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乐音响:豪赌LED余“毒”未清

图片 2

图片 1

原标题:飞乐音响:豪赌LED余“毒”未清

图片 2

热点栏目 自选股
数据中心
行情中心
资金流向
模拟交易

高溢价收购固然使得总资产规模在短期内快速增长,但过高的溢价及乐观的收入预期却为公司的巨额亏损埋下祸根。

《电鳗财经》 赵超/文

客户端

本刊记者 胡楠/文

2019年前三季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亏损金额高达6.57亿元的飞乐音响(600651.SH),拟通过发行股份方式收购三家标的公司。

  长江商报记者 徐佳

飞乐音响近期发布两则重磅公告,分别为发行股份购买关联方资产及预挂牌转让前期高溢价收购公司100%股权,根据公告所述,上述交易可以有效提升上市公司资产质量,提升上市公司盈利能力。

《电鳗财经》研究发现,飞乐音响此次拟收购的三家公司,今年前11月份净利润合计仅为1485.79万元,距离公司前三季度亏损额度相差甚远。

  巨亏近40亿且已资不抵债,有着“中国第一股”之称的飞乐音响(维权)一口气收购三家公司推进转型。

但公司的业绩状况真的能就此触底反弹吗?

飞乐音响公布《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暨关联交易预案(修订稿)》,公司拟向仪电集团、临港科投和上海华谊发行股份购买其持有的自仪院100%股权;向仪电电子集团发行股份购买其持有的仪电汽车电子100%股权;向仪电电子集团、上海联和资产、长丰实业、富欣通信、趣游网络及洪斌等19位自然人发行股份购买其持有的仪电智能电子100%股权。

  重组预案显示,此次飞乐音响拟以3.53元/股的发行价格收购上海工业自动化仪表研究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自仪院”)、上海仪电汽车电子系统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仪电汽车电子”)、上海仪电智能电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仪电智能电子”)等三家公司100%股权,并募集配套资金不超过8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前期的一系列眼花缭乱的收购行为,虽然在短期内使得公司总资产与营收规模大幅度增加,但也为后续的巨额亏损埋下隐患。尽管经历了2018年的业绩“大洗澡”,但公司的问题依然不容小视。

截至本预案签署日,本次重组的资产审计及评估工作尚未完成,标的资产的评估值及交易作价均尚未确定。

  此次交易为上市公司与实控人控制的其他企业之间的关联交易,预计将构成重大资产重组。

大而不强

本次交易前,飞乐音响是一家集研发、设计、生产、销售为一体的照明企业。由于公司近年来内外部环境发生重大变化,公司主要子公司面临收入增长乏力、业绩下滑的经营困境。

  在去年计提24亿资产减值损失而巨亏超33亿后,今年前三季度,飞乐音响净利润仍为亏损6.65亿元。期末公司净资产为-6.41亿元,已经资不抵债。

飞乐音响为了打通并延伸LED照明灯具及应用端照明工程市场的产业链条,于2014年以15.90亿元的价格,收购照明工程企业北京申安投资集团有限公司100%股权,产生商誉10.44亿元,并于2014年实现并表。

同时,为满足上市公司运营资金需求,尽快改善上市公司流动性,飞乐音响拟向仪电集团、临港科投以及上海华谊非公开发行股份募集配套资金不超过8亿元,其中仪电集团拟认购不超过5亿元、临港科投拟认购不超过2亿元、上海华谊拟认购不超过1亿元,募集资金规模预计不超过本次发行股份方式购买资产交易价格的100%,且拟发行的股份数量不超过本次重组前公司总股本的20%。

  此次拟购入的三家公司主要从事工业自动化仪表产品及电子产品等业务。但需要注意的是,三家公司盈利能力各不相同。其中,去年自仪院增收不增利,净利润同比下降超两成,经营现金流连续两个报告期为负数。仪电汽车电子今年前11月实现净利润-2115.32万元,仪电智能电子盈利能力表现较为平稳。

北京申安的并表使得飞乐音响总资产规模成倍数增长,上市公司总资产规模由2013年的24.36亿元增至2014年的55.43亿元,同比增长127.49%。通过对比2013-2014年的上市公司资产负债表,《证券市场周刊》记者发现,总资产的增量部分主要由应收账款、存货、商誉组成,三类资产增量分别为5.82亿元、5.38亿元、10.96亿元,三类资产增量合计占总资产增量的比重高达71.33%。

飞乐音响表示,本次发行股份购买资产所涉及标的资产的交易价格尚未最终确定,预计本次交易标的资产的营业收入和净资产占上市公司2018年度经审计的合并财务报表相关财务指标的比例均达到50%以上,本次交易将达到《重组管理办法》规定的重大资产重组标准,构成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

