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城A退1.1亿买下国外医院失控 退市仅剩7个交易日

图片 1

原标题:神城A退:基本丧失对德国巴登巴登阿库尔医院的控制权

中证网讯神城A退(000018)12月25日晚公告,公司全资子公司神州长城集团对持有的德国巴登巴登的ACURA医院的股权存在失去控制权的风险。公司判断,目前已基本丧失对该医院的控制权。若公司丧失对该医院的控制权,将对公司2019年度审计范围将产生重大影响。

热点栏目 自选股
数据中心
行情中心
资金流向
模拟交易

新京报讯
12月25日晚间,神城A退发布公告称,公司全资子公司神州长城集团有限公司对持有的德国巴登巴登的ACURA医院的股权存在失去控制权的风险。

公司对该医院的投资款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总资产比例为1.09%,若2019年不纳入公司合并报表范围,将会对公司2019年度财务报表产生重大影响。为保障公司合法权益并挽回可能已遭受的资产损失,公司已委托专业人士对该医院的现状进行核查评估,拟追回6%的代持股权及另外94%的股权,后续将采取包括民事、刑事等法律手段追究该医院现任管理层及储诚钟等相关人员的法律责任,切实维护上市公司及全体股东利益。

客户端

公告称,为满足公司战略发展需要、拓展公司在医疗康养领域竞争力,2017年,神州长城股份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神州长城集团有限公司经中间人储诚钟先生推介,长城集团以1420万欧元的价格收购了处于破产清算阶段的德国阿库尔医疗集团名下的德国巴登巴登阿库尔医院100%股权。

公告介绍,2017年,公司全资子公司神州长城集团经中间人储诚钟推介,以1420万欧元的价格收购了处于破产清算阶段的德国阿库尔医疗集团名下的阿库尔医院100%股权。出于信任关系,公司任命储诚钟的夫人MajaTreichel及
Dirk
Schmitz共同担任该医院的总经理。2019年初,该医院向公司发出函件,因面临流动资金困难,请求公司给予资金支持。由于金融去杠杆的债务危机,公司已无力向其提供流动资金支持,于是授权该医院管理层开展融资业务。该医院随后单方面与融资贷款方签署并办理了股权转让事项。

  原标题:又一失控!神城A退(维权)1.1亿买下医院被夺走,剩7天退市

在与破产管理人沟通过程中,双方一致认为,收购完成后由德国人管理阿库尔医院是较好的处理方式。出于信任关系,公司任命储诚钟的夫人MajaTreichel及Dirk
Schmitz共同担任该医院的总经理。2019年初,该医院向公司发出函件,因面临流动资金困难,请求公司给予资金支持。由于金融去杠杆的债务危机,公司已无力向其提供流动资金支持。为满足该医院融资的迫切需求,并基于对医院管理人的信任,阿库尔医院两方股东德国医疗投资与长城集团做出股东会决议,授权该医院管理层开展融资业务。该医院管理层根据股东会决议的授权,单方拟定了《融资及股权转让合同》,该合同约定德国投资商贸有限公司及Frau
Sonja
Schmitz向阿库尔医院贷款融资100万欧元,并以该医院土地进行抵押担保。同时,《融资及股权转让合同》约定附带赎回权利的股权转让条款,即贷款方受让长城集团持有该医院94%股权,并约定长城集团自收到经认证的本文书复印件和受让方账户信息之日起四个月内,按合同中约定金额返还至受让方账户为赎回条件。

上市公司此后曾派专人到该医院现场调查并要求提供相关资料,但该医院仍拒不提供。公告称,该医院以储诚钟的夫人MajaTreichel及Dirk
Schmitz决策层为代表的现任管理层及储诚钟等相关人员的此等行为从根本上侵害剥夺了上市公司对该医院的控制权。

  继亚太药业宣布旗下子公司“失控”后,神城A退宣布此前购买的国外医院失去控制。

《融资及股权转让合同》未经作为股权转让方的长城集团进行签署,仅合同正文内容附带在经德国公证人Dr.Andreas
Schrey以个人名义进行的公证文书中。长城集团于2019年7月收到该医院于2019年7月4日寄出的上述认证文书,所收认证文书中仅含《融资及股权转让合同》正文内容,未见转让方及受让方签署页。

  12月25日晚间,神城A退公告宣布,公司全资子公司长城集团对持有的德国巴登巴登的ACURA(中文简称“阿库尔”)医院的股权存在失去控制权的风险。

近日,经公司派驻专人几经辗转查询获悉,储诚钟及夫人Maja
Treiche等人已于2019年6月21日完成股权变更手续,并经德国公证人Dr.Andreas
Schrey以个人名义于2019年8月27日完成公证。

