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源果汁谈破产尚早 多次沦为“老赖”朱新礼有苦衷

图片 26

图片 1

汇源果汁:迷失的十年 | 棱镜

据财华社1月25日报道,汇源果汁发布公告称,该公司近期收到债券持有人发出的赎回通知,但并未如期向债券持有人支付赎回金额或到期赎回金额。

热点栏目 自选股 数据中心 行情中心 资金流向 模拟交易 客户端

图片 2

公告还提示,这可能触发该集团连带拖欠其他贷款融资及/或该集团发行的债务证券,继而对该集团的财务状况造成重大不利影响。

来源:财华社

图片 3

同时,汇源果汁将继续停牌。

前言:

作者 | 李伟

公告原文

像汇源果汁这样饮食行业龙头背靠国内大市场,只要自己不犯错,能够持续地推出新品,就很难轻言“破产”。

编辑 | 杨颢

眼下,随着朱新礼年内第四次沦为被执行人且被限制消费,而汇源果汁及其旗下企业的财务状况、违约风险也被屡屡掀出,但是,必须要看到汇源果汁的市场份额仍在,企业经营活动并未停止,尤其重要的是,汇源果汁在全产业链布局所持有的大量资产并未贬值。

图片 4

图片 5

这更像是一场“赌约”,一边是持续增加的债务违约,财务状况恶化;一边是大手笔推进的全产业链布局,尤其是果汁行业中上游产业链的重资产运营。朱新礼和汇源果汁更像是在全速驾驶战车,知道前方道路有风险,但是已经没有了回头之路。

2008年8月,汇源创始人朱新礼过得纠结。那年7月31日,一份全面收购提议被呈交到他和董事会面前,提议来自一家偶像级公司——可口可乐,它也是汇源的竞争对手。朱新礼把自己关在山里三天,想厘清这24亿多美元有关的一切。

自2018年4月3日暂停交易开始,汇源果汁如今已经停牌近一年时间。这家仅用十余年就做到行业龙头的企业,从辉煌到没落也只用了10年的时间。

资金链紧张、拖欠债务,朱新礼和汇源果汁很头疼

十年后,2018年8月,还是因为一笔钱,在香港上市的汇源果汁尴尬地停牌中。朱新礼左右手腾挪的一笔高额借款违规了,尽管已经偿还给上市公司,却还是影响了2017年年报出炉,又被穆迪调低评级、被深交所剔除出了港股通标的证券名单。

股票停牌、业绩巨亏、高管出走……曾经的“果汁一哥”到底怎么了?

为什么说没有了回头之路?因为朱新礼和汇源果汁为了这一场“赌约”已经押上了太多的筹码,现在撤手,或者赌输了都意味着朱新礼和汇源果汁再也没有机会重来。

从明星企业到亏损、经历信任危机,甚至面临退市风险,汇源这十年怎么了?

曾经的果汁业龙头

这一切,还要从今年10月,先锋系P2P平台暴雷开始说起。

图片 6

1992年,朱新礼从政府手中申请到沂源县经营能力“最差”的县办罐头厂,作为自己的创业试验田。这家停产三年、负债千万的企业,成为汇源的前身。1994年,朱新礼带领队伍来到北京,创办了北京汇源食品饮料有限公司。

2019年10月,先锋系P2P平台网信普惠、工场微金接连传出贷款逾期的消息。随即,很多人注意到,在工场微金平台披露的违约信息中,北京汇源有约418.5万平台借款逾期。谁也没有想到,汇源果汁因为区区的418万元借款,竟然成了“老赖”。

2018,42亿违规贷款

汇源的快速成名得益于1996年朱新礼用7000万元拿下了1997年央视新闻联播5秒广告权。

国内果汁饮料的龙头企业,港交所市值数十亿港元的上市企业,竟然连400万元也拿不出来?尽管看上去不可能,但这一切都是真的。

图片 7

这种央视策略在高浓度果汁还处于市场空白的时候非常有效,直接将汇源果汁推向“国民果汁”的位置。曾经,“有汇源才叫过年”的春节广告语可以说是深入人心。

事实上,根据企查查披露的信息显示,仅北京汇源控股旗下的北京汇源饮料食品集团有限公司在2019年便有65个“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企业”记录。其中,绝大多数都与企业拖欠债务有关系,有的债务拖欠甚至只有几十万。

朱新礼

据过往公开报道称,2000年汇源就以23%的市场份额高居果汁产业榜首。

不难看出,汇源果汁的确已经深陷财务紧张的困局之中。而根据汇源果汁在2018年以及之前披露的财务数据显示,自2011年以来,汇源果汁净利状况大幅波动,并多年出现亏损,其中,截止到2017年6月底,汇源果汁负债总额超115亿元。

