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末流动性五年来最“暖” 股债走强有底气

年末流动性正处于五年来最“暖”的时刻。  本周二,虽然跨年资金价格DR014(银行间市场14天期质押式回购利率)略有上行,但幅度不大,成交量也大大弱于此前数年,年末资金压力大幅减轻。  受到年末流动性充裕影响,股市、债市今日联袂大涨。其中,股市反弹情绪高涨,债市已连续四个交易日上行。  降准预期上升  2015年是流动性宽松的一年。彼时,大中小银行再度开启了存准率的下行周期窗口。银行间市场流动性渐趋宽松,DR014也跟随走低。  不过,2016年下半年市场风云突变,在加杠杆等操作影响下,资金价格走高。到2016年末,DR014最高升至7.5%;到2017年末,去杠杆加码,DR014更是飙升至15%。  到了2018年末,资金价格波动稍弱,但DR014也冲高至8%。一位机构投资者表示,去年末的“股债双杀”,为今年股市走强奠定了很好的基础。  2018年以来,央行对于流动性管理思路日渐清晰。针对内外部因素导致的信用收缩问题,人民银行及时出手、主动作为,多次使用货币政策工具,大幅增加中长期流动性供应,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有效对冲了信用收缩压力,稳定了市场预期。  上周,央行打出流动性管理组合拳,表明维稳年末资金面的意图。  进入12月份以来,央行开展了6800亿元的逆回购操作。同时,月初和月中的MLF到期,央行进行了超额对冲,本月净投放8064亿元。此外,上周三央行时隔20日重启逆回购操作,并启用了14天期逆回购,中标利率较此前下调5个基点,是前期市场化降息的进一步延伸。  14天期逆回购配合超额续作的MLF,为市场提供更长期限以及跨年资金,央行熨平年底资金面波动的意图明显。  今年最后一个月,DR014的跨年资金利率最高也仅为3.5%。不仅是价格,成交量也较往年大幅缩水。去年12月,DR014成交2.89万亿元;而今年12月,仅仅成交1.28万亿元。  与此同时,“进一步研究降准和定向降准、再贷款和再贴现”的信号已经释放。  知名经济学家徐阳表示,明年1月的情况比较复杂,实施降准的条件比较充分。  “一是,明年春节时点较以往更靠前,节前现金需求量大;二是,1月是传统税收大月;三是,年初是信贷投放较为集中的时点;四是,专项债额度提前下达,意味着明年初就将迎来较多的地方债发行。如此种种,预示着明年1月的资金需求量会很大。届时若降准,既可保障跨节资金面,又可助力年初信贷投放,同时还配合了地方债发行,可谓一举多得。”  从过去几年来看,央行在春节期间的流动性管理工具颇为丰富。  更进一步来说,市场对于“明年年初降息”也存在一定预期。  国泰君安首席固收分析师覃汉在其撰写的报告中表示,今年11月以及12月两次LPR均未降息,反映出当前银行息差压力较大。随着“CPI”预期趋于稳定,预计在春节前安排第二轮MLF降息操作存在一定的可能性,以推动LPR利率进一步下行。  华泰证券也表达了类似观点。如果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就必须实现信贷利率的快速下行,此时可以考虑再次使用贷款基准利率,同时配合结构性政策。信贷基准利率完全可以作为LPR改革的配套手段,不应该被简单“废弃”。  “股债继续齐舞”可期  受到年末流动性充裕影响,股市、债市今日联袂大涨。其中,股市反弹情绪高涨,债市已连续四个交易日上行。  广发证券分析师曹柳龙表示,此番大盘的上涨行情特征和今年年初的“春季躁动”呈现颇多相似之处。一是,全球主要权益市场再次迎来向上共振;二是,北向资金持续加速流入;三是,融资余额快速攀升;四是,成交大幅放量;五是,券商股领涨。  曹柳龙还表示,全球风险偏好扩张带动了权益资产上行。年初行情由分母端主导(流动性改善+风险偏好大幅提升),资产表现为股债齐涨。当前行情则由分子端主导(经济企稳+制造业修复预期)配合分母端共振(风险偏好扩张)。  但相对来说,在这一阶段,股市的表现会好于债市。曹柳龙分析说,增长预期改善使得顺逆周期品种的差距收敛,增量资金通常会寻找这样的品种介入,前期涨幅落后、有望迎来逆袭的个股,或者是强势板块内涨幅相对落后的个股。  国泰君安在最新的报告则表示,债市也有不错的抢跑机会。相对而言,未来股市或更有看点。  对此,国信证券分析师徐亮深有同感。徐亮分析表示,从大的格局上看,股票仍是近期最佳选择。

