10.41%、9.19%、12.7%。

由于采用纯现金交易,在彼时账面货币资金不足2亿元的情形下,司太立不得不举债收购。但后果就是让企业背上了承重的债务。

2019年上半年,剔除掉海神制药的业绩贡献后,司太立本身的收入为5.04亿元,同比增长17.76%;净利润仅6194万元,同比下滑4.68%。

2019年三季度末,该公司负债率高达70.02%。其中,光是短期借款和一年内到期的流动负债就合计达12.82亿元。同期,其账上货币资金余额仅3.56亿元,且几乎没有其他现金资产。

“近些年碘造影剂市场处于快速增长阶段,但作为上游的原料药龙头之一,司太立并未表现出与行业同步的增长,产能是其中一个限制因素。这也是为什么它要花大力气去收购同行对手。”12月6日,一位接近司太立的投资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为了解困,司太立此前拟公开发行总额不超过3.8亿元的可转换公司债券,但该项目最终停止。但司太立公布了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预案,拟募资不超过6.72亿元,2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另外,还拟将名下位于浙江省仙居县福应街道幸福家园小区的7套房产及位于安洲街道天景园小区的13套房产和配套17个车位进行对外出售。

为了吞下海神制药,司太立付出的代价也不小。

对于债务问题,司太立向《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当前,企业主营业务成绩较好,有能力偿还债务。与此同时,企业能通过融资方式来缓解资金压力,促进企业稳健发展。”

“当初收购海神制药时,用了一笔比较大的银行借款,导致公司现在负债率比较高。”前述司太立证券部相关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坦言。

不过,司太立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胡锦生还因为先后累计占用上市公司资金1.14亿元资金,吃上了罚单。

事实上,为了快速完成交割,司太立采用纯现金交易,付出了8亿多元人民币的“真金白银”,而当时上市公司账上货币资金不足2亿元。这桩大胆的举债收购为其当下紧张的资金链埋下了伏笔。

今年三季报显示,胡锦生、胡健、胡爱敏共计持有司太立股份7119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42.4%;共质押股份7098万股,质押比例仍高达99.71%。

交易之前的2018年三季度末,司太立的有息负债合计10.2亿元;而交易完成后,司太立2018年末的有息负债激增至18.49亿元。上市公司由此背上了沉重的财务包袱,整体负债率由58.7%上升至69.9%。

责任编辑:陈志杰

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司太立的有息负债总额已上升至20.45亿元,负债率达到70.02%,其中短期借款和一年内到期的流动负债合计达12.82亿元。同期,其账上货金资金余额仅3.56亿元,且几乎没有其他类现金资产。

司太立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胡锦生还因此吃了一记罚单。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对海神制药的收购,系通过一揽子交易安排,以实控人在体外先行收购,再注入上市公司的方式分两步实现的。

实控人胡锦生将所持上市公司股份全部质押以套取资金来支付巨额收购款。在无法通过其他有效渠道筹集资金的情况下,胡锦生为偿还质押贷款及利息,先后累计占用上市公司资金1.14亿元。

浙江证监局据此对司太立及胡锦生采取了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并记入证券期货市场诚信档案。

截至11月19日,胡锦生及其一致行动人胡健、胡爱敏共计持有司太立股份7119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42.4%;累计质押的股份数6878万股,质押比例仍高达96.61%。

募投项目多次延期

为应对资金压力,今年7月,司太立抛出了3.8亿元的可转债募资计划。然而,11月30日,司太立公告终止公开发行可转债,原因是“公司本次公开发行可转换公司债券须寻求第三方提供担保,截至目前,该项工作暂无实质性进展”。

同日,司太立董事会审议通过了定向增发预案。

“目前公司可以通过营业现金流来支撑部分银行还款;另一方面,我们也在寻求再融资途径。”前述司太立证券部相关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之前的可转债需要找第三方担保,我们花了一定时间去找还是没找到,如果继续找下去,可能会影响再融资募投项目的进展。综合考虑后,改成非公开发行股票。”上述负责人说。

定增预案显示,此次司太立拟募资不超过6.72亿元,用于年产1500吨碘化物及研发质检中心项目、年产300吨碘佛醇及5吨钆葡胺造影剂原料药项目、年产195吨定制医药中间体项目、年产1200吨三碘异酞酰氯项目、环保设施提升改造项目和补充流动资金。

但是,司太立IPO时的募投项目“年产2035吨X射线造影剂原料药技改及扩产项目(二期)”已经多次延期。

据披露,该募投项目实际投入募集资金约2.37亿元,原计划于2017年12月完工。2017年,司太立将该项目的完成日期往后延期了一年。截至2019年9月30日,该募投项目处于验收阶段。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