汇源这次信任危机爆发于一则通告,根源则是一大笔没有通过董事会批准的贷款。

曾历经汇源山东、北京、山西等工厂生产一线的员工王磊(化名)回忆:“比较火的时候主要是靠春节、中秋等节假日销售,过年的时候中央电视台的广告就一放,超市里再买一些堆头,百分百的果汁销量非常好,根本不愁卖。”汇源就这样借着央视频道的广告传播,在居民城市化进程中成为多数家庭“指定的健康饮品”。

企业经营困难,作为汇源果汁的实控人,朱新礼自身的处境也并不好受。除了这一次再度引爆媒介圈子的被法院列入被执行人并限制消费外,事实上,仅在2019年,朱新礼已经先后多次由于个人运营的企业失信而被法院列入被执行名单,并多次收到限制消费令。

2018年3月29日,汇源果汁发布公告,承认一起公司的违规贷款。从2017年8月15日至2018年3月29日期间,上市公司向北京汇源饮料提供了42.75亿元短期贷款,以便后者应对临时营运资金需要或还债。北京汇源饮料是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兼董事长朱新礼的关联公司。朱新礼持有上市的汇源果汁65.03%的股份。

2007年2月,汇源果汁成功登陆港交所,筹集资金24亿港元,是当年港交所规模最大的IPO,首日其股票大涨66%。

这其中就包括2019年2月20日立案执行国民信托有限公司申请执行的公证债权文书案,6月12日立案执行的无锡市明珠电缆有限公司申请执行单位票据纠纷一案、6月18日立案执行北京农投商业保理有限公司申请执行的公证债权文书一案等。

根据港交所规定,由于授予北京汇源饮料的贷款总金额,已经超过资产比率的8%,需要进行相关披露;然而,这笔贷款没有被及时披露,也没有经过董事会批准。目前贷款已经归还,上市公司也收取了1.5亿元利息,但负面影响还在继续:汇源果汁自4月3日开始停牌,并延后发布2017年业绩,因为向北京汇源提供的关联贷款,将直接或间接引发公司部分融资票据出现违约或潜在违约事件,公司要向融资票据相关方申请豁免。

遭遇“分水岭”

根据企查查所披露的法院公告信息,在这些被限制消费的案件纠纷中,朱新礼本人被限制其乘坐飞机和动车、购买不动产、子女就读高收费私立学校等。事实上,由于汇源果汁运营出现变动遭到消费限制的个人还包括一些汇源果汁的高管,如李家莹、江旭等。

港交所也对汇源果汁复牌附加了相关条件,要求对相关贷款进行发证调查、公布调查结果,并采取合适的补救措施。如果汇源果汁不能在2020年1月31日前达成所有复牌条件,港交所上市部将展开取消其上市地位的程序。

2008年,朱新礼当选为CCTV中国年度经济人物,汇源发展达到巅峰。这一年同样是汇源发展的一个“分水岭”。

即便如此,根据尼尔森披露的市场数据,2018年,汇源在100%果汁及中浓度果汁的市场份额仍稳居业内第一,销售量份额占比分别为43.7%、31.5%。同样是在2018年,汇源果汁依然被农业农村部评为“农业产业化国家重点龙头企业”,可见汇源果汁在行业中的地位。

对于退市风险,汇源方面表态,“内部正积极推进尽快完成港交所的相关条件,以汇源当前的实力和经营状况,没什么问题。”

当年9月,可口可乐宣布以总价约179.2亿港元收购汇源果汁所有股份。那一年汇源的总收入为28.197亿元,净利润为8890万元。

出售汇源果汁业务,布局产业中上游

图片 8

然而,这一收购在2009年3月没有通过中国反垄断局的审查。由于可口可乐收购汇源的条件十分苛刻,需要完全裁撤其销售渠道。为此,在并购前的准备阶段,当时汇源在全国21个销售大区的21名省级经理已基本离职。

那么,究竟是什么支撑着汇源果汁的行业龙头地位?汇源果汁又为何会出现连年的亏损,以及巨额的企业债务?

但违规贷款事件影响还在继续,2018年6月13日穆迪将汇源果汁的信用评级下调三档;惠誉于6月底也发布报告,将汇源果汁长期外币发行人违约评级及高级无抵押债券评级,由B下调至CCC+,评级属于负面观察。该报告称,下调汇源果汁评级是对公司流动性风险的反映。2018年7月12日,因恒生综合小型股指数成份股调整,深交所将汇源果汁调出港股通股票名单。

收购案流产后,汇源不得不重新招募渠道商、搭建销售体系和团队,但遭遇一次大动干戈的汇源大不如前。2009年,汇源业绩首次出现亏损,净利润-0.99亿元。

了解朱新礼的人都知道,朱新礼经常感慨可口可乐收购汇源果汁一事未能落地。在朱新礼看来,利用出售资金转战果汁行业的中上游领域,将汇源果汁的生产和销售交给长于市场布局的可口可乐,而自己则主打水果生产基地。

