浦发银行新班子亮相“郑潘组合”详解未来战略

图片 2

  原标题:独家│浦发银行新班子集体亮相,“郑潘组合”详解未来战略方向

图片 1

原标题:浦发银行新班子亮相“郑潘组合”详解未来战略  ⊙记者 魏倩 张艳芬
○编辑 黄蕾
  一个多月前,浦发银行迎来“郑潘组合”的发展时代。在昨日备受关注的该行2019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上,履新该行党委书记不久的郑杨及行长潘卫东,携新班子团队集体亮相。  郑杨有着央行、外管局、地方金融局等多处工作经验,潘卫东则是一位具有10余年经验的“老浦发人”。在新的经营形势下,浦发银行能否在“郑潘组合”领导下,加快转型步伐、跟上对标银行,是摆在该行新班子面前的挑战。  郑杨在股东大会上表示,浦发银行正在推动实施“二次创业”。目前,浦发银行正在制定三年行动计划,拟初步构建以客户需求为核心的经营体系和以开放共享为特征的数字化服务模式,有效弥补风险合规方面的内控短板。  郑杨表示,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一流股份制商业银行,是浦发银行未来一段时期坚持奋斗的战略目标。而要实现这一战略目标,就要“坚持一条主线,把握一个根本,强化一个导向,实施两个驱动,增强三个能力”。其中,“一条主线”是指,以高质量发展为主线,以是否有利于促进全行高质量发展、可持续良性发展,作为出台各项措施评判工作成效的基本标准。  目前,浦发银行具备较好的“再出发”基础:业绩回归正增长,资产质量改善,不良率压降,已实现零售转型。  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浦发银行实现营业收入1463.86亿元,同比增长15.40%;归母净利润483.50亿元,同比增长11.90%。截至今年三季度末,浦发银行的资产总额达到6.79万亿元,在股份制银行中排名第三;不良率较年初下降0.16个百分点,连续6个季度“双降”。  对新一届班子而言,开局就是冲刺。在此次股东大会上,股东们重点关注了浦发银行在零售业务转型、资本补充以及风控等方面的进展。  针对零售与对公业务,潘卫东表示,商业银行要做到对公与零售均衡发展。两者特点并不相同,对公业务是顺周期业务,而零售业务较为稳定,被认为是“压舱石”。  此外,浦发银行计划拟大力发行资本补充工具,包括在境内外发行不超过500亿元等值人民币的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以及发行不超过800亿元等值人民币的减记型二级资本债。  对此,潘卫东表示,资本是提高抗风险能力的关键。“今年以来,监管部门非常支持商业银行补充资本,提供了包括永续债在内的新工具,浦发银行也在积极探索。资本补充工具尤其是中长期资本补充工具,有助于平衡银行的存贷结构。”  近年来,浦发银行一直面临着不小的资产质量压力。2018年以来,浦发银行已通过“调结构”逐步甩掉了风险包袱。对于股东们关心的“未来会有哪些风控管理举措”这一问题,潘卫东回应称,将会把从严治行、合规经营、全面加强风险管理,作为所有业务开展的前提和条件。“从商业银行经营层面而言,我们一直在不断地反思和调整,也从不回避问题,一定会直面问题,并且改进。”

  一个多月前,浦发银行正式迎来“郑潘组合”的发展时代。

一个多月前,浦发银行正式迎来“郑潘组合”的发展时代。

  12月16日,浦发银行召开2019年浦发银行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此次会议审议了该行关于董事会以及监事会换届改选的两个议案、关于发行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及相关授权的议案、关于发行减记型二级资本债券及相关授权的议案。

12月16日,浦发银行召开2019年浦发银行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此次会议审议了该行关于董事会以及监事会换届改选的两个议案、关于发行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及相关授权的议案、关于发行减记型二级资本债券及相关授权的议案。

  本次股东大会公布了第七届董事会由执行董事、股东董事和独立董事组成。其中,拟提名行内执行董事候选人4名,即浦发银行党委书记郑杨、行长潘卫东、党委副书记陈正安、副行长刘以研。

本次股东大会公布了第七届董事会由执行董事、股东董事和独立董事组成。其中,拟提名行内执行董事候选人4名,即浦发银行党委书记郑杨、行长潘卫东、党委副书记陈正安、副行长刘以研。

  这是郑杨履新浦发银行党委书记后,第一次与该行行长潘卫东等领导班子集体同台亮相。

这是郑杨履新浦发银行党委书记后,第一次与该行行长潘卫东等领导班子集体同台亮相。

  郑杨有着央行、外管局、地方金融局等多处工作经验,潘卫东是一位具有十几年经验的“老浦发人”。在全新的市场经营环境下,浦发银行能否在“郑潘组合”领导下,加快转型步伐,跟上对标银行,顺利推进数字化转型等是市场关心的问题,也是新班子面临的考验。

郑杨有着央行、外管局、地方金融局等多处工作经验,潘卫东是一位具有十几年经验的“老浦发人”。在全新的市场经营环境下,浦发银行能否在“郑潘组合”领导下,加快转型步伐,跟上对标银行,顺利推进数字化转型等是市场关心的问题,也是新班子面临的考验。

