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天环境被指窃取个人证券账号 法院驳回原告起诉

图片 4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热点栏目 自选股
数据中心
行情中心
资金流向
模拟交易

新京报讯博天环境与许又志的案件出现新进展。

热点栏目 自选股 数据中心 行情中心 资金流向 模拟交易 客户端

客户端

博天环境最新公告,公司收到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2019)京0108民初58026号《民事裁定书》,有关原告许又志、王晓提起的人格权纠纷案,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裁定驳回其起诉申请。

本报实习记者/茹阳阳/记者/吴可仲/北京报道

  原标题:博天环境被指窃取个人证券账号,法院驳回原告起诉

博天环境披露,原告许又志、王晓于 2019 年 10
月因人格权纠纷向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起诉博天环境通过非法途径窃取了原告的个人证券账号等信息,借此向原告发行股票。原告请求撤销相应的发股登记手续,本案诉讼金额为2万元人民币,及相关诉讼费用。

一笔6500万元资金,将博天环境推向舆论的风口。

  博天环境与许又志的案件出现新进展。

博天环境在首次开庭前提出主管异议申请,称公司与原告签订的《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协议》(以下简称“涉案协议”)第
16.2 条约定有仲裁条款,
本案属于涉案协议项下的争议,按约应使用合同中的仲裁条款,法院应驳回对方的起诉。

近日,博天环境公告称,有6500万元募集资金到期无法归还。博天环境方面表示,这主要受到宏观经济环境变化、市场去杠杆因素影响所致。但2019年三季报显示,彼时,博天环境账上尚有10.16亿元货币资金。

图片 4

法院经审查认为,涉案协议第 16.2
条约定:“本协议各方在此不可撤销地同意:凡因本协议所发生的或与本协议有关的任何争议,各方应争取以友好协商方式解决。若协商未能解决时,任何一方均可提交北京仲裁委员会,按照申请仲裁时该会现行有效的仲裁规则进行仲裁,仲裁程序所用语言为中
文。仲裁裁决是终局的,对双方均有约束力。”

对于上述事宜,博天环境方面未向《中国经营报》记者作出回应,该公司人士表示,暂时无法回答相关问题。

  新京报讯(记者 林子)博天环境与许又志的案件出现新进展。

就此,法院裁定,驳回许又志、王晓的起诉。

事实上,除了上述款项归还问题外,因相关仲裁、诉讼,包括博天环境在内的多位被告共计逾3.10亿元资产被法院裁定采取保全措施。新世纪评级表示,该事项将加大博天环境后续融资难度,其流动性风险缓释措施面临重大不确定性。

  博天环境最新公告,公司收到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2019)京0108民初58026号《民事裁定书》,有关原告许又志、王晓提起的人格权纠纷案,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裁定驳回其起诉申请。

博天环境表示,根据裁定结果,本次诉讼目前对公司本期及期后利润将不会产生影响。公司
将根据诉讼进展情况,履行信息披露义务,敬请广大投资者注意投资风险。

募集资金无法归还

  博天环境披露,原告许又志、王晓于 2019 年 10
月因人格权纠纷向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起诉博天环境通过非法途径窃取了原告的个人证券账号等信息,借此向原告发行股票。原告请求撤销相应的发股登记手续,本案诉讼金额为2万元人民币,及相关诉讼费用。

许又志与博天环境此前已有纠纷。

2020年1月2日,博天环境发布公告称,截至该公告日,公司一笔用于临时补充流动资金的6500万元募集资金,尚未归还至相关银行专户。该笔资金的使用期限,为2019年1月4日至2020年1月3日。

  博天环境在首次开庭前提出主管异议申请,称公司与原告签订的《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协议》(以下简称“涉案协议”)第
16.2 条约定有仲裁条款,
本案属于涉案协议项下的争议,按约应使用合同中的仲裁条款,法院应驳回对方的起诉。

根据公司官网介绍,博天环境成立于1995年,以“水业关联的环境产业布局”为定位,在工业水系统、城镇与乡村水环境等领域提供包括咨询规划、工程设计、项目投资、建设管理、核心装备、运营服务、资源回收等服务的水处理整体解决方案。

早在2019年1月4日,博天环境召开第三届董事会第四次会议,审议通过《关于使用部分闲置募集资金临时补充流动资金的议案》,同意公司在不影响募集资金投资项目正常进行的前提下,使用部分闲置募集资金6500万元临时补充流动资金。

  法院经审查认为,涉案协议第 16.2
条约定:“本协议各方在此不可撤销地同意:凡因本协议所发生的或与本协议有关的任何争议,各方应争取以友好协商方式解决。若协商未能解决时,任何一方均可提交北京仲裁委员会,按照申请仲裁时该会现行有效的仲裁规则进行仲裁,仲裁程序所用语言为中
文。仲裁裁决是终局的,对双方均有约束力。”