42亿多元的违规贷款引发的连锁反应,只是汇源过去十多年困境与挣扎的一小部分。

另外,在收购被否之前,汇源主要把精力放在收购的交接准备以及转向上游产业的资源整合,在新品开发以及下游渠道的拓展上出现放缓迹象。

在当年的收购进程中,朱新礼甚至已经完成了销售团队的解散,并开始投资生产基地项目。只不过,由于最后节点收购方案没有能够执行。为此,朱新礼重新展品销售人员,但是临时找来的销售人员,以及开始扩张生产基地重资产投资,导致企业很快出现亏损。

图片 6

而在收购被否后,汇源的上层对做市场的决心很大,办事处被总部认定为理想的销售机构,但是实际工作开展却仍有难度。2009年3月份,汇源开始到全国各地筹建办事处,鼎盛时期的办事处一度达到近600个,以此来冲下半年的业绩。但由于人员的急剧膨胀及各种费用的大幅上升,这些办事处又收缩到100多家。

据央视报道,截至2017年年中,汇源集团在全国15个省落地26个农业产业园区,北至黑龙江伊春、虎林,南至云南普洱、海南陵水,西到新疆布尔津,东到吉林柳河县。仅在湖北钟祥内地最大的生态绿色产业园,投资规模就高达142亿元。

2008,可口可乐世纪收购案

另外,汇源当时提出的冲刺100亿的奋斗年目标,实际上每个月都很难达成。

而汇源果汁也是国内唯一一家覆盖全产业链的果汁生产企业,并一直占据着100%果汁及中浓度果蔬汁市场的龙头地位。

时间倒回到十年前。2008年7月,高盛接下一笔委托,级别机密。

彼时,可口可乐、统一、康师傅、娃哈哈等企业又占据了大量市场份额,行业竞争异常激烈。

这种重资产投资的全产业链覆盖模式,毫无疑问为汇源果汁的未来发展注入了更大的可能和发展空间。但与此同时,这些农业产业基地项目投资大,回报周期长,也导致企业资金链条紧张,造成了汇源果汁现下财务状况尾大不掉的问题。

时任汇源非执行董事孙强,邀请高盛安排拍卖汇源果汁主要股东所持有股份。在汇源果汁2007年2月在香港上市之前,美国华平(Warburg
Pincus)与法国达能对汇源进行了基石投资。孙强是华平亚洲业务主管,加上大股东朱新礼和达能,三方合计持有汇源果汁65%的权益。

虽然可乐收购案的后遗症在短期内难以消除,但从2010年开始,汇源一度扭亏为赢,且此后几年销售额一直上升至2016年的近60亿元,但自2011年,汇源果汁的实际净利润(剔除政府相关补贴)就连续出现亏损。

透过这一历程来分析,汇源集团当初在可口可乐收购尚未落地的情况下过早地解散销售团队,布局生产基地项目,让企业在收购方案被否决后,陷入销售状况紧张,重资产投资难以割舍的两难境地,而这也是造成汇源集团现下财务困境的关键所在。

2008年7月8日,高盛向多家公司发出了收购建议书。7月17日,交易相关的律师事务所被通知要准备好声明,以便在汇源果汁董事会上通知其他股东。

汇源果汁未经审计的业绩报告显示,2017年,公司收入为53.82亿,同比下降6.26%;净利润为1.35亿,同比增长10.35倍。但这样的净利润不足以抵消5.46亿元的利息支出,截止2017年底,公司负债总额已高达114.02亿。

事实上,在可口可乐之后,汇源集团也曾经找到其他的买家,如广州药业、天地一号等。2019年,汇源果汁便有意与天地一号进行合作,以36亿元的作价,将汇源果汁品牌及其相关业务出售出去,只不过由于种种原因,合作依然没有达成。

7月24日,一份不具约束力的指示性出价提交给高盛,伸出橄榄枝的是可口可乐。一周后,汇源董事会正式获知公司可能被全面收购。

图片 10

重资产在手,汇源果汁真正的问题在于管理

谈判一个月后,8月29日,汇源果汁暂停交易。朱新礼把手机关掉,躲进山里3天。8月31日,晚11点30分,朱新礼下笔签了收购协议,正式决定把经营16年的企业送走。

财务数据的背后,是汇源果汁市场份额的改变。

如此也不难看出,财务状况的紧张,是导致汇源集团整个全产业链布局久久未能完成的原因;而汇源集团重资产布局的全产业链模式,也是企业财务状况紧张的原因所在。汇源果汁也在寻找合适的合作伙伴转让果汁生产、销售业务,却一直没有得偿所愿。

