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的2000亿巨头 正在退市边缘“挣扎”

  新浪财经讯 12月20日消息,*ST信威风险提示:5G基金相关资金来源、出资安排等尚未最终落实;公司无法确定北京信威是否已发生减值;实际控制人王靖所持的29.3%股权已全部质押和被多轮司法冻结。

12月23日午间,一则有关信威集团“隐匿巨额债务,神秘人套现离场”的消息,在资本市场出现。这则消息以调查的手法,试图揭露信威集团采用违规的手段从资本市场中套利,所述事实令人咋舌。午后开盘,信威集团股票瞬间跌停。

图片 1

这份号称某知名网站历时三个月,辗转海内外多地调查完成的报告,揭露了2014年成功借壳上市的沪市公司信威集团辉煌业绩背后的重重疑团,并指出信威集团部分身份神秘的股东业已减持套利,获得巨额财富,其背后隐藏了巨大的风险隐患。

信威集团,正在努力“拒绝”退市。

信威集团究竟使出了怎样的招数,画了如此大一个饼,吸引众多小散为其添砖加瓦,搭建起这个宏伟的空中楼阁?

43个一字跌停、暴跌93%、巨亏超159亿元……使得信威集团(600485)成为2019年A股“最惨”的上市公司之一。

看不见摸不着 “海外合作伙伴”缔造虚假繁荣

11月7日盘中,*ST信威的股价一度跌至1.05元/股,正在逼近“1元退市警戒线”。面对前方的退市深渊,当日晚间,*ST信威紧急发布公告称:

早在还未借壳之前,信威集团就宣称其“海外合作伙伴”——柬埔寨信威运营的CooTel在柬埔寨营运放号,
CooTel是柬埔寨首张4G电信网络,由于采用了北京信威“McWill”技术,有着柬埔寨其他运营商“无法比拟的显着优势”。

计划与海内外大型投资机构、电信运营企业等合作在境外成立一个5G投资基金,总规模75亿美元,公司拟出资26亿美元。该基金的投资方向为:5G、人工智能、云计算、大数据、区块链、物联共享

而这与调查结果出入甚大。

5G、区块链、云计算、人工智能……当前A股最火的概念,都要投,瞬间成为股价“救火英雄”。

调查中发现,CooTel在柬埔寨经营业绩清汤寡水,乏善可陈,其所采用的也并非4G技术。可见柬埔寨信威并不像信威集团描述的那般红火。然而,信威集团却声称,过去5年里,通过向独立第三方、上述拥有8个营业厅的柬埔寨信威销售基站和设备,获得近30亿元人民币的销售收入。其中2011、2012两年,柬埔寨信威贡献的销售收入,更是分别占到当期总体营收的84.7%和90.47%。

11月8日、11日,*ST信威连续收获2个涨停板,股价回升至1.16元,暂时摆脱了跌破1元的退市危机,2个交易日的成交金额合计高达1.47亿元,资金正在“火中取栗”。

事实上,柬埔寨信威2012-2015年累计营收为1.02亿元,同期累计亏损达11.4亿元。

信威集团,正在退市边缘“挣扎”

招数二

据*ST信威的公告显示,75亿美元的5G基金,信威集团将出资26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82亿元),占比34.7%。

数不清理还乱,关系模糊却能“点石成金”

而182亿元,对于已经崩塌的信威集团或许是一个天文数字。截止11月11日收盘,其总市值仅有34亿元不到,即使将上市公司全部出售,也不足出资额的18%。

比起虚假的繁荣,柬埔寨信威与信威集团的关系更是迷离。对于柬埔寨信威,信威集团一直声称“为公司海外项目的客户,与公司不存在关联关系”。然而,在柬埔寨,所有员工都认为CooTel是一家来自中国的企业,总部在北京,他们是信威集团的员工,信威集团柬埔寨公司的老板是徐广涵。而徐广涵为信威集团首席科学家,也是最初的创始人之一。当地媒体报道中,也无一例外地称其为“北京信威在柬埔寨的分公司”。

另外,截止到2019年三季度末,上市公司的净资产为-87亿元,已经陷入资不抵债的境地。

柬埔寨信威和信威集团之间的关系究竟如何?