  前三季度负债113.16亿陷入资不抵债

从资产增量质量的角度,收购北京申安所获得的资产质量显然“一般”,不但使上市公司资产呈现“虚胖”的状态,同时也埋下了高额的商誉风险。

对于此次收购资产的原因,公司表示通过本次重组,飞乐音响将有效加强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布局,提高持续盈利能力和科技创新发展潜力,增强公司的资产质量和盈利能力。

  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作为中国第一家股份制上市公司,飞乐音响早已风光不再。近年来,公司内外部环境发生重大变化,在宏观经济下滑、行业增速放缓、市场竞争激烈等不利因素影响之下,飞乐音响自2017年开始连续两年一期主业陷入亏损。

针对高额的溢价,北京申安承诺2014-2016年度扣非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358亿元、1.91亿元、2.71亿元,实际扣非净利润分别为1.362亿元、2.47亿元、2.25亿元,虽然2016年的净利润未达到承诺值,但累计完成101.80%。而其“恰好”完成业绩承诺过程,却充满了蹊跷。

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8年,飞乐音响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3.51亿元、0.55亿元、-32.95亿元。

  财务数据显示,2017年至2019年前三季度,飞乐音响分别实现营业收入54.45亿、33.02亿、

2013-2016年间,北京申安的营业收入分别为4.19亿元、8.83亿元、29.46亿元、28.72亿元,同比分别增长305.91%、110.80%、233.82%、-2.50%;同期,与其同为照明工程行业的名家汇收购喜万年集团相关资产,在英国设立的特殊目的载体INESA
UK Limited以现金1.38亿欧元收购 Havells Malta
Limited经整合的80%股份;同时,飞乐投资以现金1040万欧元收购 Havells Exim
Limited的
80%股份,上述购买对价合计1.49亿欧元,收购完成后,喜万年集团形成商誉4.47亿元。喜万年集团的并表使得飞乐音响的营业收入保持高速增长态势,2016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71.78亿元,同比增长41.53%。

《电鳗财经》进一步研究发现,虽然公司此次拟收购的三家公司在2018年都处于盈利状态,但今年前11月份净利润合计,远不能覆盖飞乐音响前三季度亏损额度。

  净利润0.55亿、-32.95亿、-6.57亿,扣非后净利润-1.8亿、-33.02亿、-6.65亿。

但从盈利能力的角度,喜万年集团显然不是一块“优质资产”。根据喜万年集团审计报告数据,2013-2014年及2015年上半年,喜万年集团营业收入分别为3.76亿欧元、3.89亿欧元、1.96亿欧元,净利润分别为-2449万欧元、961万欧元、42万欧元,净利润率分别为-6.52%、2.47%、0.22%,从收入规模的角度,喜万年集团的销售收入颇为亮眼,但落实到净利润却惨不忍睹,虽然2014年净利润率由负转正,但2015年上半年又迅速滑向亏损的边缘。

自仪院主营业务包括智能制造领域系统解决方案、高端检验检测业务、工控网络安全平台业务、科技服务业务。2017年至2019年前11月份,其净利润分别为3545.91万元、2811.44万元、1156.63万元。

  长江商报记者梳理发现,此前飞乐音响曾先后完成对申安集团和喜万年的收购,成为一家整体照明解决方案供应商。但随着两家标的公司业绩大幅下降,飞乐音响计提大额资产损失,成为公司亏损的主要原因。

虽然,飞乐音响在2016年年报中称,喜万年集团的并表为上市公司带来了国际百年品牌和遍布48个国家销售渠道,但如果这个所谓的“百年品牌”和“销售渠道”不能为上市公司带来实实在在的利润,那么其将没有任何价值。

仪电汽车电子主营业务聚焦汽车零部件产业,目前公司从事的具体业务包括汽车电子电器、汽车线束、汽车传感器组件、汽车仪表等。同期,其净利润分别为7271.89万元、9463.87万元、-2115.32万元。

  去年年报显示,报告期内飞乐音响资产减值损失超过24亿元,同比大增938.2%。其中,公司一次计提商誉减值损失15.75亿元,减值完毕后公司合并资产负债表上商誉归零。

根据上市公司回复交易所问询函公告中的数据,2016-2017年,喜万年集团实现营业收入3.62亿欧元、3.26亿欧元,实现净利润-1027万欧元、153万欧元,净利润率分别为-2.84%、0.47%。针对业绩的下降,上市公司给出的解释是,欧美照明市场一度整体疲软,导致公司在欧美市场的销售收入较2016年略有下滑;为降低欧洲HID产品成本,公司于2017年5月正式关闭了比利时工厂,将相关产品的生产转移到国内生产基地,转化过程中存在一定的时间性差异,造成欧洲市场HID产品供应略有延迟。