T+-
(原标题:央行大动作,两天释放4800亿流动性!1月降准概率大,后续加大投放仍然可期)
央行开始加大“马力”护航年末流动性。12月19日,央行发布公告称,当天以利率招标方式开展2800亿元逆回购操作,其中,7天期逆回购规模300亿元,14天期逆回购中标规模2500亿元,中标利率均与此前持平。由于当天无逆回购到期,实现流动性净投放2800亿元。在暂停了超20个交易日的逆回购后,央行强力重启逆回购,连续两天开展逆回购操作,两日共计净投放流动性4800亿元。市场普遍认为,为了护航跨年资金需求高峰,央行近期有望继续加大逆回购操作,考虑到春节与元旦相隔较短,不排除近期会重启28天期逆回购操作的可能。同时,不少分析认为,最新一轮降准有望于元旦前后落地,在保障春节前资金需求的同时,为明年初银行投放信贷和地方债发行提供流动性支撑。跨年资金面依然趋紧央行时隔21个交易日重启逆回购操作,12月18日净投放2000亿元流动性,并跟随式下调14天期逆回购利率5个基点,此前一个月前,7天期逆回购利率下调5个基点,此次“降息”属于维持合理期限利差的既定步骤。包括18日净投放的2000亿元流动性在内,央行连续两日共净投放流动性4800亿元。同时,这两天的逆回购操作均以14天期的跨年品种为主,4800亿净投放中有4000亿是14天期逆回购,体现出央行大规模投放流动性旨在维护跨年流动性需求的意图。从市场资金面价格变动看,尽管央行连续两日投放近5000亿的流动性,但银行间市场存款类机构质押式回购14天期利率(DR014)和21天期利率(DR021)下行幅度并不显著,DR014甚至仍继续上行,近日,随着临近集中缴税缴准高峰和元旦,14天期以上品种利率大幅上行,显示跨年资金面依然趋紧。因此,预计央行后续仍会继续加大14天期逆回购品种的投放力度,甚至不排除重启28天期逆回购操作。相比之下,短期资金面仍较为充裕,截至记者发稿前,19日DR001下行超20bp至2.0%附近,DR007甚至与7天期逆回购利率出现倒挂。中信证券固收团队认为,随着元旦临近,年底跨节资金需求旺盛,资金利率有所上行,央行在暂停逆回购操作20天后重启逆回购操作满足年底资金需求,保证银行体系年底流动性总量合理充裕。从期限上看,跨年资金需求旺盛,14天流动性投放更多。近期21天和1个月的跨年资金利率上行幅度大,跨元旦资金需求较为旺盛,央行时隔半年重启14天逆回购操作进行流动性跨年安排。后续面临春节,央行可能还会重启28天逆回购操作以补充春节期间的跨节需求。1月降准概率大鉴于上个月MLF刚经历过小幅“降息”,进而带动11月LPR报价再次下行,市场普遍认为,12月份再度“降息”的概率不大。但受稳增长的需要,我国货币政策边际放松的环境不会改变。业内普遍认为,明年降准降息都有空间,其中,降准最快有望于明年一季度落地。一些分析人士甚至认为,明年1月降准的概率较大。1月降准可以实现“一箭多雕”的效果,既为春节的资金需求高峰及时补充流动性,又可以降低银行的资金成本,促进贷款市场定价利率(LPR)报价下行和贷款实际利率下降。此外,年初通常是信贷投放较为集中的时点,专项债的大规模发行同样需要充裕的市场流动性做支撑。中信证券固收团队认为,降成本依旧是货币政策的一大目标,后续仍然存在量价配合的宽松空间,看好元旦前后重启逆回购和降准操作,以及明年继续降息的空间。展望后市,过完元旦就是春节,金融机构的流动性安排要马不停蹄,12月底将重启逆回购摆渡元旦期间流动性安排,并可能通过降准来保障双节期间流动性环境的合理充裕。光大证券首席固定收益分析师张旭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在跨年过程中,市场对于回购融资的需求会季节性地加大,此时资金可得性远比资金成本重要。小幅降低MLF利率并无助于解决上述问题,而增量续作MLF可以从供需两方面改善金融体系的跨年资金状况。未来央行仍会采用MLF超额续作与(定向)降准交替使用的方式,向银行体系补充中长期流动性,即MLF超额续作几次后进行一次(定向)降准。对于降准时点的判断,预计2020年1月初降准的概率较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