2008年9月3日,轰动一时的交易公布,可口可乐、Atlantic
Industries与汇源联合宣布:可口可乐以每股12.2港元的代价收购汇源果汁全部股份以及可转债,总收购金额超过24亿美元。

据中国产业信息网数据,目前国内主要果汁生产销售公司的主营业务都是低浓度的果汁,行业集中度比较饱和,以可口可乐(中国)、味全和北京汇源为首的行业龙头企业市占率均超过
10%,分别为14.6%、11.6%和11.0%。

不过,重资产在手,在汇源果汁的品牌影响力和市场份额未收到较大影响的情况下,汇源当下财务状况紧张,却也没有必要为企业无力偿还债务而过分担心。相反,真正需要关注的是,自收购案被否定至今,汇源为何十余年间都不能重振企业果汁销售领域的业绩表现。

上述交易的细节是在数年后,随着一桩内幕交易案被公布的。当时内地富豪莫峰和孙敏夫妇借收购案大赚一笔,获得纯利5510万港元,后被追责。

图片 11

其中,2010年汇源果汁开始出现亏损,并在此后的六年时间里,企业净利润出现较大波动,在2014年至2015年,企业连续亏损。2017年至今,汇源果汁尚未发表财报数据。

收购一经宣布,汇源果汁9月3日复牌当天股价大幅上涨,收于10.94港元/股,较停牌前上涨164%。朱新礼个人拥有汇源公司42%的股份,如果并购成功将进账74亿港元。

而据咨询公司欧睿国际向媒体提供的果汁行业数据显示,在100%果汁这一项中,汇源的市占率仍为第一,但占比正在下滑。对比汇源果汁2016和2017年上半年年报数据,汇源销量的市场份额从2016年的53.4%下滑至2017年上半年的45.8%,零售额的市场份额则从44.2%下滑至37.5%。

导致这种状况出现的原因有很多,财务状况、行业内竞争对手,以及市场环境等。但是,汇源集团内部,以朱新礼为核心的“家族”管理体制是企业管理运营低效的重要原因。

9月6日,朱新礼终于出山,在汇源总部北京顺义见媒体。就是在那次见面会上,朱新礼说出了著名的“企业要当儿子养当猪卖”的理论,以及“这次收购,是纯属商业的、自愿的行为”,“汇源的出售与企业经营压力无关”,“是汇源心甘情愿地嫁给可口可乐”。

漫长的停牌与人事动荡

据报道,在汇源管理层中,朱新礼的亲属均在汇源担任要职。其中,朱新礼的女儿朱圣琴现任汇源集团执行董事、副总裁;朱新礼的女婿高勇曾是汇源果汁副总裁,但由于涉嫌利用汇源广告业务牟利而淡出;侄子朱胜彪曾担任北京汇源控股董事长,同样也曾因为商标授权牟利而被撤职。此外,还有担任北京汇源控股要职的朱新礼兄弟朱新国、朱新学……

那一年,可口可乐全球营业收入319亿美元,净利润58亿美元。汇源果汁在上年卖了26亿人民币,赚了6.4
亿净利润。

除了巨额的负债和市场占有率的下滑,最近两年,汇源的烦心事一件接着一件。

朱新礼也曾经邀请一些健力宝、可口可乐等品牌企业的高管来公司任职,但往往都是干不长,又回到“朱家人”的管理下。这其中,2013年7月担任集团总裁的苏盈福,上任一年零一个月便匆匆离职。苏盈福在企业管理上与“朱家人”的不协调是其离职的重要原因。

1992年,朱新礼接手了快破产的罐头厂,正对工厂大门的墙上,他让人涂上了四个大字“走向世界”。世界是什么样不知道,那时候,整个山东沂源县城就一部程控电话,是朱新礼给工厂租来的。16年后,世界来得有点突然——除了汇源果汁外嫁,汇源的果浆也将供应可口可乐全球系统。

2017年8月15日至2018年3月29日期间,汇源果汁向北京汇源饮料提供短期贷款,以便北京汇源饮料应付临时营运资金需要及还债。贷款金额高达42.82亿元,年利率10%。

如此,在企业管理上的内耗与反复让本已步履蹒跚的汇源集团发展更为吃力。在企业管理变革上缺少决心,让朱新礼深陷业务“赌约”中久久不能自拔。

图片 6

需要注意的是,北京汇源饮料是汇源果汁控股股东朱新礼旗下的公司,但并不属于上市公司体系,因此属于关联交易。但蹊跷的是,这笔巨额的借款不仅没有经过董事会的批准,也没有履行披露的义务。

结语:

2001-2005,逃离德隆 错过统一

汇源果汁于2018年3月29日披露了该事项,并表示这一交易可能引发公司内部份融资票据的违约。随后的4月3日,汇源果汁发布停牌公告,原定于3月29日发布的2017年业绩报告也一再推迟。

客观上将,朱新礼以及汇源集团重资产布局果汁行业的中上游产业链,无疑是将行业发展的主动权握在了自己的手里,而且,也为汇源集团打开了更大的发展空间。但是收购案的夭折、企业管理上的混乱等问题拖慢了汇源集团的发展,使得企业深陷债务问题之中。

汇源要外嫁可口可乐震惊一时,引起了所谓民族品牌存亡的全民大讨论。但其实外界不知道的是,不擅长做市场和营销、不擅长精细化管理的朱新礼,此前多年都一直在为汇源寻觅合作对象。

直到今年1月25日最新公告的公布,汇源果汁仍然处于停牌状态。而据2018年7月汇源发布的公告,若其未能在2020年1月底完成港交所列出的复牌条件,港交所将会展开取消公司上市地位的程序。这意味着,汇源果汁存在因此被退市的可能性。

对于汇源而言,重资产在手,或许眼下的债务问题还不可怕,但是“家族”管理体制下,重资产能否发挥出应有的效应才是企业生存发展的关键因素所在。

1999年左右,果汁市场上已经巨头林立,鲜橙多、每日C、农夫果园、酷儿……大名鼎鼎的德隆系先看上了汇源,是唐万新亲自打电话给朱新礼,邀请他到新疆看看番茄果园。

股市利空不断的同时,汇源在人事方面也频繁更迭、动荡不断。

责任编辑:马婕

两人见面相见恨晚,德隆的金融资本运作打动了朱新礼,2001年,双方组建合资公司,德隆出5.1亿元,占股51%,汇源资产出资持股49%。朱新礼把大部分核心资产都压上了,但果园蓝图画完没多久,德隆就把这儿当小金库,动辄数千万的借款,让朱新礼心里一紧。

1月21日,汇源集团发布公告称独立非执行董事赵亚利辞职。公开资料显示,赵亚利还担任中国饮料工业协会理事长一职。

2003年,两方股东开始较量,都想把对方挤出公司,关键看谁能拿出真金白银。最终,朱新礼险胜,筹到2亿元,加上早前的借款,在德隆大厦倾倒前赎身。

在此之前的1月11日,执行董事崔现国辞职;1月10日,非执行董事许清流辞职。许的另一重身份是亲亲食品董事会主席兼执行董事。

险些在德隆这儿吃亏的朱新礼,把合作对象范围圈定为同行,也并不寻求绝对控股。2004年-2005年间,潜在对象就包括达能、统一、可口可乐和百事可乐。当时,可口可乐在中国装瓶厂合作伙伴、中粮集团的董事长宁高宁,还特别打电话给朱新礼说情。这是外界不知道的可口可乐和汇源第一次接触,可惜没有下文。

不到半个月的时间,汇源集团接连传出了三位董事离职的消息。

2005年,汇源公开招标寻求合作,台湾的统一来了。

对此,有观点怀疑与此前公司因违规借贷导致长期停牌相关。由于9个月前汇源停牌独立自查至今没有结果,有猜测认为,集团董事们对此负有监督责任,他们的接连辞职有逃避之嫌。

图片 13

职业经理人难解“汇源式”宿命

左为台塑公司王永庆,右为统一集团高清愿

关于汇源果汁缘何跌落“神坛”,“家族式管理”一直是其被外界诟病的主要问题。虎嗅作者张书乐在《汇源内伤,盈转亏之下还能榨出多少“果汁”?》中如此描述汇源:“如果一个公司超过半数的员工和管理层都是老板的同乡,会产生诸多问题,尤其是对职业经理人来说,这意味着遇到了一个水泼不进的利益阵营。”

统一董事长高清愿写了封亲笔信给朱新礼,还附赠三本书。高清愿在台湾政商界是大佬级人物,那时已经76岁,那三本书中一本是介绍统一通路和产品策略的,以及要如何成为东南亚最大的食品帝国。统一不只有饮品、方便面,还有庞大的零售系统,7-11、星巴克、无印良品,以及百货购物中心……这些恰恰是朱新礼不擅长的。

2013年7月15日,汇源果汁宣布苏盈福出任公司行政总裁。在上一家家族企业李锦记,苏盈福就是空降兵。在苏盈福以前,李锦记要讨论什么决策,家族成员只需要星期天回家吃个饭,基本能形成共识。董事局、管理层开什么会,分得不是很清楚。苏盈福给改了规矩,将销售总部迁至上海,从南区市场走向全国。