飞乐音响表示,受汽车消费市场萎缩、客户需求减少的影响,仪电汽车电子主营业务收入、净利润和经营活动现金流同比出现下滑。

  然而,今年以来飞乐音响仍未能走出业绩困境。今年上半年,飞乐音响重要子公司中,上海亚明、申安集团、飞乐投资净利润分别为-3845.24万元、-1.99亿元、-6271.6万元。

暴雷后“卖子求生”

仪电智能电子主要业务是半导体集成的封装业务,主要业务分为模块封装、芯片服务及
RFID(射频识别)产业。2017年至2019年前11月份,该公司净利润分别为1702.01万元、2549.86万元、2444.48万元。

  经营状况不佳,飞乐音响资金流动性也颇为紧张。今年前三季度,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07亿元。截至报告期末,公司资产总额108.23亿,负债总额113.16亿元,资产负债率104.56%,已处于资不抵债的状况。

持续性收购使得飞乐音响在并表初期的营业收入规模迅速增长,2014-2016年,上市公司分别实现营业收入21.34亿元、50.72亿元、71.78亿元,分别同比增长-0.39%、137.65%、41.53%;营业利润分别为7873万元、4.47亿元、6.16亿元,分别同比增长160.42%、467.59%、37.78%。

从上述数据可以看出,2018年,上述三家标的公司净利润合计为1.48亿元,2019年前11月份,该数据仅为1485.79万元。

  标的公司业绩表现出现波动

然而,2017年,飞乐音响的营业收入增速急转直下,当年上市公司实现营业收入54.45元,同比下降24.14%;营业利润3.18亿元,同比下降48.47%,剔除5.82亿元的投资收益后则为-2.64亿元。其实,早在2016年,飞乐音响便已经出现增收不增利的状况,剔除投资净收益3.23亿元影响,上市公司当年实现营业利润为2.93亿元,同比下降10.61%。

  公司认为,通过本次重组,飞乐音响成为照明产品、工业自动化仪表、电子产品多主业经营的上市公司,公司盈利能力、抗风险能力及持续经营能力将进一步增强。

连续并购也使得上市公司的资产结构恶化,截至2017年年底,公司账面应收账款、存货、长期应收款、商誉分别为14.87亿元、54.28亿元、17.11亿元、15.74亿元,四项合计占总资产的比重为64.18%。与此同时,上市公司的运营状况也大幅度恶化,存货周转天数由160.11天增至394.48天,应收账款周转天数由71.99天增至93.83天。

  但从现阶段盈利能力上来看,标的公司业绩表现呈现出波动。

2018年,前期收购所暗藏的问题集中爆发,飞乐音响当期实现营业收入33.02亿元,同比下降39.35%;营业利润-32.19亿元,同比下降1110.85%。

  财务数据显示,2017年至2019年前11月,自仪院分别实现营业收入3.14亿、4.38亿、2.97亿,净利润分别为3545.91万、2811.44万、1156.63万。其中,去年自仪院营收和净利润同比分别增长39.5%、-20.7%。而自去年开始,自仪院连续两个报告期经营现金流为负数,分别为-3873.04万、-77.53万,盈利质量有待提升。

上市公司前期收购标的的业绩状况更不同乐观,截至2018年12月31日,北京申安总资产为69.39亿元,净资产为-6.70亿元,当期的营业总收入2.6亿元,同比减少88.57%,实现净利润-11.16亿元,同比减少7676.30%。作为上市公司统一海外业务的飞乐投资,截至2018年年底的总资产为26.30亿元,净资产为-9.63亿元,当期实现营业总收入25.02亿元,同比减少5.62%,净利润-7.92亿元,较上年同期增加亏损7.42亿元,不足5年间,前期高溢价收购且被寄予厚望的公司俨然已经资不抵债。

  同期,仪电汽车电子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5.85亿元、15.59亿元、9.48亿元,净利润分别为7271.89万元、9463.87万元、-2115.32万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260.39万元、843.92万元、-4397.68万元。

针对前期收购标的业绩“大变脸”,飞乐音响2018年计提北京申安、喜万年集团的商誉15.76亿元,同时计提坏账准备1.92亿元、计提存货跌价损失5.51亿元,三项合计23.19亿元,前期高溢价收购埋下的隐患可见一斑。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仪电汽车电子正在进行内部重组,拟拟对上海德科进行债转股,同时拟在前述债转股完成后无偿划转上海德科100%股权、拟无偿划转上海汽控100%股权至仪电电子集团,仪电电子集团拟对圣阑实业进行债转股,拟在前述债转股完成后无偿划转圣阑实业100%股权、拟无偿划转重庆德科100%股权至仪电汽车电子。

