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莆京娱乐场被动上位两家公司实控人 解直锟实控7公司4家临退市

长江商报  原标题:中植系23天收割两公司被动“上位”
解直锟实控7家公司4家临退市前路待考  长江商报记者沈右荣  消沉了一年多的中植系高调了,一向低调神秘的解直锟加速奔向台前。  今年1月,解直锟上任中植企业集团董事局主席。这一职位,他曾担任整整10年。这一次,是其卸任三年半后第二次上任。  解直锟的重新上任,似乎是中植系不再低调的征兆。事实也是如此,曾经的“二股东”变身走向台前。  今年4月,中植系拿下ST中南控股权,5月,相继入股ST美丽、皇庭国际控股股东皇庭集团……最新的运作是,11月20日至12月13日,仅仅23天,夺得康盛股份、凯恩股份两家公司控股权。  截至目前,中植系控股的A股已达7家、持股比超5%的A股公司多达16家(不含控股公司)。  作为资本市场最为低调的资本派系中植系,驰骋资本市场近30年,旗下成员多达千余家公司,连番股权运作“染指”超过150家上市公司,通过多个资本平台管理的资产超过万亿元。或因降杠杆、或因配合监管,2018年开始,中植系一度沉寂。如今的高调,意味着什么?  中植系曾经借助PE用中融信托等金融机构募集来的资金,先低价投资项目公司,待项目成熟后高价注入上市公司。中植系模式一度被效仿,但其也相继踩了长生生物、ST康得等大雷。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中植系如今的高调似乎有“不得已而为之”,无论是控制凯恩股份还是康盛股份,均因债权而起。此外,因高价卖给上市公司资产爆雷,中植系也是不得不被动接盘。  如今,解直锟实际控制的7家A股公司,4家存在退市风险。如何运作,作为历经资本市场沉浮多年的大佬,他也面临着挑战。  被动上位两家公司实控人  成为一家上市公司实控人,曾是一些企业负责人、资本者梦想。仅仅23天时间,解直锟一下子成为两家公司实控人,但这,似乎并不是真正他想要的。  12月13日,凯恩股份发了三份公告,两份为权益变动报告书,一份为表决权委托协议及实控人变更的提示性公告。  公告显示,按照协议约定,凯恩集团将其持有的凯恩股份8223.84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17.59%)对应的表决权等委托浙江凯融行使。本次权益变动后,浙江凯融实际拥有凯恩集团所持凯恩股份全部股份的表决权,成为凯恩股份拥有单一表决权的最大持有者,浙江凯融的实控人解直锟成为凯恩股份实控人。  凯恩股份易主的背后,是债权债务关系的清理。在今年半年报中,凯恩股份曾简要披露,凯恩集团与中植系成员中泰创展就双方部分债务达成了调解协议,凯恩集团如未按时向中泰创展足额支付款项,则需配合将其持有的凯恩股份股票转让给中泰创展用于抵偿债务。  由此可见,解直锟拿下凯恩股份实控人之位,是因为款项收不回、以股抵债的结果。  凯恩股份是中植系在不到一个月内收割的第二家A股公司。  今年11月20日,中植系拿下了康盛股份控股权。公告显示,11月18日至11月19日,浙江润成持有康盛股份4400万股股票(占总股本的3.87%)在司法拍卖平台上首次公开拍卖,拓洋投资以起拍底价1.23亿元拍下。加上此前持有的股份,拓洋投资持有1.79亿股,成为康盛股份第一大股东,与常州星河合计持股比增加至27.63%。由于两者实控人均为解直锟。因此,康盛股份的实控人将变为解直锟。  入主康盛股份也源于债权。去年8月8日,晟视资产与浙江润成签订转让及回购合同、股权质押合同,约定浙江润成向晟视资产转让其持有的康盛股份4900万股股份相应的收益权。随后,晟视资产分12笔共计向浙江润成支付了3.51亿元。今年5月,浙江润成所持康盛股份被司法冻结,而晟视资产讲述债权转让给拓洋投资,拓洋投资向法院起诉,法院裁决,对其中的4400万股股份进行公开拍卖。  当然,与入主凯恩股份略有不同,早在2015年,中植系就已通过参与定增方式入股康盛股份,成为其二股东。中植系还将其富嘉租赁、中植一客卖给康盛股份。  或许是豪赌新能源汽车让康盛股份实控人陈汉康深陷困境,所持股权被司法冻结,最终落得失去公司控制权。中植系从二股东变为大股东,究竟是有意为之还是不得已而为之?或许,早有之意。  密集收割控参股23家A股公司  讨债上位两家上市公司实控人,一定程度上也说明中植系在趁机进行版图扩张。实际上,今年以来,中植系扩张迅猛。  长江商报记者梳理发现,自从解直锟重回中植企业集团董事局主席岗位后,中植系的速度加快。仅在今年四至六月,中植系就控参股5家A股公司。  今年4月16日,ST中南公告称,控股股东将其持有的25%股权对应的表决权、提名权、提案权等授予中植系旗下的首拓融汇,期限至2021年,中植系成为公司控股股东,解直锟成为实控人。  