图片 2

郑杨:浦发正在“二次创业”

  郑杨:浦发正在“二次创业”

面对新时代新要求,郑杨介绍说,浦发银行正在推动实施“二次创业”。

  面对新时代新要求,郑杨介绍说,浦发银行正在推动实施“二次创业”。

目前,浦发银行正在制定3年行动计划,通过实施3年行动计划,将初步构建以客户需求为核心的经营体系和以开放共享为特征的数字化服务模式,有效地弥补风险合规内控短板。

  目前,浦发银行正在制定3年行动计划,通过实施3年行动计划,将初步构建以客户需求为核心的经营体系和以开放共享为特征的数字化服务模式,有效地弥补风险合规内控短板。

郑杨表示,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一流股份制商业银行,是浦发银行未来一段时期坚持奋斗的战略目标。

  郑杨表示,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一流股份制商业银行,是浦发银行未来一段时期坚持奋斗的战略目标。

而要实现这一战略目标,郑杨认为,该行就要“坚持一条主线,把握一个根本,强化一个导向,实施两个驱动,增强三个能力”。

  而要实现这一战略目标,郑杨认为,该行就要“坚持一条主线,把握一个根本,强化一个导向,实施两个驱动,增强三个能力”。

“一条主线”,即以高质量发展为主线,将高质量发展作为统领全行未来一段时期各项工作的主线,以是否有利于促进全行高质量发展、可持续良性发展,作为出台各项措施评判工作成效的基本标准。

  “一条主线”,即以高质量发展为主线,将高质量发展作为统领全行未来一段时期各项工作的主线,以是否有利于促进全行高质量发展、可持续良性发展,作为出台各项措施评判工作成效的基本标准。

“一个根本”,即以服务为根本,回归金融作为服务业的本源,围绕更好地服务客户、股东、员工、社会等利益的相关主体,不断提升全行的服务能力、服务水平。

  “一个根本”,即以服务为根本,回归金融作为服务业的本源,围绕更好地服务客户、股东、员工、社会等利益的相关主体,不断提升全行的服务能力、服务水平。

“一个导向”,即以市场为导向,立足市场、着眼市场,持续推动、持续优化全行的金融服务,按照市场化的原则,推动持续优化公司经营管理的体制机制。

  “一个导向”,即以市场为导向,立足市场、着眼市场,持续推动、持续优化全行的金融服务,按照市场化的原则,推动持续优化公司经营管理的体制机制。

“两个驱动”,即以客户体验和数字为双轮驱动。以客户体验为核心,推动全行优化经营管理的流程,重塑客户经营的体系;以数字化为手段,促进技术逻辑在业务领域的充分展现,驱动公司加快创新和转型的步伐。

  “两个驱动”,即以客户体验和数字为双轮驱动。以客户体验为核心,推动全行优化经营管理的流程,重塑客户经营的体系;以数字化为手段,促进技术逻辑在业务领域的充分展现,驱动公司加快创新和转型的步伐。

“三个能力”,即增强核心竞争力、行业引领力、全球影响力,打造主要领域的竞争优势,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形成拳头创新产品和特色服务,提升公司的核心竞争力;利用金融科技实现数字化服务和开放银行的商业模式创新,提升公司在金融业的引领力;与上海金融中心相适应,推动国际化、集团化的发展,发挥旗舰金融企业的全球影响力。

  “三个能力”,即增强核心竞争力、行业引领力、全球影响力,打造主要领域的竞争优势,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形成拳头创新产品和特色服务,提升公司的核心竞争力;利用金融科技实现数字化服务和开放银行的商业模式创新,提升公司在金融业的引领力;与上海金融中心相适应,推动国际化、集团化的发展,发挥旗舰金融企业的全球影响力。

新一届班子:开局就是冲刺

  新一届班子:开局就是冲刺

在此次大会上,股东们发言积极,既直言问题又建言献策,并重点关注了浦发银行零售业务转型、资本补充以及风控等问题。

  在此次大会上,股东们发言积极,既直言问题又建言献策,并重点关注了浦发银行零售业务转型、资本补充以及风控等问题。

浦发银行高管们对这些问题,进行了一一回复,并提出“开局就是冲刺”。

  浦发银行高管们对这些问题,进行了一一回复,并提出“开局就是冲刺”。

零售、对公均衡发展

  零售、对公均衡发展

在潘卫东看来,商业银行要做到对公与零售均衡发展。其实,两者的特点并不同,对公业务是顺周期业务,而零售业务较为稳定,被认为是“压舱石”。在当前经济形势下,以对公为主的浦发银行,已经实现了零售转型。

  在潘卫东看来,商业银行要做到对公与零售均衡发展。其实,两者的特点并不同,对公业务是顺周期业务,而零售业务较为稳定,被认为是“压舱石”。在当前经济形势下,以对公为主的浦发银行,已经实现了零售转型。