回想上市公司针对这两项收购资产的美好预期:“北京申安的并入,帮助公司在已有照明产品的基础上,完成了从通用照明领域向境内外照明工程领域的延伸。喜万年集团的加入,为公司带来了国际百年品牌和遍布48个国家销售渠道。得益于照明工程和渠道业务这两大核心业务的提升,公司在过去几年获得了巨大收获”,不免显得讽刺。

  此外,仪电智能电子各报告期内分别实现营业收入5.68亿元、6.92亿元、5.74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702.01万元、2549.86万元、2444.48万元,现金流质量也较为稳定,分别为4573.95万元、4270.77万元、3137.48万元。

经历了2018年的财务“大洗澡”,飞乐音响依然未能摆脱盲目“做大”所带来的问题,根据2019年半年报,上市公司应收账款账面余额为14.23亿元,占公司总资产的比重为12.50%,按账龄分析法计提坏账准备的应收账款期末净额10.15亿元,其中逾期1-2年的应收账款净额3.26亿元,逾期2-3年的应收账款净额5109万元,两项合计3.77亿元,占按账龄分析法计提坏账准备的应收账款期末余额的37.21%。

  截至今年11月末,自仪院、仪电汽车电子和仪电智能电子的资产总额分别为14.87亿、15.66亿、5.1亿,净资产12.12亿、12.52亿、2.46亿,合计分别为35.63亿、27.1亿。

无独有偶,截至2019年年中,飞乐音响存货账面余额为43.94亿元,占公司总资产的38.62%,其中库存商品6.14亿元、建造合同形成的已完工未结算资产金额为36.38亿元,两项合计42.53亿元,占总存货的比重为96.78%。高账龄的应收账款以及高额的账面存货所带来的减值风险严重降低了公司业绩在短期内好转的可能性,同时,2019年6月30日,喜万年集团将账面价值为人民币22.20亿元的存货抵押给银行用于获得借款,也进一步加剧了计提存货减值的风险。

2019年,上市公司的“洗澡”仍将继续,业绩扭转为时尚早。

新收购“质量”一般

为了改善公司的业绩状况,2019年12月21日,飞乐音响发布了拟在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预挂牌转让持有的北京申安100%股权的提示性公告,但截至发稿,2019年仅剩3个工作日,上市公司仍未完成对北京申安的审计、评估工作,该转让行为显然不大可能对上市公司的2019年业绩起到改善作用。

从挂牌北京申安的角度,飞乐音响似乎意识到做大不做强所带来的一系列问题,着手对上市公司进行“瘦身”,但另一份公告却与此相悖。根据上市公司发布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暨关联交易预案,飞乐音响拟采用发行股份的方式收购上海工业自动化仪表研究院有限公司、上海仪电汽车电子系统有限公司、上海仪电智能电子有限公司等三家公司的各100%股权,并募集配套资金不超过8亿元。

根据预案中披露的财务数据来看,三家公司的资产“质量”也着实令人担忧。

2017-2018年及2019年1-11月,自仪院分别实现营业收入3.14亿元、4.38亿元、2.97亿元,净利润分别为3546万元、2811万元、1157万元。值得注意的是,自2018年开始,自仪院连续两个报告期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与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为负数,前者分别为-3873万元、-76万元,后者分别为-6905万元、-6631万元,而同期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却高达4.04亿元、3.58亿元。显然,自仪院自身的“造血”能力不强,运营严重依赖外部融资。

同期,仪电汽车电子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5.85亿元、15.59亿元、9.48亿元,净利润分别为7272万元、9464万元、-2115万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260万元、844万元、-4398万元。

仪电智能电子则相对稳定,同期分别实现营业收入5.68亿元、6.92亿元、5.74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702万元、2550万元、2444万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分别为4574万元、4271万元、3137万元。

从资产的角度看,截至2019年11月末,三家公司合计资产规模为35.60亿元,总负债8.50亿元,三家公司的注入确实可以对上市公司的资产负债率起到一定的改善作用,但从三家公司的盈利能力角度来看,短期内很难对上市公司的业绩起到“实质性”的改善作用。

收购兼并确实可以使得公司在短期内资产规模实现跨越式发展,但一味地追求做大而不是做强却为公司的业绩埋下了隐患,没有业绩支撑的收购也仅仅是摊薄中小股东资产的数字游戏。

《证券市场周刊》记者针对文中的内容已向上市公司发出采访函,截至发稿公司没有进行书面回复。

相关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