中植系入主后立即进行布局,ST中南的董事长、总经理等重要岗位换上了中植系人马。  仅过半个月,中植系有了第二个动作。5月初,中植系旗下的红信鼎通资本通过参与司法拍卖,获得*ST美丽(维权)5.23%股权,加上此前已持有0.2%股权,红信鼎通资本合计持有5.43%股权。此外,中植系的另一家公司江阴鑫诚持有*ST美丽4.77%股权。至此,中植系合计持有10.20%股权,跃升为*ST美丽第二大股东。  5月14日晚,皇庭国际发布公告,中植系旗下的康顺晟源增资公司间接控股股东皇庭集团,获得其20%股权。  6月20日,中植系旗下的中植融云、中植产投、丰瑞嘉华作为一致行动人增持*ST宇顺,合计获得29.19%股权。同时,*ST宇顺股东魏连速将其约786万股的表决权委托给中植融云,中植系因此合计持有表决权30%,成为*ST宇顺上市公司,解直锟成为实控人,中植系人马周璐担任其董事长。  5天后的6月25日,宝德股份公告,公司实控人赵敏、邢连鲜将其所持公司10%股权转作价2.5亿元让给中植系旗下的首拓融汇。转让完成后,中植系通过首拓融汇与重庆中新融创合计持有28.17%股权,成为公司第二大股东。  早在2015年,宝德股份通过发行股份作价6.75亿元收购中植系旗下的庆汇租赁90%股权时,中植系曾承诺不会通过增持股份等方式谋求公司控制权。这一次,中植系再次承诺,在未来12个月内,不会通过直接或间接增持股份方式谋求公司控制权。  据长江商报记者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中植系至少控参股10家A股公司。  根据凯恩股份披露的详式权益变动报告书,中植系资产规模庞大,解直锟实际控制的核心企业和核心业务主要是投融资平台,多达30家。截至目前,解直锟实际控制的A股公司有*ST宇顺、美吉姆、ST准油、美尔雅、康盛股份、ST中南、凯恩股份等7家,持股5%以上的A股公司有浙商中拓、兴业矿业、金洲慈航、达华智能等16家。  一堆烂摊子重振临挑战  尽管中植系的资产版图还在迅速扩张,但其收割的资产不乏劣质资产,如何重振盘活,对解直锟也将是一次挑战。  解直锟在资本市场沉浮近30年,也难免马失前蹄。长生生物、康得新、康美药业、东方园林等A股公司大雷,中植系均未能避开。受伤最严重的可能是康得新,粗略估算,中植系旗下的中泰创赢通过二级市场举牌及增持,一度耗资约50亿元获得康得新7.75%股权,如今,持股市值不足10亿元,不考虑资金成本,就已浮亏40亿元。  今年以来,中植系收割的资产不少属于亏损资产。  康盛股份就是一幅烂摊子。去年,康盛股份巨亏12.27亿元,今年前三季度再亏1.56亿元,且去年以来营业收入也在加速下降。截至今年9月底,公司资产负债率高达78.09%,账面资金只有1.03亿元,而短期借款为6.49亿元。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中植系收购的烂摊子,不少资产与其自身相关。如上述康盛股份,中植系曾将旗下的富嘉租赁75%股权作价6.75亿元卖给康盛股份,去年,又作价6亿元收购中植系旗下的中植一客100%股权,康盛股份出资800万元、加上富嘉租赁40%股权。中植一客持续亏损,今年上半年,其亏损5219.94万元。  类似收购亏损资产的案例不少。法尔胜就是一个典型。2014年,中植系将摩山保理90%股权转让给法尔胜控股股东泓昇集团,泓昇集团转手卖给法尔胜。去年,摩山保理踩雷“商界花木兰”罗静案件,高达29亿元债权回收困难。此时,作为法尔胜二股东,中植系充当了白衣骑士,原价接盘这笔债权。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截至目前,通过密集收购,解直锟实际控制的7家A股公司中,除了凯恩股份、美吉姆保持盈利外,入主美尔雅多年,今年前三季度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依旧亏损。另外四家公司均严重亏损,*ST宇顺2017年以来持续亏损;ST中南去年巨亏21亿元,今年前三季度又亏2.74亿元;ST准油(维权)也从去年以来持续亏损。加上康盛股份,去年以来,4家公司去年至今持续巨亏,退市风险不小。  除了巨亏外,跟康盛股份一样,多家公司债务沉重。截至今年9月底,ST准油的资产负债率高达96.75%,基本上属于资不抵债。*ST宇顺、ST中南同样存在巨大偿债压力。  曾经隐身幕后的“二股东”走向台前,虽然手握7家A公司控制权,解直锟的压力不小。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9月,中植系被曝卷入大名城“5亿元”违约事件。曾经为中植系输血进行扩张的中融信托,今年5月31日,因开展房地产信托业务不审慎、信保合作项目尽职调查不到位、项目资金来源不合规等违规行为,被黑龙江银保监局处以合计罚款210万元的行政处罚。  责编:ZB