而对于182亿元的资金来源,*ST信威在公告中表示,此前俄罗斯、乌克兰、柬埔寨、坦桑尼亚、巴拿马、尼加拉瓜的电信运营商大量采购公司设备,累计欠款约26亿美元,未来收到归还的欠款后,将投入5G基金。

调查报告中称,2010年9月,信威集团子公司重庆信威出资在柬埔寨设立柬埔寨信威,出资约为30亿元。2011年8月,柬埔寨信威宣布获得柬埔寨4G全业务牌照。当年10月,柬埔寨信威的全部股权便被重庆信威悉数转让。11月,刚刚与信威集团“脱离关系”的柬埔寨信威,一跃成为信威集团举足轻重的客户,双方当月签署价值约30亿元的合同。

而*ST信威拟成立的5G基金的投资计划也均在境外,正是包括俄罗斯、乌克兰、柬埔寨、坦桑尼亚、巴拿马、尼加拉瓜这6个国家。

而这一合同,就是后来被描述为王靖“点石成金”的案例。王靖凭借“点石成金”之术挽救了彼时濒临破产的北京信威。资料显示,2011年、2012年,北京信威来自柬埔寨信威的收入分别为9.9亿元、8.28亿元,占当期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84.7%、90.47%。

这份“奇葩”的公告,迅速引起上交所关注。要求*ST信威说明:26亿美元的出资金额是否可靠、5G基金项目是否真实

2014年,北京信威借壳中创信测上市后,中创信测更名为信威集团,北京信威则成为其子公司。、为什么被信威集团称为独立第三方的柬埔寨信威,在柬埔寨当地成了信威集团的子公司?为什么信威集团的首席科学家徐广涵,成了柬埔寨信威员工眼里的老板,而柬埔寨信威的实际控制人却无人知晓?

11月8日晚间,*ST信威披露了一则的风险提示:

这背后的错综关系,信威集团并未给予正面回复。

1、26亿美元的出资金额,主要为运营商归还的欠款,资金来源存在不确定性

招数三

2、5G
基金正处于筹备阶段,需对外投资相关部门审核批准及备案,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

左手出右手进巨额债务下实现空手套白狼

3、对5G基金的投资需与公司债权人沟通,存在因不能取得债权人同意,而无法完成对5G基金投资的风险;

继续亏损的柬埔寨信威,同时还背负着与仅有8个营业厅的规模不相匹配的巨额债务。

4、5G基金正处于筹备阶段,存在着不能成功募集到足够资金的风险;

调查报告中称,截至2016年9月30日,柬埔寨信威负债高达19.57亿元。同期合并资产负债表显示,信威集团负债总额为90.28亿元。

5、5G
基金尚需注册地相关主管部门的审核批准及备案,注册及经营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风险。

柬埔寨信威之所以会欠下巨额债务,正是因为向信威集团采购基站和设备,用来搭建CooTel这个知名度低、发展欠佳,只能使用老旧定制手机的网络。

一连串的不确定,使得“520亿的5G投资基金”约等于一张“空头支票”,但这并没有让追捧热点概念的资金冷静下来。

高达19.57亿元的负债总额,让柬埔寨信威究竟是“独立第三方”,还是信威集团的“境外子公司”,成了一个关键问题。若柬埔寨信威是信威集团的子公司,那么其背负的巨额债务,就是被信威集团隐藏在财务报表之外的负债。

今日(11月11日)开盘,*ST信威直线拉升,并最终封住涨停,全天成交金额达1.25亿元。

调查报告称,柬埔寨信威与信威集团之间的交易,采取的是“买方信贷”模式。而正是在这一模式下,信威集团和柬埔寨信威之间的资金流向,形成了“左手倒右手”的闭环:

面对2019年股价暴跌超90%的*ST信威,借着“520亿的5G投资基金”的公告,大部分资金大胆下场,博弈超跌反弹的行情。

首先,柬埔寨信威与信威集团或其子公司签订合同采购一批设备;接着,信威集团或其子公司用现金质押等担保方式,向银行申请对柬埔寨信威进行贷款授信。柬埔寨信威从银行提取贷款后,这笔资金就作为设备采购货款,支付给信威集团;最后,这笔销售收入成为海外公网业务收入,计入信威集团的营收之中。

但,信威集团抛出的“520亿的5G投资基金”尚存在太多的不确定性,参与炒作的投资者,务必警惕*ST信威的退市风险

随后,信威集团如法炮制,柬埔寨信威的模式在俄罗斯、乌克兰、尼加拉瓜等多地重复使用。

*ST信威,真的拿不出180亿?