有汇源前管理层人士对腾讯新闻《棱镜》这样评价汇源,“过去由于资源有优势,在管理相对粗放的情况下依然能做出品牌,做出全国,这是好的地方。不好的地方就是,董事长浪费了很多资源和机会。当然也赶上运气不太好,进入了一个瓶颈期。”不过这些局限性朱新礼都明白,“其实董事长也在自我反省:真的不擅长做市场销售,我懂的是农业、是如何布局好这些资源、把这些资源作为上市公司的基础、最强力的保障。”

苏盈福上任两个月,开始大刀阔斧的改革,而这一系列改革确实把朱新礼折腾得够呛:公开报道显示,朱新礼时代的汇源按照事业部划分组织架构,苏盈福上任两个月后,撤掉了所有的事业部;朱新礼将市场分为20个大区,并成立了7个特区,苏盈福解散了7个特区,重新将市场划分为7个大区;此外,苏盈福对利润格外关注,要求销售人员砍掉影响利润的环节。

2005年3月,统一和汇源签约组建合资公司。汇源以果汁业务资产入股,占95%,统一注资3030万美元,占剩余5%。汇源借助统一在东南亚的营销网络外销,外销这点和之后汇源、可口可乐合作宗旨类似。

也许正是因为如此激烈的改革,使得“退居二线”不到一年的朱新礼强势回归,并收回了苏盈福手中的部分权力。

朱新礼没想到的是,台湾当局的政策成了拦路虎,台湾企业在内地投资不能超过资本净值的40%,统一这些年累计的投资,恰恰是在这个端口。签约4个月以后,合作夭折。

8月31日晚,汇源果汁公告称,苏盈福已经辞任行政总裁,但仍将继续担任公司特别顾问协助主席发展公司国际业务和指定运营策略,该项人事任免自10月1日起生效,距离其正式上任仅一年多,而接替其职务的为汇源果汁元老、常务副总裁于洪莉。

图片 6

尽管对于苏盈福的离开,汇源官方一直强调是个人原因,不存在其个人经营理念与公司发展存在分歧,但结合汇源同日发布的并不理想的上半年业绩报表,很难不引发诸多联想。

2008-2009,被否决的交易案

曾担任汇源集团蓝猫淘气饮品及他加她饮品有限公司副总裁的营销专家肖竹青曾对中国经营报记者称,“朱新礼一直想通过引进新鲜血液来实现汇源果汁的跨越式发展,这十年来,他请过可口可乐装瓶厂的高管,请过统一和健力宝高管,请过瑞典利乐公司中国区高管,还请过一帮国内家电连锁的高管,但是每次请高层都是敲锣打鼓决心大,后来都是偃旗息鼓回到原点。”

统一之后,达能和华平来了,也正是这两家,是日后可口可乐并购的重要推手。2006年7月,北京中国大饭店,达能高调宣布成为汇源果汁第二大股东。两个月之后,汇源果汁向香港联交所提交上市申请。

这或许是朱新礼的个人风格所致。肖竹青指出,朱新礼一直没有放权的意思,多少个外来和尚都难改变其家族企业的本质,但是迫于股东层面的压力,必须不断地引进各种职业经理人,引进后并不放权,也没有给后者更多的时间历练,基本上一个总经理或是总裁的更换都是一两年的时间,最后还是回到原点,如此反复。

2007年2月23日,汇源果汁集团有限公司正式挂牌上市。仅仅16个月后,出售公司就提上日程。

如今,汇源果汁复牌的时间仍然未知,不知道这家曾经的名牌企业未来又会有怎么样的境遇。

和可口可乐签约以后,朱新礼跟媒体半开玩笑:“如果商务部不批,那以后就让可口可乐买不起了,50亿美元咱也不卖了,100亿美元都不卖,弄不好咱还把它收了呢。所以顺其自然,不批我也感谢政府;批,我也乐观其成。”

本文源自中国基金报

朱新礼说的婉转,但是要知道可口可乐24亿美元的收购价格,非常划算。在2018年这轮停牌前,汇源果汁在港股的市值不过54亿港元,这其中还包括了朱新礼后来注入的大笔上游资产。

更多精彩资讯,请来金融界网站(www.jrj.com.cn)

2008年8月,《反垄断法》才开始实施。汇源一头撞上来了懵懂的商务部反垄断局。2009年初,商务部外资管理司副司长林哲莹说起了对这个案子的看法:收购可能面临三个困难,第一,媒体过度炒作对商务部形成一定干扰;第二,仍需就该收购对汇源民族品牌的后期影响做评估;第三,需要从整个产业键康发展方面做评估。

在商务部批复结果出来以前,朱新礼已经感觉到不对劲儿。2009年3月5日,他曾表示,可口可乐董事会内部反对并购的声音越来越多。3月18日,商务部正式否决这桩收购案,舆论哗然。

商务部反垄断局确实认真对待了这个案子,也调研了行业看法,包括汇源直接竞争对手的。

当然这是朱新礼后来才知道的事情。2009年8月,有台湾同行求见朱新礼,跟朱新礼坦白:商务部曾经询问他对收购案的意见,毫不犹豫,这位同行第一个跳出来强烈反对。

那天朱新礼有点儿生气,“你是最大的坏蛋,人家都成人之美,你怎么落井下石?”“我就是反对,你们合作了,还有我的市场吗?”

