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万股民被“坑惨了”!账上大把钱却还不起小债 这届股民太难了

图片 3

图片 1

而巧合的是,11月19日恰好是证监会召开康得新听证会的时间。

而这次,受害股民或高达44万户。

为什么呢?从法律的角度来,母子公司是不同的法律主体,各自财务资源应当是独立的。特别是对非全资的控股子公司,母公司如果能够自有调用子公司资金,无疑将是对子公司其他小股东利益的侵害。

三是货币资金中存在未披露的大额受限资金,可能的情况一是被关联方或者大股东占用,二是为大股东或关联方提供贷款质押、担保,如与银行签订抽屉协议,质押存单从而放款给大股东或者关联方。

百万股民被“坑惨了”!账上大把钱,却还不起小债:A股一例接一例!这届股民太难了

特别是现存的几个债券,分别为12亿利01、12亿利02、14亿利01、14亿利02,到期日集中在2020年和2021年上半年,这对于亿利洁能母公司来说,有相当大的压力。

海通姜超团队在研报中表示,对于“存贷双高”现象应给予重视,主要有三种情形:

11月14日,*ST盐湖公告称,共有1031家债权人向管理人申报债权,申报金额约为人民币483.69亿元。

答案也潜藏在货币资金的分配方面。

东旭方面给出的理由很冠冕堂皇,债务违约主要是受去杠杆影响,现金回流慢,外部竞争者影响,政府纾困基金和补贴款没有到位,银行抽贷等众多因素影响。

既然账上有钱,*ST盐湖为何不选择还钱,却走向破产重整?

责任编辑:陈悠然 SF104

二是虚增货币资金,虚增利润的同时虚增货币资金,或者提取货币资金充时点数;

而就在不久前,这家公司刚刚公告用不超过13亿闲置资金购买理财产品,且纾困基金提供的9.7亿元资金支持已到账。

对于亿利洁能债券兑付的担忧,也体现在亿利债券的表现方面。以12亿利01为例,虽然仍然被评级机构维持了AA+的评级,但是从昨天的交易数据来看,最近一次成交价为90.52元,到期收益率高达34.78%;而且还没有买盘,下档最高的买盘报价仅为75.16元,对应到期收益率高达94.03%。

而东旭集团的总债务更是高达千亿。2019年半年报显示,截至6月末,东旭集团总资产2071.30亿元,净资产780.07亿元,账面上的货币资金564.32亿元,但同时总债务1291.23亿元,资产负债率为62.34%。

至此,记者粗略计算,自康得新事件以来,账上有钱、却还不起债的上市公司不少于8家,受害股民近百万。

其余3只亿利的债券,市场表现与12亿利01如出一辙,就不再赘述了。债券投资人在担心什么?不言自明,有兴趣的投资者,可以回看下力场君此前发布的《悬崖边的宜华生活,崩盘还差几步?》一文。

东旭光电究竟是上文中姜超研报中提到的其中一种,还是其他情况,目前尚无官方的最终的权威定论。

结果造假119亿,15万股民被坑

但与此同时,亿利洁能母公司却承担了很大比例的对外有息负债,合并口径下30.66亿元的短期借款中,有17.36亿元是由母公司承担的,占比近60%;另有20多亿元的应付债券,都是亿利洁能母公司负责偿还。

37万股东焦心

这期债券规模有多大?一共30多亿,本次应兑付20亿。

货币资金的表面充盈

实际上监管层早就注意到该问题。今年5月15日东旭光电收到了深交所问询函,一共15大问题。

*ST盐湖:账上10亿元,还不上439万元的债务

总结成一句话,如果资金大量存在于控股子公司手中,对于母公司而言,调配难度是很大的。

截至2018年底,集团总资产逾2000亿元,员工逾1.6万人。该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为李兆廷。

辅仁药业:账面18亿,付不起6000多万的现金红利

东旭爆雷前的数据回顾

但海通证券姜超团队早在今年2月发布的《固定收益专题报告:从康得新债券违约看存贷双高》中就揭示了这种“存贷双高”产生的秘密。

6月13日晚间,上市公司奥马电器发布了一则关于部分债务逾期的公告,称其因资金紧张出现2.7亿元债务逾期。

这就体现出,在亿利洁能合并体系下,货币资金资源分配,与承担债务压力,脱节了。

“17东旭01”是东旭集团发行的一般公司债,该期债券当前余额25亿元,票面利率6.55%,债项评级、主体评级均为AA+(联合评级)。债券到期日为2022年3月13日,下一付息日为2020年3月13日。