在买方信贷模式下,相关采购行为给信威集团带来了源源不断的收入。信威集团的历年年报显示,公司在柬埔寨、乌克兰、俄罗斯、坦桑尼亚、爱尔兰、巴拿马、尼加拉瓜等国开展的海外公网业务带来的销售总收入,均占到当年总营收的90%以上。

据数据显示,*ST信威于2017年、2018年、2019年前三季度全部为亏损状态,且亏损金额愈来愈严重,2019年1-9月份累计亏损金额高达159亿元。

然而,在买方信贷模式下,信威集团无论如何要为“经营不佳”的柬埔寨信威等海外公司承担巨额债务的风险。除柬埔寨信威,信威集团其他的“海外合作伙伴”同样背负了巨额债务。而这些负债的担保方,无一例外为信威集团及其子公司。

面对前三季度的159亿元巨额亏损,*ST信威必须于10-12月份盈利超159亿元,才能扭亏,这几乎没有可能。

此外,这些“海外合作伙伴”正在采用“借新还旧”的模式偿还巨额债务。业内人士指出,这样的做法本质上是在拿对外担保换营收。

意味着,*ST信威连续三年亏损,已是板上钉钉的事,于2020年被暂停上市的概率极高。

截至2016年11月29日,信威集团及其控股子公司实际对外担保总额已经达到142.04亿元,占其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111.15%。这或为信威集团埋下巨大风险。

且,目前*ST信威的主营业务已经基本停顿,各种计提、摊销、财务费用成为*ST信威的主要亏损来源。

招数四

屋漏偏逢连夜雨,*ST信威的资金链也正在遭遇极大的危机。

大股东卖散户买减持套利诱股民进坑

2019年以来,*ST信威曾多次公告,因融资困难,公司经营压力大,资金链紧张。而据数据显示,截止2019年三季度末,*ST信威的账面有息负债合计高达94亿元,其中一年内到期的流动负债高达62亿元。

买方信贷促成了信威集团的空前繁荣,也造就了一批富豪。

主营业务停滞的情况下,94亿元有息负债的偿还,难度不可谓不大。

在2014年信威借壳上市期间,通过定向增发持有公司股票的自然人投资者总共有37位,其持有的信威股票市值总计高达数百亿元。

由此可见,单单应对即将到期的巨额债务,*ST信威已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而计划斥资182亿元成立5G投资基金,则更像是“天方夜谭”。

而同时,这些神秘股东能够获取巨额财富的关键,是通过一家名为“博纳德投资”的公司,而这家公司里却是“藏龙卧虎”,其后的股东也都来头不小。这里面的水深,不能轻易测量。

曾经的2000亿巨头,曾暴涨500%的大牛股

信威集团这的37名自然人股东中,13人的股份已经于2015年9月10日解禁,剩余24人的股份将于2017年9月11日解禁。

信威集团成立于1995年,曾经在通信业知名度很高,先后参与制定了SCDMA、TD-SCDMA和McWiLL三大国家和国际无线通信技术标准。

在巨大的风险背后,信威集团的部分神秘股东,已经通过减持套现巨额财富。在2015年9月10日解禁的这一批股份中,许多股东选择了“减持”。

但2007年至2009年出现连续亏损,迫使北京信威在2010年改制、重组,由董事长王靖接盘,大唐集团减持退出。非常神奇的是,王靖接盘后迅速扭亏为盈,并开始筹划登陆资本市场。

浏览交易所网站上信威集团近一年来的公告,便可发现有关股东减持、权益变动及债务担保的公告就有几十份之多。

通过3年的筹备,信威集团“巨资借壳”中创信测成功于上交所上市,其董事长王靖,凭借持有大量的信威集团股份,一举跻身百亿富豪之列。

数据显示,信威集团前十大股东持股比例,已经从2015年9月10日解禁之前的77.84%,下降至2016年9月30日的61.73%。

值得一提的是,借壳前夕,中创信测市值仅为11.75亿元,却完成了总额超300亿元的天价收购案,一度成为当时A股“最大的借壳案”。

报告中称,在神秘股东频频套现的同时,信威集团的散户数量却在成倍增长。根据统计,公司股东数在2014年12月31日为1.16万户,而到了2016年9月30日则上升到13.09万户。

在王靖的掌舵下,信威集团的股价一路飙升,2015年6月30日,信威股价达到历史高点67.95元,较借壳时的股价暴涨超500%总市值突破2000亿,信威集团更是一度被纳入MSCI中国A股指数、上证50指数。。。。。。

神秘的实控人

面对股价暴涨、故事精彩、概念丰富的信威集团,引得券商分析师们纷纷追捧。2016年8月,东吴证券一篇题为《大国崛起的侧面(二),人中龙凤》的研报发表,对信威集团的追捧已到极致。