原标题:中植系23天收割两公司被动“上位”
解直锟实控7家公司4家临退市前路待考

  来源:长江商报

摘要
今年4月,中植系拿下ST中南控股权,5月,相继入股ST美丽、皇庭国际控股股东皇庭集团……最新的运作是,11月20日至12月13日,仅仅23天,夺得康盛股份、凯恩股份两家公司控股权。截至目前,中植系控股的A股已达7家、持股比超5%的A股公司多达16家(不含控股公司)。

  长江商报消息 ●长江商报记者 沈右荣

消沉了一年多的中植系高调了,一向低调神秘的解直锟加速奔向台前。

  消沉了一年多的中植系高调了,一向低调神秘的解直锟加速奔向台前。

今年1月,解直锟上任中植企业集团董事局主席。这一职位,他曾担任整整10年。这一次,是其卸任三年半后第二次上任。

  今年1月,解直锟上任中植企业集团董事局主席。这一职位,他曾担任整整10年。这一次,是其卸任三年半后第二次上任。

解直锟的重新上任,似乎是中植系不再低调的征兆。事实也是如此,曾经的“二股东”变身走向台前。

  解直锟的重新上任,似乎是中植系不再低调的征兆。事实也是如此,曾经的“二股东”变身走向台前。

今年4月,中植系拿下ST中南控股权,5月,相继入股ST美丽、皇庭国际控股股东皇庭集团……最新的运作是,11月20日至12月13日,仅仅23天,夺得康盛股份、凯恩股份两家公司控股权。

  今年4月,中植系拿下ST中南控股权,5月,相继入股ST美丽、皇庭国际控股股东皇庭集团……最新的运作是,11月20日至12月13日,仅仅23天,夺得康盛股份、凯恩股份两家公司控股权。

截至目前,中植系控股的A股已达7家、持股比超5%的A股公司多达16家(不含控股公司)。

  截至目前,中植系控股的A股已达7家、持股比超5%的A股公司多达16家(不含控股公司)。

作为资本市场最为低调的资本派系中植系,驰骋资本市场近30年,旗下成员多达千余家公司,连番股权运作“染指”超过150家上市公司,通过多个资本平台管理的资产超过万亿元。或因降杠杆、或因配合监管,2018年开始,中植系一度沉寂。如今的高调,意味着什么?

  作为资本市场最为低调的资本派系中植系,驰骋资本市场近30年,旗下成员多达千余家公司,连番股权运作“染指”超过150家上市公司,通过多个资本平台管理的资产超过万亿元。或因降杠杆、或因配合监管,2018年开始,中植系一度沉寂。如今的高调,意味着什么?