金洲慈航:账上20亿,还不起1.4亿

尽管在今年3季度末,东旭光电合并口径下货币资金高达183.16亿元,相比2018年末的198.07亿元没有减少多少;但是母公司期末货币资金只有46.8亿元,相比2018年末的97.32亿元,尚不到一半。

康得新听证会说了啥

原标题:百万股民被“坑惨了” 账上大把钱却还不起小债 这届股民太难了

在之前发布的《亿利洁能,价值近50亿的收购,埋了多少雷?》,力场君和大家聊了聊亿利洁能计划实施的关联收购,存在很大风险。今天,再来和大家聊聊亿利洁能公司本身。

图片 2

截至最新数据,东旭蓝天的股东户数为6万多户,东旭光电的股东户数为37.7万户,合计近44万。

前车之鉴,我们来回顾一下近期的“热点”,东旭光电在债券兑付危机前的数据表现。在东旭光电爆雷时,就有很多人质疑,该公司手握近两百亿资金,为什么会还不上40多亿的债券?

而受东旭光电违约影响,11月18日,“17东旭01”大跌,成交放量至1.01万手,截至收盘跌幅为36.72%,报45元。当日,“17东旭01”还因为异常波动,被上交所两次盘中临时停牌。

19日一早,东旭集团旗下两大上市公司:东旭光电、东旭蓝天紧急停牌。

正值东旭债务危机的风口浪尖,力场君也来就数据论数据地聊聊,亿利洁能的货币资金,与债务压力。

由此引发了舆论高度关注,随后康得新债务危机爆发,证监会调查结果显示,2015年到2018年期间,康得新通过虚构采购、生产等研发费用等方式虚增营业成本和研发、销售费用,通过这些方式虚增利润119亿元,同时还涉嫌未在相关年度报告中披露控股股东非经营性占用资金的关联交易,和为控股股东提供担保,以及未如实披露募集资金使用情况等违法行为。

11月19日,康得新第四场听证会刚结束,本场听证会的主要内容集中在调查人员和当事人对于虚增利润以及虚假业务的判定,据悉,共持续了5个半小时之久。

关于对子公司的资金调配

一是集团型公司在合并报表层面可能出现存贷双高,这种情况反映出企业资金配置效率低;

康得新:手握150亿却还不起15亿

但其实,在这其中还有一个资金与债务匹配的口径问题。

仅供投资者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图片 3

就这很类似于康得新的问题,康得集团与上市公司康得新搞了一个“资金归集”,如果是全资子公司倒也无所谓、毕竟肉都在一个锅里,但若不是全资子公司,这样做显然就是利益侵害。至于康得新的案子,以及“资金归集”操盘手北京银行应当承担什么责任,与本文无关、暂不讨论。

听证会上,康得新的代理律师表示康得新自始至终没有否认造假。他们通过自查,利用穿行测试,认为公司确实利用1家到6家中间公司转账到客户,再让客户将资金转回来,确实形成了虚增收入,目前通过穿行测试检测出虚增收入为14亿(尚未测试完),无法认可证监会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中的虚增利润金额。

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6月底,公司短期借款达69.5亿元,一年内到期的流动负债为125.3亿元,两者合计近195亿元。

最重要的是,47亿元的债券兑付,是东旭光电母公司的直接债务,这对于账面资金只有46.8亿元的东旭光电母公司,显然是无法承受之重。

公开资料显示,东旭光电主营业务主要是光电显示、高端装备制造、新能源汽车和石墨烯产业。本次违约是东旭光电发行的16东旭光电MTN001A和16东旭光电MTN001B两只中票,总规模合计30亿元。

2018年年报显示,奥马电器旗下中融金2018年亏损6.67亿元,旗下钱包小贷亏损2.72亿元,旗下钱包汇通亏损5.61亿元。

热点栏目 自选股 数据中心 行情中心 资金流向 模拟交易 客户端

又一白马股爆雷了!11月19日早间,总市值275亿元的东旭光电公告称,两个中期债券品种无法按期兑付,合计应付本息20.1亿元。

而*ST盐湖2019年半年报显示,公司货币资金余额为13.46亿元,受限资金为3.52亿元,扣除后账上可用资金近10亿元。

而亿利洁能的资产资源,恰恰就大量存在于非全资子公司当中;而且,部分非全资子公司的少数股东,还是很强势的企业集团,比如亿利化学的少数股东就有上海华谊集团。在这样的条件下,亿利洁能想自由调动子公司的财务资源,难度之大可以想象。