神秘的信威集团

在巨大的造富效应之下,2015年,信威集团董事长—王靖跻身《彭博亿万富翁指数》统计的全球前200名富豪之一,净资产102亿美元。

有“运河狂人”之称的王靖是信威集团的实际控制人。他一手救活了濒临破产的信威集团,又靠借壳上市一举将公司变成了可以无限吸金的上市公司。

崩盘后,再一次讲起“故事”

社会上对王靖其人的身世和背景颇为好奇,但却是捕风捉影,莫衷一是。在成为信威集团董事长之前,王靖的经历几乎无人知晓。此后披露的王靖履历,也是隐晦模糊,不乏矛盾。

面对暴涨的账面财富,信威集团的股东们便开启套现模式:

就在不久前,东吴证券发布的一份《信威集团公司点评:大国崛起的侧面,人中龙凤》的研报,豪言买信威集团就是买中国实现大国崛起的信念,并称其董事长王靖为“人中龙凤”。究竟王靖如何摇身一变从籍籍无名的普通人变成数百亿身价的巨富,世人不得而知。

据2016年10月胡润研究院发布《2016胡润套现富豪榜》,信威集团股东—杨全玉以41亿元的套现金额,位列榜单第二名。

而两年前,信威集团还叫做中创信测,上市两年的时间里,买卫星、挖运河,信威集团也做了不少轰轰烈烈之事。截至今年第三季度,信威集团营收为28.17亿元,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达14.21亿元,同比增长22.03%。

同时,信威集团的前3大个人股东的持股已全部质押,合计质押数量高达11.31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40.38%。

然而,这一切顺利、繁荣的,让人或多或少觉得心虚、不正常。午间,这篇重磅的调查报告一抛出,市场便立即做出了回应:早盘平开后横盘震荡一直到午间收盘,午后开盘即一路下挫,截至收盘超30万手抛单封跌停,股价报14.6元,走出了“断头铡刀”的形态。

而,信威集团全面崩塌的导火索正是来自于,此次5G投资基金计划投资的柬埔寨。据网易财经的《信威集团惊天局:隐匿巨额债务,神秘人套现离场》报道:

晚些时候,多家媒体向信威集团进行了求证。集团某高管随即称“都是扯淡”,并表示公司肯定会有回应。随后,其表示目前集团层面正在开会研究,且在晚间会发布公告说明进行澄清。也有媒体报道称,信威集团回表示,“该调查报告大部分篇幅是胡编乱造、主观臆断的,没有经过我们当事人的证实,也没有给我们发采访函。”对于内容不属实的证据,公司基本已经收集齐了,“我们随后会发一个公告和律师声明”。

让信威集团名声大振的柬埔寨业务,在柬埔寨当地已处在破产边缘,手机、电信服务均无人使用,无人问津。

究竟重重迷雾背后是怎样的现实?是胡编乱造、主观臆断?还是信威集团给我们打造了一个空中楼阁?

而,柬埔寨业务从2011年到2015年期间,为信威集团累计贡献营收超过30亿元,占总收入比例超过80%,柬埔寨的通信业务基本上都是虚假的。

作为希望中国资本市场健康发展的股民,我们自然是不想看到《桃花扇》中描述的光景:“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该篇报道于2016年12月23日午间发布,当天午后信威集团股价瞬间闪崩、跌停。随后公司的股票、债券均紧急停牌,而这一停竟是930天之久。

股民不易,且行且珍惜。 相关新闻

超15万投资者,完全丧失交易的权利,资金被锁死在信威集团的股票上,无法动弹。

  • 传信威集团隐匿巨额债务 神秘人套现离场
  • 信威集团股价跌停 被曝隐匿巨额债务
  • 信威集团收购以色列唯一卫星运营商100%股份
  • 投资高达483亿元?信威集团跨界医疗被问询

2019年7月12日复盘后,15万股东便被迫直面43个一字跌停,平均每位股东亏损金额超22万元。而部分股东依然选择坚守,截止到2019年三季度末,*ST信威的股东户数仍多达14.78万户。

而今,更为“奇葩”的是,被券商称之为“人中龙凤”的*ST信威又开始了“讲故事”:

计划成立一只525亿的5G基金,拟再次于柬埔寨等6个国家,开展5G、人工智能、云计算、大数据、区块链、物联共享领域的投资。

而A股的资金依旧喜欢这样极具想象空间的故事,直接给予*ST信威两个涨停板,并让其暂时摆脱退市的危机。

相关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