中植系曾经借助PE用中融信托等金融机构募集来的资金,先低价投资项目公司,待项目成熟后高价注入上市公司。中植系模式一度被效仿,但其也相继踩了长生生物、ST康得等大雷。

  中植系曾经借助PE用中融信托等金融机构募集来的资金,先低价投资项目公司,待项目成熟后高价注入上市公司。中植系模式一度被效仿,但其也相继踩了长生生物、ST康得等大雷。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中植系如今的高调似乎有“不得已而为之”,无论是控制凯恩股份还是康盛股份,均因债权而起。此外,因高价卖给上市公司资产爆雷,中植系也是不得不被动接盘。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中植系如今的高调似乎有“不得已而为之”,无论是控制凯恩股份还是康盛股份,均因债权而起。此外,因高价卖给上市公司资产爆雷,中植系也是不得不被动接盘。

如今,解直锟实际控制的7家A股公司,4家存在退市风险。如何运作,作为历经资本市场沉浮多年的大佬,他也面临着挑战。

  如今,解直锟实际控制的7家A股公司,4家存在退市风险。如何运作,作为历经资本市场沉浮多年的大佬,他也面临着挑战。

被动上位两家公司实控人

  被动上位两家公司实控人

成为一家上市公司实控人,曾是一些企业负责人、资本者梦想。仅仅23天时间,解直锟一下子成为两家公司实控人,但这,似乎并不是真正他想要的。

  成为一家上市公司实控人,曾是一些企业负责人、资本者梦想。仅仅23天时间,解直锟一下子成为两家公司实控人,但这,似乎并不是真正他想要的。

12月13日,凯恩股份发了三份公告,两份为权益变动报告书,一份为表决权委托协议及实控人变更的提示性公告。

  12月13日,凯恩股份发了三份公告,两份为权益变动报告书,一份为表决权委托协议及实控人变更的提示性公告。

公告显示,按照协议约定,凯恩集团将其持有的凯恩股份8223.84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17.59%)对应的表决权等委托浙江凯融行使。本次权益变动后,浙江凯融实际拥有凯恩集团所持凯恩股份全部股份的表决权,成为凯恩股份拥有单一表决权的最大持有者,浙江凯融的实控人解直锟成为凯恩股份实控人。

  公告显示,按照协议约定,凯恩集团将其持有的凯恩股份8223.84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17.59%)对应的表决权等委托浙江凯融行使。本次权益变动后,浙江凯融实际拥有凯恩集团所持凯恩股份全部股份的表决权,成为凯恩股份拥有单一表决权的最大持有者,浙江凯融的实控人解直锟成为凯恩股份实控人。

凯恩股份易主的背后,是债权债务关系的清理。在今年半年报中,凯恩股份曾简要披露,凯恩集团与中植系成员中泰创展就双方部分债务达成了调解协议,凯恩集团如未按时向中泰创展足额支付款项,则需配合将其持有的凯恩股份股票转让给中泰创展用于抵偿债务。

  凯恩股份易主的背后,是债权债务关系的清理。在今年半年报中,凯恩股份曾简要披露,凯恩集团与中植系成员中泰创展就双方部分债务达成了调解协议,凯恩集团如未按时向中泰创展足额支付款项,则需配合将其持有的凯恩股份股票转让给中泰创展用于抵偿债务。

由此可见,解直锟拿下凯恩股份实控人之位,是因为款项收不回、以股抵债的结果。

  由此可见,解直锟拿下凯恩股份实控人之位,是因为款项收不回、以股抵债的结果。

凯恩股份是中植系在不到一个月内收割的第二家A股公司。

  凯恩股份是中植系在不到一个月内收割的第二家A股公司。

今年11月20日,中植系拿下了康盛股份控股权。公告显示,11月18日至11月19日,浙江润成持有康盛股份4400万股股票(占总股本的3.87%)在司法拍卖平台上首次公开拍卖,
拓洋投资以起拍底价1.23亿元拍下。加上此前持有的股份,拓洋投资持有1.79亿股,成为康盛股份第一大股东,与常州星河合计持股比增加至27.63%。由于两者实控人均为解直锟。因此,康盛股份的实控人将变为解直锟。

  今年11月20日,中植系拿下了康盛股份控股权。公告显示,11月18日至11月19日,浙江润成持有康盛股份4400万股股票(占总股本的3.87%)在司法拍卖平台上首次公开拍卖,
拓洋投资以起拍底价1.23亿元拍下。加上此前持有的股份,拓洋投资持有1.79亿股,成为康盛股份第一大股东,与常州星河合计持股比增加至27.63%。由于两者实控人均为解直锟。因此,康盛股份的实控人将变为解直锟。