大股东千亿债务压顶公司债暴跌

账上17.7亿,却欠奶农4100万

对比东旭光电爆雷前的数据,与亿利洁能当下的数据存在很大相似性,但是亿利洁能的数据还是比东旭好看、更安全一些。所以,亿利洁能在明显上半年,会不会成为下一个东旭,还是存在很大变数的。

债务违约同时第一大股东准备转让股权,不能不令人浮想联翩。但最焦急的还是东旭光电的37万股东。

令市场震惊的是,三季报显示,东旭光电还坐拥183亿元货币资金,如今竟无法兑付这30亿的债券?这不得不让人怀疑,这183.16亿现金的真实性。

总之,亿利洁能未来的债务偿付压力很大,预期偿付能力已经被债券投资人“用脚投票”,力场君也表示不乐观,您认为呢?

大股东欲进行股权转让

最典型的就是年初的康得新:手握150亿现金却无法偿还15亿债券金额,最后被证实119亿元利润造假,超15万股民被坑。而昨日(11月19日)康得新举办第四场听证会刚结束,其代理律师承认了造假的同时,居然称造假系“美化业务”。

无论是东旭光电,还是亿利洁能,如果母公司能够顺畅地调用合并范围内子公司的资金,就都不会爆发债务兑付危机。但是从东旭的实际案例来看,这一点,行不通。

公开数据显示,东旭集团目前在存续期的债券有15只、合计债券余额196.39亿元,其中一年以内到期的债券余额超过89亿元。

然而,这15万股东万万没想到,康得新会是个“假白马”:证监会调查结果显示,2015年到2018年期间,康得新通过虚构采购、生产等研发费用等方式虚增营业成本和研发、销售费用,通过这些方式虚增利润119亿元,康得新还涉嫌未在相关年度报告中披露控股股东非经营性占用资金的关联交易,和为控股股东提供担保,以及未如实披露募集资金使用情况等违法行为。上述行为导致康得新披露的相关年度报告存在虚假记载和重大遗漏。

在三季度末的货币资金分配中,亿利洁能母公司的35.27亿元,仅相当于合并口径下货币资金余额110亿元的30%。

深交所要求说明公司在货币资金余额较高的情况下维持大规模有息负债并承担高额财务费用的必要性以及合理性。

此举引来市场的关注:2018年,这家公司业绩暴涨36倍,根据辅仁药业的一季报,上市公司目前账面上的货币资金还有18.16亿。手握18亿货币资金,却付不出6000万分红?

上一篇文章,引起了不少人的共鸣,有投资者在力场君的公号中留言,称亿利集团拖欠工资、拖欠供应商货款等等。但是力场君有一个原则,没有公开数据佐证的信息,是不会采信的;而且,与财务分析不直接相关的内容,也不是力场君关注的侧重点。

是不是有种很熟悉的味道?对了就是今年著名的两康事件的主角之一康得新。此前2018年三季末康德新账面上150亿资金却无法兑付15亿债务,造成债券违约。

奥马电器:有钱理财,却没钱还债

从公布的各期财报数据来看,亿利洁能的货币资金很充盈,截止到今年3季度末,货币资金余额高达110亿元,相当于总资产的30%,与130.43亿元的流动负债总额也大体相当,看起来应当是不存在债务兑付危机的。

海通10个月前的神预言

据金洲慈航全资珠宝品牌金叶珠宝集团官网介绍,其曾获得“亚洲品牌十大商业领袖”、“广东省制造业百强企业”等荣誉。

此外,力场君还想和大家聊聊另一个话题,是关于财务管理的,即母公司与控股子公司之间的资金调配。

值得注意的是,在该研报文末,还特意罗列了部分存贷双高的公司,其中正好有东旭光电。

资料显示,*ST盐湖被称为“共和国钾肥长子”、“钾肥之王”,是一家具有700亿资产的巨头企业,在2018年实现销售收入近180亿元,却因为近两年公司在新的化工项目上连续巨亏。自1997年上市以来,ST盐湖于2017年出现首亏。2017年和2018年,公司合计亏损76.55亿元。2019年4月30日,公司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并由“盐湖股份”变更为“*ST盐湖”。