  公告中称,在公司及子公司长城集团未签字前提下,储诚钟及夫人Maja
Treiche等人于2019年6月21日完成对阿库尔医院的股权变更手续,并经德国公证人Dr.Andreas
Schrey以个人名义于2019年8月27日完成公证。公司判断,目前已基本丧失了对该医院的控制权。

长城集团与德国医疗投资通过股东会对阿库尔医院管理层的融资授权初衷为供医院向银行等金融机构融资所用,而该医院管理层则利用股东会授权,单方拟定未经转让方签章的《融资及股权转让合同》,向其本人控制主体在内的及其相关个人借款,与出具授权书的初衷相背离,而储诚钟及其夫人Maja
Treichel此等行为也侵犯了公司及该医院的利益。公司在此期间联系该医院,要求该医院向长城集团及上市公司上报该事项的具体情况,但均未收到回复。为维护公司利益,保障公司资产安全,公司后派专人到该医院现场调查并要求提供相关资料,但该医院仍拒不提供。该医院管理层在2019年7月4日寄出的经德国使馆认证公正签章的文书前,已于2019年6月21日完成股权变更手续,该医院管理层的行为存在严重失信、失责等的情形,严重损害了该医院及上市公司利益,也导致上市公司对子公司管控方面的内部控制制度在对该医院的管理过程中无法得到有效执行。该医院以储诚钟的夫人MajaTreichel及Dirk
Schmitz决策层为代表的现任管理层及储诚钟等相关人员的此等行为从根本上侵害剥夺了上市公司对该医院的控制权。

  公告显示,储诚钟是德籍华人,也是此前神城A退对阿库尔项目的收购顾问,在他的推动下,神城A退全资子公司长城集团以1420万欧元的价格收购破产状态下的阿库尔医院100%股权。然而2年以后,储诚钟和妻子MajaTreichel在神城A退及旗下子公司未签字情况下,拿下医院94%股权,悄然完成易主。

公司判断,目前已基本丧失对该医院的控制权。

  中介以100万欧元贷款拿走医院94%股权

编辑 孙勇

  2017年,经中间人储诚钟的推荐,神城A退全资子公司神州长城集团有限公司(简称“长城集团”)以1420万欧元(约合1.1亿人民币)价格买下了阿库尔医院,并于当年12月完成股权注册变更登记。其后,上市公司任命储诚钟的夫人MajaTreichel及Dirk
Schmitz共同担任该医院的总经理。

  2019年初,医院向上市公司发出函件,请求给予资金支持。因神城A退自身已陷入债务危机,长城集团与公司另一股东授权医院管理层开展融资业务。

  这次授权最终揭开了医院易主的序幕。MajaTreichel和Dirk
Schmitz单方拟定了《融资及股权转让合同》。合同约定,德国投资商贸有限公司和Frau
Sonja
Schmitz向医院贷款100万欧元(约合775.5万元人民币),以该医院土地(作价450万欧元)作为担保,同时,该合同还约定,贷款方受让长城集团持有的该医院94%股权。

  公告中称,《融资及股权转让合同》并未经长城集团签署,仅合同正文内容附带在经德国公证人Dr.Andreas
Schrey以个人名义进行的公证文书中。长城集团于2019年7月收到阿库尔于2019年7月4日寄出的上述认证文书,所收认证文书中仅含《融资及股权转让合同》正文内容,未见转让方及受让方签署页。

  经过公司查询获悉,储诚钟及夫人MajaTreichel等人已于2019年6月21日完成股权变更手续。变更后,德国投资商贸有限公司(简称:“德国投资”)持有医院88%股权,德国医疗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简称:“德国医疗”)持股6%,自然人Frau
Sonja Schmitz持股6%。

  德国投资和德国医疗二者均系储诚钟旗下子公司。其中,储诚钟持有德国投资100%股份、储诚钟和夫人MajaTreichel分别持有德国医疗90%、10%股份。储诚钟及夫人MajaTreichel实际控制医院94%股份。

  神城A退距离退市仅剩7个交易日

  公司方面称,对该医院的投资款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总资产比例为1.09%,若2019年不纳入公司合并报表范围,将会对公司2019年度财务报表产生重大影响。公司目前已委托专业人士对该医院的现状进行核查评估,拟追回6%的代持股权及另外94%的股权。

  除追回股权,神州A退眼下面临的另一件大事是退市。

  因此前股票连续20个交易日低于面值,经深交所决定,公司股票已于2019年11月25日进入退市整理期,并将于此后30个交易日后摘牌。截至12月25日,公司股票在退市整理期仅剩下7个交易日。

  目前,公司已是债务缠身。截至今年3季度末,公司共有总资产79.7亿元,总负债92.4亿元,资产负债率115.9%。因为资金短缺,公司正常业务已陷入停摆,共有13个重大项目停工,涉及合同金额共计260.83亿元。

相关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