入主康盛股份也源于债权。去年8月8日,晟视资产与浙江润成签订转让及回购合同、股权质押合同,约定浙江润成向晟视资产转让其持有的康盛股份4900万股股份相应的收益权。随后,晟视资产分12笔共计向浙江润成支付了3.51亿元。今年5月,浙江润成所持康盛股份被司法冻结,而晟视资产讲述债权转让给拓洋投资,拓洋投资向法院起诉,法院裁决,对其中的4400万股股份进行公开拍卖。

  入主康盛股份也源于债权。去年8月8日,晟视资产与浙江润成签订转让及回购合同、股权质押合同,约定浙江润成向晟视资产转让其持有的康盛股份4900万股股份相应的收益权。随后,晟视资产分12笔共计向浙江润成支付了3.51亿元。今年5月,浙江润成所持康盛股份被司法冻结,而晟视资产讲述债权转让给拓洋投资,拓洋投资向法院起诉,法院裁决,对其中的4400万股股份进行公开拍卖。

当然,与入主凯恩股份略有不同,早在2015年,中植系就已通过参与定增方式入股康盛股份,成为其二股东。中植系还将其富嘉租赁、中植一客卖给康盛股份。

  当然,与入主凯恩股份略有不同,早在2015年,中植系就已通过参与定增方式入股康盛股份,成为其二股东。中植系还将其富嘉租赁、中植一客卖给康盛股份。

或许是豪赌新能源汽车让康盛股份实控人陈汉康深陷困境,所持股权被司法冻结,最终落得失去公司控制权。中植系从二股东变为大股东,究竟是有意为之还是不得已而为之?或许,早有之意。

  或许是豪赌新能源汽车让康盛股份实控人陈汉康深陷困境,所持股权被司法冻结,最终落得失去公司控制权。中植系从二股东变为大股东,究竟是有意为之还是不得已而为之?或许,早有之意。

密集收割控参股23家A股公司

  密集收割控参股23家A股公司

讨债上位两家上市公司实控人,一定程度上也说明中植系在趁机进行版图扩张。实际上,今年以来,中植系扩张迅猛。

  讨债上位两家上市公司实控人,一定程度上也说明中植系在趁机进行版图扩张。实际上,今年以来,中植系扩张迅猛。

长江商报记者梳理发现,自从解直锟重回中植企业集团董事局主席岗位后,中植系的速度加快。仅在今年四至六月,中植系就控参股5家A股公司。

  长江商报记者梳理发现,自从解直锟重回中植企业集团董事局主席岗位后,中植系的速度加快。仅在今年四至六月,中植系就控参股5家A股公司。

今年4月16日,ST中南公告称,控股股东将其持有的25%股权对应的表决权、提名权、提案权等授予中植系旗下的首拓融汇,期限至2021年,中植系成为公司控股股东,解直锟成为实控人。

  今年4月16日,ST中南公告称,控股股东将其持有的25%股权对应的表决权、提名权、提案权等授予中植系旗下的首拓融汇,期限至2021年,中植系成为公司控股股东,解直锟成为实控人。

中植系入主后立即进行布局,ST中南的董事长、总经理等重要岗位换上了中植系人马。

  中植系入主后立即进行布局,ST中南的董事长、总经理等重要岗位换上了中植系人马。

仅过半个月,中植系有了第二个动作。5月初,中植系旗下的红信鼎通资本通过参与司法拍卖,获得*ST美丽5.23%股权,加上此前已持有0.2%股权,红信鼎通资本合计持有5.43%股权。此外,中植系的另一家公司江阴鑫诚持有*ST美丽4.77%股权。至此,中植系合计持有10.20%股权,跃升为*ST美丽第二大股东。

  仅过半个月,中植系有了第二个动作。5月初,中植系旗下的红信鼎通资本通过参与司法拍卖,获得*ST美丽(维权)5.23%股权,加上此前已持有0.2%股权,红信鼎通资本合计持有5.43%股权。此外,中植系的另一家公司江阴鑫诚持有*ST美丽4.77%股权。至此,中植系合计持有10.20%股权,跃升为*ST美丽第二大股东。