博天环境于2017年2月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2018年,博天环境旗下共有超100个分、子公司和项目公司,2000多名员工,近300项专利专有技术,总资产达119亿元,同比增长37%。

记者查看博天环境历年相关公告,发现该笔募集资金最早来源于博天环境2017年的IPO募资。

  就此,法院裁定,驳回许又志、王晓的起诉。

博天环境从去年开始的股权收购案如今陷入了纠纷。

2017年2月,博天环境经证监会核准,首次公开发行人民币普通股4000余万股,募资总额为2.69亿元。该笔募集资金主要用于“研发中心建设项目”和“临沂市中心城区水环境治理综合整治工程河道治理PPP项目”两个项目,拟投资金额分别为0.16亿元和2.23亿元。

  博天环境表示,根据裁定结果,本次诉讼目前对公司本期及期后利润将不会产生影响。公司
将根据诉讼进展情况,履行信息披露义务,敬请广大投资者注意投资风险。

2018年5月9日,博天环境公告称,公司拟向许又志、王晓、王霞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其合计持有的高频环境70%股权;同时,公司拟向不超过10名特定投资者非公开发行股份募集配套资金,用于支付本次交易的现金对价、中介机构费用及交易费用,募集配套资金金额不超过本次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总金额的100%。随后,双方确定本次股权转让交易作价为3.5亿元,其中以向申请人发行股份的方式支付2亿元,以现金方式支付1.5亿元。

其间,博天环境也曾两次使用募集资金来补充流动资金。两次使用的金额皆为1亿元,使用期限分别为2017年3月5日至2017年8月18日,2017年8月28日至2018年2月28日。两次使用间隔时间为10天,在到期后所使用募集资金,都全额归还至募集资金专用账户。

  许又志与博天环境此前已有纠纷。

根据博天环境最新公告显示,当时《收购协议》签署后,公司按照协议约定支付了3000万元定金;公司完成了高频环境70%股权的工商变更登记,公司成为高频环境持股70%的大股东。

2018年3~4月,经博天环境第二届董事会、第二届临时股东大会审议通过,将上述两项目剩余的部分募集资金,合计1.11亿元投入福建南平武夷山市“水美城市”工程PPP项目。

  根据公司官网介绍,博天环境成立于1995年,以“水业关联的环境产业布局”为定位,在工业水系统、城镇与乡村水环境等领域提供包括咨询规划、工程设计、项目投资、建设管理、核心装备、运营服务、资源回收等服务的水处理整体解决方案。

不过,许又志、王霞、王晓认为,博天环境在拿到证监会核准批文后长达半年的时间里,没有履行支付对价的合同义务。公司迟延履行主要债务,经催告后在合理期限内仍未履行,申请人有权解除合同。

2018年6月,博天环境决定将“武夷山PPP项目”部分募集资金7000万元临时补充公司流动资金,使用期限为2018年7月5日至2019年1月4日。而据博天环境之后公告称,此次实际使用金额为6500万元;并早于使用最后期限的前两天,于2019年1月2日,将6500万元资金全额归还至募集资金专用账户。

  博天环境于2017年2月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2018年,博天环境旗下共有超100个分、子公司和项目公司,2000多名员工,近300项专利专有技术,总资产达119亿元,同比增长37%。

今年8月21日,记者自博天环境公告获悉,由于交易方申请,博天环境收购高频美特利环境科技有限公司70%股权被冻结。此前,博天环境被指在拿到证监会核准批文后长达半年的时间里,没有履行支付对价的合同义务。

紧接着,在上次使用期限的最后一天,博天环境再次审议通过,使用部分闲置募集资金6500万元临时补充流动资金。也就是这笔资金,如今到期未能归还。

  博天环境从去年开始的股权收购案如今陷入了纠纷。

新京报记者 林子

信用等级被下调

  2018年5月9日,博天环境公告称,公司拟向许又志、王晓、王霞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其合计持有的高频环境70%股权;同时,公司拟向不超过10名特定投资者非公开发行股份募集配套资金,用于支付本次交易的现金对价、中介机构费用及交易费用,募集配套资金金额不超过本次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总金额的100%。随后,双方确定本次股权转让交易作价为3.5亿元,其中以向申请人发行股份的方式支付2亿元,以现金方式支付1.5亿元。

编辑 陈诗怡 校对 陈荻雁

对于不能按期归还该笔6500万元募集资金,博天环境给出了诸多解释。

  根据博天环境最新公告显示,当时《收购协议》签署后,公司按照协议约定支付了3000万元定金;公司完成了高频环境70%股权的工商变更登记,公司成为高频环境持股70%的大股东。

博天环境方面表示,“由于公司受到宏观经济环境变化、国内金融市场去杠杆等因素影响,导致目前流动资金紧张;同时,公司业务受到政策影响,项目进度放缓,投资资金回收较慢,导致公司不能在期限内筹集到资金,并按期向募集资金专户归还资金。”