之后数年,朱新礼也在回味这个交易,“假设我在2008年,把汇源1/3的部分卖出去的话,汇源果业、汇源农业,加上汇源鲜果、汇源果酒……我现在早是千亿级公司了。”

实际上最近10年,类似的经营者集中申请的审查,绝大多数商务部都批准了,极少部分是附加限制性条件以后通过的。除了汇源这一案,商务部也只在2014年否决过一次马士基、瑞士地中海航运、法国达飞三家航运企业设立航运联盟P3网络的计划。包括今年7月备受瞩目的高通并购恩智浦一案,承接了反垄断职能的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也只是没有在期限内批准通过,而不是否决。

时隔多年,在汇源内部,与可口可乐这段未尽的缘分也会被拿来开玩笑,“商务部也反思了很多回了吧?后来我们去找商务部去审批什么东西,都是一路绿灯,可能因为觉得之前亏欠很多吧。”2014年,商务部反垄断局还曾组织30名党员到汇源进行“实习日”。

图片 6

2007-2011,跑马圈地下的弯路

自称农民的朱新礼,多年来对上游产业有执念。如果可口可乐收购汇源成行,他当时的计划就是向果汁产业的上游发展,经营果园和水果加工。

2007年上市前后,手里有些钱的朱新礼一口气在山东乐陵、吉林舒兰、辽宁锦州、江西南丰、山西右玉、广西桂林、安徽桐城、江苏盐城、黑龙江齐齐哈尔布局9家工厂。

准备与可口可乐联姻后,汇源果汁更加速了上游布局。原汇源人士对腾讯新闻《棱镜》表示,“因为是有可乐的邀约,一旦跟可乐合并了以后,汇源所有资产的优势应该配置在产能上,就是去供应可口可乐下游的终端出货,他们擅长的是营销体系、销售网络。当时谈判的邀约里面,很重要的内容就是汇源果浆供应可口可乐全球系统。”

2008年,有了可口可乐的朱新礼,裁减了销售体系。2007年年底,汇源员工总数还有9200多人,2018年年末,只剩下不到5000人,其中销售营销人员仅有1160人。2009年,收购意外被否,汇源才紧急调整架构,增加销售人员,年末时暴增到17000多人,其中销售营销人员就高达13000多人。

2009年,朱新礼下大力气重建网络,收购了9个主要分销商销售网络后,在主要城市建立约50家直销分支机构。分销商数目在那年增加至约3000家。

实际上在最近10年,伴随经营策略摇摆,汇源果汁员工数一直呈过山车趋势。

图片 16

2011-2017年员工人数变化,数据来源Wind

销售人员多不意味着能多赚钱,即使是在销售额上涨时。

管理层人士也反思早前汇源走过的弯路,“不分渠道。我把货卖给你,汇源的生意就结束了。所以汇源的人在不停开发新经销商,因为他每开发一个,都是一个新的单子。这造成混乱,比如某大型超市原来是经销商A公司供货,新来一个B公司看超市出货多,就想办法把A挤走。”但最终结果都是在既有渠道卖汇源的产品,没有花力气开辟新渠道和市场,没有把蛋糕做大。

另一个怪现象在于,汇源不以利润考核销售,简单说,就是卖一瓶水和卖瓶果汁对销售来说是等价的。所以销售人员更愿意卖水,水价格便宜,好出货。但反应在财务报表上,水的利润很薄,百分之百纯果汁最挣钱,可惜销售人员没有动力卖毛利高的果汁。

上游跑马圈地中,销售让朱新礼不省心。

财报业绩显示,汇源2014年首次出现亏损,亏损1.27亿元,2015年亏损扩大到2.28亿元。实际上,如果剔除政府补贴以及变卖资产的收入,汇源从2011年就已经处于亏损状态了。更能考察公司经营情况的扣非净利润显示,汇源果汁连续数年状况堪忧。2012年,朱新礼终于意识到该缓缓脚步了。当年的集团资本开支大幅减少,也开始审视剩余土地,并着手出售土地和设施。

图片 17

图片 18

图片 6

2013-2014,经理人苏盈福的改革

图片 20

最初,苏盈福是带着尚方宝剑来的。

2013年7月15日,汇源果汁宣布苏盈福出任公司行政总裁。在上一家家族企业李锦记,苏盈福就是空降兵。在苏盈福以前,李锦记要讨论什么决策,家族成员只需要星期天回家吃个饭,基本能形成共识。董事局、管理层开什么会,分得不是很清楚。苏盈福给改了规矩,将销售总部迁至上海,从南区市场走向全国。