5月14日晚,皇庭国际发布公告,中植系旗下的康顺晟源增资公司间接控股股东皇庭集团,获得其20%股权。

  5月14日晚,皇庭国际发布公告,中植系旗下的康顺晟源增资公司间接控股股东皇庭集团,获得其20%股权。

6月20日,中植系旗下的中植融云、中植产投、丰瑞嘉华作为一致行动人增持*ST宇顺,合计获得29.19%股权。同时,*ST宇顺股东魏连速将其约786万股的表决权委托给中植融云,中植系因此合计持有表决权30%,成为*ST宇顺上市公司,解直锟成为实控人,中植系人马周璐担任其董事长。

  6月20日,中植系旗下的中植融云、中植产投、丰瑞嘉华作为一致行动人增持*ST宇顺,合计获得29.19%股权。同时,*ST宇顺股东魏连速将其约786万股的表决权委托给中植融云,中植系因此合计持有表决权30%,成为*ST宇顺上市公司,解直锟成为实控人,中植系人马周璐担任其董事长。

5天后的6月25日,宝德股份公告,公司实控人赵敏、邢连鲜将其所持公司10%股权转作价2.5亿元让给中植系旗下的首拓融汇。转让完成后,中植系通过首拓融汇与重庆中新融创合计持有28.17%股权,成为公司第二大股东。

  5天后的6月25日,宝德股份公告,公司实控人赵敏、邢连鲜将其所持公司10%股权转作价2.5亿元让给中植系旗下的首拓融汇。转让完成后,中植系通过首拓融汇与重庆中新融创合计持有28.17%股权,成为公司第二大股东。

早在2015年,宝德股份通过发行股份作价6.75亿元收购中植系旗下的庆汇租赁90%股权时,中植系曾承诺不会通过增持股份等方式谋求公司控制权。这一次,中植系再次承诺,在未来12个月内,不会通过直接或间接增持股份方式谋求公司控制权。

  早在2015年,宝德股份通过发行股份作价6.75亿元收购中植系旗下的庆汇租赁90%股权时,中植系曾承诺不会通过增持股份等方式谋求公司控制权。这一次,中植系再次承诺,在未来12个月内,不会通过直接或间接增持股份方式谋求公司控制权。

据长江商报记者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中植系至少控参股10家A股公司。

  据长江商报记者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中植系至少控参股10家A股公司。

根据凯恩股份披露的详式权益变动报告书,中植系资产规模庞大,解直锟实际控制的核心企业和核心业务主要是投融资平台,多达30家。截至目前,解直锟实际控制的A股公司有*ST
宇顺、美吉姆、ST 准油、美尔雅、康盛股份、ST
中南、凯恩股份等7家,持股5%以上的A股公司有浙商中拓、兴业矿业、金洲慈航、达华智能等16家。

  根据凯恩股份披露的详式权益变动报告书,中植系资产规模庞大,解直锟实际控制的核心企业和核心业务主要是投融资平台,多达30家。截至目前,解直锟实际控制的A股公司有*ST
宇顺、美吉姆、ST 准油、美尔雅、康盛股份、ST
中南、凯恩股份等7家,持股5%以上的A股公司有浙商中拓、兴业矿业、金洲慈航、达华智能等16家。

一堆烂摊子重振临挑战

  一堆烂摊子重振临挑战

尽管中植系的资产版图还在迅速扩张,但其收割的资产不乏劣质资产,如何重振盘活,对解直锟也将是一次挑战。

  尽管中植系的资产版图还在迅速扩张,但其收割的资产不乏劣质资产,如何重振盘活,对解直锟也将是一次挑战。

解直锟在资本市场沉浮近30年,也难免马失前蹄。长生生物、康得新、康美药业、东方园林等A股公司大雷,中植系均未能避开。受伤最严重的可能是康得新,粗略估算,中植系旗下的中泰创赢通过二级市场举牌及增持,一度耗资约50亿元获得康得新7.75%股权,如今,持股市值不足10亿元,不考虑资金成本,就已浮亏40亿元。

  解直锟在资本市场沉浮近30年,也难免马失前蹄。长生生物、康得新、康美药业、东方园林等A股公司大雷,中植系均未能避开。受伤最严重的可能是康得新,粗略估算,中植系旗下的中泰创赢通过二级市场举牌及增持,一度耗资约50亿元获得康得新7.75%股权,如今,持股市值不足10亿元,不考虑资金成本,就已浮亏40亿元。