  不过,许又志、王霞、王晓(以下统称“申请人”或“交易对方”)认为,博天环境在拿到证监会核准批文后长达半年的时间里,没有履行支付对价的合同义务。公司迟延履行主要债务,经催告后在合理期限内仍未履行,申请人有权解除合同。

不过,据多位环保业内人士表示,宏观经济环境变化、去杠杆等因素,早在2018年下半年对环保行业的影响就已十分明显,行业内公司已经出现资金链紧张、融资困难等现象。为何在2019年初,博天环境在审议通过上述6500万元募集资金使用时,却未能考虑已存在的风险因素?

  今年8月21日,记者自博天环境公告获悉,由于交易方申请,博天环境收购高频美特利环境科技(北京)有限公司70%股权被冻结。此前,博天环境被指在拿到证监会核准批文后长达半年的时间里,没有履行支付对价的合同义务。

博天环境2019年第三季度报告显示,公司2019年前三季度,虽然出现营收下滑、大额亏损等现象,但彼时尚有10.16亿元货币资金,以及43.35亿元流动资产,为何难以归还此笔6500万元到期募集资金?

对此,记者致电博天环境,该公司证券部人士表示,暂时无法回答相关问题,并要求发送相关采访函。截至发稿,对方未作更多回复。

作为博天环境债券的信用评级机构,上海新世纪资信评估投资服务有限公司也表示,将持续关注相关事项进展,对相关投资项目的影响;公司流动性风险缓解措施和执行效果,以及未来融资能力变化情况进行跟踪,及时披露相关信息。

其实,此前新世纪评级已多次调整博天环境评级。

2019年9月末,博天环境因存在“实际控制人所质押股权比例高”“2019年上半年业绩下滑”“流动性持续紧张”等一系列问题,被新世纪评级列入负面观察名单。

2019年12月,新世纪评级基于博天环境前三季度业绩大幅亏损、“G16博天”担保方提起诉讼、信托借款未按期偿还等原因,将博天环境主体信用等级下调为BBB级,评级展望为“列入负面观察名单”。

陷仲裁诉讼纠纷

此外,博天环境还接连陷入仲裁和诉讼。

博天环境公告显示,该公司于2018年拟以3.5亿元收购高频环境70%股权。收购协议签署后,博天环境支付了3000万元定金。同时交易双方约定,现金支付1.5亿元,发行股份支付2亿元。

但此后,该交易风波不断。

作为交易另一方的许又志、王霞、王晓,于2019年5月向北京仲裁委员会提出仲裁申请。认为博天环境没有履行支付义务,要求解除相关协议,返还高频环境70%股权,并裁决3000万元定金不予退还。

同时,申请人还申请了司法保全,法院于2019年6月冻结了博天环境所持的高频环境70%股权,冻结期为3年。博天环境表示,在收到仲裁申请书后积极与申请人沟通协调,希望继续推动交易,并就撤销仲裁达成初步共识。

2019年10月15日,该仲裁第一次开庭审理,但未形成仲裁结果。第二次开庭审理原定于当年12月26日,开庭前一天,博天环境收到北京仲裁委员会签发的《开庭取消通知》,根据双方当事人的申请,开庭予以取消。

对于双方取消仲裁的具体原因,以及所冻结高频环境70%股权的情况,该交易是否还继续进行等,博天环境方面曾向记者表示,该披露的内容都已按规定公告,后续将及时公告相关进展。

2019年11月,同样因高频环境股权收购案,许又志将博天环境等告上法庭。认为在双方约定的交易日期,被告不支付股权转让款,已严重违约,要求立即支付相关款项。2020年1月2日,博天环境公告称,公司作为被告的“股权转让纠纷案”一审结果为,法院“驳回原告全部诉讼请求”。

法院认为,许又志先就相关股权交易提起仲裁,请求裁决解除相关协议,返还股权;又提起诉讼,要求被告方支付股权交易的相关款项,其仲裁申请和诉讼请求互相冲突。在相关仲裁案件未审理完毕情况下,许又志提起本案诉讼是滥用诉讼权利,故对其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而在2019年11月6日,博天环境还收到了另外一份《应诉通知书》。

原来,作为“G16博天”债券的担保方,中合中小企业融资担保股份有限公司以追偿权纠纷为由,向博天环境等十九名被告发起诉讼,请求偿还相关款项逾3.1亿元。诉讼将于2020年4月2日进行开庭审理。

对此诉讼,博天环境表示,由于该案尚未开庭审理,对本期及期后利润的影响存在不确定性。新世纪评级则表示,预计该事项将加大博天环境后续融资难度,公司此前采取的各项流动性风险缓释措施,也将面临重大不确定性。

责任编辑:张国帅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