数据显示,2018年,浦发银行零售营业净收入达到663.26亿元,增幅16.15%,占全行营业净收入的42.48%,已经成为第一大收入板块。

  数据显示,2018年,浦发银行零售营业净收入达到663.26亿元,增幅16.15%,占全行营业净收入的42.48%,已经成为第一大收入板块。

客户服务方面,潘卫东透露,浦发银行将组建客户体验团队,以保证产品在投放后的客户体验感更佳。“在传统银行的思路里,是没有用户体验这个流程和概念的。而在数字化时代,用户的体验非常重要。说得通俗点,我们自己要挑自己的毛病。”他表示。

  客户服务方面,潘卫东透露,浦发银行将组建客户体验团队,以保证产品在投放后的客户体验感更佳。“在传统银行的思路里,是没有用户体验这个流程和概念的。而在数字化时代,用户的体验非常重要。说得通俗点,我们自己要挑自己的毛病。”他表示。

另外,潘卫东介绍说,浦发银行专门组建300人团队,支持该行手机APP不断优化和迭代,并在速度、界面的切换和友好性等方面对标同业领先行。

  另外,潘卫东介绍说,浦发银行专门组建300人团队,支持该行手机APP不断优化和迭代,并在速度、界面的切换和友好性等方面对标同业领先行。

资本是提高抗风险能力的关键

  资本是提高抗风险能力的关键

在当前新的经营形式下,浦发银行计划拟大力发行资本补充工具,包括在境内外发行不超过500亿元等值人民币的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以及发行不超过800亿元等值人民币的减记型二级资本债。

  在当前新的经营形式下,浦发银行计划拟大力发行资本补充工具,包括在境内外发行不超过500亿元等值人民币的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以及发行不超过800亿元等值人民币的减记型二级资本债。

对此,潘卫东表示,从目前的宏观环境来看,商业银行要在经济不确定性中平稳经营,资本是很重要的,它是提高抗风险能力的关键。今年以来,监管部门非常支持商业银行补充资本,提供了包括永续债在内的新的工具,浦发银行也在做积极探索。

  对此,潘卫东表示,从目前的宏观环境来看,商业银行要在经济不确定性中平稳经营,资本是很重要的,它是提高抗风险能力的关键。今年以来,监管部门非常支持商业银行补充资本,提供了包括永续债在内的新的工具,浦发银行也在做积极探索。

目前,扩大存款、增加同业负债、发行资本工具是弥补商业银行资金缺口的三个渠道。潘卫东表示:“抓存款是永远不会懈怠的,而同业负债的占比有监管指标的制约,而发行资本工具尤其是中长期资本工具,有助于平衡我行的存贷结构。”

  目前,扩大存款、增加同业负债、发行资本工具是弥补商业银行资金缺口的三个渠道。潘卫东表示:“抓存款是永远不会懈怠的,而同业负债的占比有监管指标的制约,而发行资本工具尤其是中长期资本工具,有助于平衡我行的存贷结构。”

风控:直面问题、不回避

  风控:直面问题、不回避

近年来,浦发银行一直面临资产质量压力,2018年,浦发银行通过“调结构”已逐步甩掉风险包袱。

  近年来,浦发银行一直面临资产质量压力,2018年,浦发银行通过“调结构”已逐步甩掉风险包袱。

对于风控管理这个问题,潘卫东表示,浦发银行一直在反思、调整,将从严治行、合规经营、全面风险管理作为所有业务的前提和条件。

  对于风控管理这个问题,潘卫东表示,浦发银行一直在反思、调整,将从严治行、合规经营、全面风险管理作为所有业务的前提和条件。

“从商业银行经营层面而言,我们一直在不断地反思、调整,我们不回避问题,会直面问题,并且去改进。”潘卫东表示,要转变观念,即一定要从粗放式发展观转变为内涵式增长观,一定要高质量发展,保持审慎、稳健、合规,把“上海文化”体现出来。

  “从商业银行经营层面而言,我们一直在不断地反思、调整,我们不回避问题,会直面问题,并且去改进。”潘卫东表示,要转变观念,即一定要从粗放式发展观转变为内涵式增长观,一定要高质量发展,保持审慎、稳健、合规,把“上海文化”体现出来。

从2019年前三季度的财务报告来看,浦发银行业绩已经回暖,营收净利润增速从个位数变为两位数。

  从2019年前三季度的财务报告来看,浦发银行业绩已经回暖,营收净利润增速从个位数变为两位数。

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浦发银行实现营业收入1463.86亿元,同比增长15.40%,归母净利润483.50亿元,同比增长11.90%;资产总额达到6.79万亿元,在股份制银行中排名第三;截至三季度末的不良贷款率为1.76%,较年初下降0.16个百分点,不良贷款额下降5.35亿元,连续六个季度“双降”。

  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浦发银行实现营业收入1463.86亿元,同比增长15.40%,归母净利润483.50亿元,同比增长11.90%;资产总额达到6.79万亿元,在股份制银行中排名第三;截至三季度末的不良贷款率为1.76%,较年初下降0.16个百分点,不良贷款额下降5.35亿元,连续六个季度“双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