如果将亿利洁能的合并数据和母公司数据分开来看,在最近7个季度中,母公司货币资金并未能跟随着合并口径货币资金的增加趋势;相反,在今年三季度末的母公司货币资金35.27亿元,还明显低于去年末48.07亿元的水平。

官网介绍显示,东旭集团总部位于北京,公司旗下拥有东旭光电、东旭蓝天、嘉麟杰三家上市公司、四百余家全资及控股公司,业务遍及北京、上海、广东、西藏等20余个省、直辖市、自治区。

爆雷的*ST康得,重要事件缘起为,今年1月份15亿元债券无法按时偿还违约,而当时公司账上却有150亿元现金,这引发质疑,尤其公司独董对账上余额强烈质疑,康得新的资金问题由此曝出。

值得注意的是,东旭光电三季报显示,货币资金余额高达183.16亿元,但现在去还不上20亿元的债务了!

而奥马电器的股价却一直在跌跌不休。2018年3月,奥马电器的股价一度达到16元以上,经历了去年一年的持续下跌之后,目前报5.89元,一年多时间跌幅超60%,市值蒸发超百亿元。超10万股民受害。

东旭光电彼时回复问询函称,公司所从事的光电显示产业属于技术、资金高度密集型的行业,技术壁垒高、资金需求大、投资回收期长,为了赶超美日主要寡头竞争对手,公司除了通过股权融资外,还需要通过有息负债取得公司持续研发、运营所必需的资金。产业特性决定了产业链主要公司普遍存在资金需求量大,负债高的特点。

7月22日,原本是辅仁药业的分红日,但是公司在三天前公告称“自己拿不出分红,要择日再议此事宜。”

证监会调查人员在听证会辩论环节表示,穿行测试本身就是用虚假的单据按照正常的交易流程进行测试,连单据都是假的,穿行测试的结果应该不予采纳。

公告显示,东旭光电称,由于公司资金暂时出现短期流动性困难,造成应于 2019
年11月18日兑付应付利息及相关回售款项的 2016
年度第一期中期票据(品种一)“16 东旭光电 MTN001A”和 2016
年度第一期中期票据(品种二)“16 东旭光电 MTN001B” 未能如期兑付。

而特别需要注意的是,债务危机曝光的同时,东旭光电11月19日还发布了另一则公告称,收到公司控股股东东旭集团有限公司通知,东旭集团控股股东东旭光电投资有限公司拟向石家庄市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转让其持有的东旭集团
51.46%的股权,该股权转让事项尚需上级有权单位审批。

从去年7月以来,其P2P平台“钱包金融”爆雷深陷兑付危机,成为第一张倒塌的多米诺骨牌,在公司内外引发一系列连锁反应:债务危机接连爆发、实控人股权质押爆仓、高管频频辞职、公司股价持续下挫。

而康的新这边的事情还未了结,现在又除了东旭光电这档子事情,而且涉及的货币资金高达183亿,比康德新的150亿还多,有网友调侃称,这票简直“比康得新还康得新”!

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2月,康得新有15.8万户股东户数。

江苏振泽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张云律师的话表示,按照目前情况看,仅凭债券无法按期兑付不能确定东旭光电是否像康美药业和康得新一样存在财务造假的行为。但是若是后续证监会对东旭光电进行立案调查,且最终下达行政处罚坐实上市公司存在违规行为,那么东旭光电的投资者可以依法向东旭光电提起索赔诉讼。

据悉,康得新复合材料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01年,从事高分子复合材料、功能膜材料生产等业务。2010年7月,康得新在A股上市,上市以来,康得新一直被誉为A股的白马股,股价最高涨幅近十倍,并在2017年创下历史新高,市值接近千亿元。

183亿资金却还不上30亿债务,这种“存贷双高”的财务结构,仿佛就是康得新事件的重演!

同时,金洲慈航的信用等级在不到1个月内,两度遭遇下调,在4月16日下调至BB级后,近日又下调至C级。业绩方面,在2018年净利润巨亏28.47亿元后,今年一季度又巨亏8亿元。

而东旭光电债务违约事件,已经波及其大股东东旭集团的公司债。

44万户股民懵了

而从7月17日以来,其股价已跌去近50%,受害股民近3万。

还有这些公司

5月,金洲慈航爆雷。其1.4亿元的债券无法按时偿还违约,而2019年度一季报显示,公司账上货币资金20.03亿元,然而20亿的货币资金,却还不上1.4亿元的债券。