今年以来,中植系收割的资产不少属于亏损资产。

  今年以来,中植系收割的资产不少属于亏损资产。

康盛股份就是一幅烂摊子。去年,康盛股份巨亏12.27亿元,今年前三季度再亏1.56亿元,且去年以来营业收入也在加速下降。截至今年9月底,公司资产负债率高达78.09%,账面资金只有1.03亿元,而短期借款为6.49亿元。

  康盛股份就是一幅烂摊子。去年,康盛股份巨亏12.27亿元,今年前三季度再亏1.56亿元,且去年以来营业收入也在加速下降。截至今年9月底,公司资产负债率高达78.09%,账面资金只有1.03亿元,而短期借款为6.49亿元。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中植系收购的烂摊子,不少资产与其自身相关。如上述康盛股份,中植系曾将旗下的富嘉租赁75%股权作价6.75亿元卖给康盛股份,去年,又作价6亿元收购中植系旗下的中植一客100%股权,康盛股份出资800万元、加上富嘉租赁40%股权。中植一客持续亏损,今年上半年,其亏损5219.94万元。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中植系收购的烂摊子,不少资产与其自身相关。如上述康盛股份,中植系曾将旗下的富嘉租赁75%股权作价6.75亿元卖给康盛股份,去年,又作价6亿元收购中植系旗下的中植一客100%股权,康盛股份出资800万元、加上富嘉租赁40%股权。中植一客持续亏损,今年上半年,其亏损5219.94万元。

类似收购亏损资产的案例不少。法尔胜就是一个典型。2014年,中植系将摩山保理90%股权转让给法尔胜控股股东泓昇集团,泓昇集团转手卖给法尔胜。去年,摩山保理踩雷“商界花木兰”罗静案件,高达29亿元债权回收困难。此时,作为法尔胜二股东,中植系充当了白衣骑士,原价接盘这笔债权。

  类似收购亏损资产的案例不少。法尔胜就是一个典型。2014年,中植系将摩山保理90%股权转让给法尔胜控股股东泓昇集团,泓昇集团转手卖给法尔胜。去年,摩山保理踩雷“商界花木兰”罗静案件,高达29亿元债权回收困难。此时,作为法尔胜二股东,中植系充当了白衣骑士,原价接盘这笔债权。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截至目前,通过密集收购,解直锟实际控制的7家A股公司中,除了凯恩股份、美吉姆保持盈利外,入主美尔雅多年,今年前三季度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依旧亏损。另外四家公司均严重亏损,*ST宇顺2017年以来持续亏损;ST中南去年巨亏21亿元,今年前三季度又亏2.74亿元;ST准油也从去年以来持续亏损。加上康盛股份,去年以来,4家公司去年至今持续巨亏,退市风险不小。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截至目前,通过密集收购,解直锟实际控制的7家A股公司中,除了凯恩股份、美吉姆保持盈利外,入主美尔雅多年,今年前三季度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依旧亏损。另外四家公司均严重亏损,*ST宇顺2017年以来持续亏损;ST中南去年巨亏21亿元,今年前三季度又亏2.74亿元;ST准油(维权)也从去年以来持续亏损。加上康盛股份,去年以来,4家公司去年至今持续巨亏,退市风险不小。

除了巨亏外,跟康盛股份一样,多家公司债务沉重。截至今年9月底,ST准油的资产负债率高达96.75%,基本上属于资不抵债。*ST宇顺、ST中南同样存在巨大偿债压力。

  除了巨亏外,跟康盛股份一样,多家公司债务沉重。截至今年9月底,ST准油的资产负债率高达96.75%,基本上属于资不抵债。*ST宇顺、ST中南同样存在巨大偿债压力。

曾经隐身幕后的“二股东”走向台前,虽然手握7家A公司控制权,解直锟的压力不小。

  曾经隐身幕后的“二股东”走向台前,虽然手握7家A公司控制权,解直锟的压力不小。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9月,中植系被曝卷入大名城“5亿元”违约事件。曾经为中植系输血进行扩张的中融信托,今年5月31日,因开展房地产信托业务不审慎、信保合作项目尽职调查不到位、项目资金来源不合规等违规行为,被黑龙江银保监局处以合计罚款210万元的行政处罚。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9月,中植系被曝卷入大名城“5亿元”违约事件。曾经为中植系输血进行扩张的中融信托,今年5月31日,因开展房地产信托业务不审慎、信保合作项目尽职调查不到位、项目资金来源不合规等违规行为,被黑龙江银保监局处以合计罚款210万元的行政处罚。

相关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