汇源果汁有点儿像李锦记,不同的是朱新礼身边是老乡和追随者。就像朱新礼幼年的邻居玩伴王延胜,那是小时候一起分享小人书的铁交情,后来他当过汇源集团党委副书记。

2013年,国信证券就很看好苏盈福的加入,其分析师指出,2013年汇源果汁实现利润2.35亿,但仍然主要依靠政府补贴。公司的主要问题在于销售及行政费率高企,相信新的CEO已经开始着手相关问题的解决,2014年有望大幅降低销售费率。

苏盈福开始大刀阔斧变革,上任两个月,撤掉了所有事业部;朱新礼将市场分为二十个大区,并成立了七个特区,苏盈福解散了七个特区,重新将市场划分为七个大区。他还非常关注利润,要求销售人员砍掉影响利润的环节。2013年底,汇源还提高了终端价格,把不同级别经销商重新划分、同时保证他们有钱赚。

苏盈福是带着团队来的:副总裁孟晓强,负责集团整体销售管理工作;副总裁钟嘉祺负责营销策划、跨部门支持工作;副总裁余琳娜,负责人力资源。苏盈福的薪金未全部披露,但有内部人士指出,除了薪金部分,朱新礼难得慷慨地许诺了不菲的股权激励计划。

2013年,汇源卖了成都和上海的两家工厂,换来6.5亿,用做营运资金和下一步偿债;全国还有生产基地49个。当时,即便加上外部其他品牌的委托订单,汇源产能利用率也只有30%-40%左右。那年另一件大事是朱新礼如约把上游资产注入上市公司。

图片 6

2015-2017,重回元老时代

苏盈福在汇源甚至没待满一年。

2014年10月1日,苏盈福不再任执行总裁,但其实继任者、汇源老员工于洪莉早在5月时就已经在交接工作。要知道,2013年7月起,苏盈福与其管理团队才空降汇源。

当时45岁的继任者于洪莉,曾在汇源集团任办公室主任、人力资源中心副总裁、生产中心副总裁、果汁事业部总经理、常务副总裁等职位。这一人事变动在2014年5月时已有征兆,汇源组建“战略与经营管理委员会”,本来已放手果汁产业的朱新礼重新出山,任该委员会主任,苏盈福与于洪莉同任副主任。

图片 22

图中为于洪莉

2014年9月28日,朱新礼主持会议,整合集团旗下140多个经营实体,划定了汇源果汁、汇源农业、汇源投资、汇源金融、凤凰置业五大产业板块,任命了各机构总裁或执行总裁。也是这次会议上,决定成立北京汇源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作为五大产业的管控中心。

在淡出汇源果汁那几年,朱新礼说他在14个省建了20多个农业项目,最小的在北京,占地2万多亩,最大的在湖北,65万亩,其余还有新疆黑龙江云南……早年他因为贫穷离开农村,但现在还是想当农民,准确的说是农场主,朱新礼还在法国不断收购酒庄,陆续收了10多家,他想着学学然后在山东葡萄园酿酒。至于上市的汇源果汁,他说2008年时它是汇源版图的1/3,现在连1/20都不到了。

如果忽略严重下滑的上市公司估值,上述比重的降低可能会让人高兴——但事实是,2007年汇源果汁上市时发行价是6港元,迄今为止已下跌超过60%,总市值也从最高的175.15亿港元降至50多亿港元,足足蒸发了120亿港元。

朱新礼爱住在远郊,不常到顺义的公司总部,偶尔出国考察农业项目,身边的投资人来来往往。

2010年,达能把汇源果汁22.98%股份作价2亿欧元转让给赛富亚洲投资基金管理公司(SAIF
Partners),相比可口可乐给出的价格大约折半。2014年,新加坡主权财富投资公司淡马锡(Temasek
Holdings)来了,拿出1.5亿美元买了可换股债券。尽管这笔可换股债券的到期日是2019年,可股价一路下跌让淡马锡没了耐心。2017年3月,淡马锡与汇源果汁提前分手,持股从8.23%下降到0。

如今,要替朱新礼守住上市公司这份产业的是吴晓鹏,他刚满40岁,停牌后的今年6月才上任,年薪144万,来自一家建筑装饰公司。

图片 23

图片 24

图片 25

版权声明

棱镜·腾讯新闻出品 | 第317期

运营编辑:范晟男

本文版权归“棱镜”公众号所有,如需转载请在文后留言,经允许后方可转载,并在文首注明来源、作者及编辑。

图片 26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