8月15日,*ST盐湖收到债权人泰山实业的《重整申请通知书》,事由是盐湖股份未能偿还后者439万元欠款。

手握22.7亿元现金却还不上2.7亿元债务?连续10年蝉联中国冰箱出口冠军的奥马电器引来市场的关注。

7月初,科迪乳业被曝已拖欠19个月奶款,总额约1.4亿元。随后,在监管部门的关注下,科迪乳业承认确实有付款逾期的情况出现。

11月19日晚,据证券时报,东旭光电相关负责人表示,公司未能如期兑付应付利息及相关回售款项,与公司资金暂时出现短期流动性困难有关,而流动困难的直接导火索,则来自于金融机构一笔20亿元规模的抽贷行为。

而7月至今,该股跌去超35%,4.7万股民受害。

殊不知,康得新的事情还没结束,又有一家“白马股”炸雷:三季末账上还有183亿元现金的东旭光电,如今却连30亿元的债券都无法兑现。具体看《白马股炸雷!183亿现金还不起20亿的债,44万股民全懵!更有大股东1300亿债务压顶》

原因是互金惹的祸:作为出口数量第一的冰箱品牌,奥马电器的业绩表现一直十分不错,在引入互联网金融之后奥马电器亏损得一塌糊涂,实控人也因此身负巨额债务。

听证会中,证监会调查人员强调,康得新的造假是系统性的造假。康得新的代理律师表示康得新自始至终没有否认造假,但无法认可证监会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中的虚增利润金额,甚至称造假系“美化业务”。

科迪乳业:

而公司股价自4月底以来已跌超50%,8万股东受伤。

之后被上交所问询,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公司终于在8月31日的半年报中披露:账面巨资被控股股东及关联方违规拆借。9月,辅仁药业“戴帽”复牌。

18日深夜,上清所发布公告称,11月18日是“16东旭光电MTN001A”、“16东旭光电MTN001B”的投资人回售行权执行日及付息日。截至今日日终,我公司仍未收到东旭光电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支付的付息兑付资金,暂无法代理发行人进行本期债券的付息兑付工作。

事实上,账上趴着大量的现金,但是总有一笔债务还不起,也就是所谓的“大存大贷”,在今年的A股并不少见。基金君简单统计了一下,有8家公司出现这一现象,近百万股民受害。

公司在回复交易所问询函时表示,截至8月16日,公司应付奶农1.13亿元,其中7200万元在约定账期内,到期未付的4100万元,为部分奶农未按约定计划送奶,导致公司经营受损,公司故而推迟付款。

东旭光电:手握183亿还不了30亿债

账上有钱却没钱还债的

比康得新更坑人的,或许就是最新炸雷的东旭光电。

公司独董也对财务数据存疑,并提出辞职。

事实上,*ST盐湖的债务问题不仅仅这439万。

2018年巨亏之后,公司的负债率攀升至70%之上,同时,今年三季度末,公司扣非净利润亏损711.78万元。

今年9月30日,*ST盐湖已在法院裁定下进入重整程序,而海纳化工、盐湖镁业也均已被裁定受理重整。

A股今年的大雷,和“白马股”炸雷有关。

根据相关规定,公司最近3年连续亏损则需要暂停上市。这说明公司急需扭亏为盈才能避免被暂停上市的风险。而仅从公司2019年三季报来看,今年业绩依旧并未得到扭转——前三季度公司亏损了5.04亿元。

怪不得有人表示,这年头,不怕垃圾股,只怕假白马股!

而半年报中,公司账上尚有货币资金17.53亿元。因此,公司收到问询函,需说明公司在账面货币资金充裕的情况下,未能偿还奶农货款的原因等。

上市公司19日发布公告解释称,是由于公司资金暂时出现短期流动性困难,致使上述品种未能如期兑付应付利息及相关回售款项,

不过,在三季报中,科迪乳业17亿货币资金不翼而飞:仅剩2720.3万元。巨额资金的消失,科迪乳业再次收到市场的质疑。

评级机构表示,在5月16日金洲慈航公告无法按时兑付本息,构成实质性违约。并且公司2018年年报、2019年一季报都是亏损,2019年3月末,资产负债率高达81.24%,较2018年大幅提高,偿债能力明显恶化。

由此,曾经的千亿大白马,直接加入ST军团。7月6日起,康得新开始持续停牌,停牌价格为3.52元,较公司股价最高点跌去近90%。

公司正在积极筹措资金,并积极与债权人协商,将尽快支付相关本金和利息,最大程度保证债券持有人的利益。

相关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