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2年外资流入A股年规模可望超2000亿元

图片 2

  新浪财经讯 在12月27日举办的“第三届新时代资本论坛”上,摩根史丹利华鑫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章俊表示,现在全球投资者开始转向乐观,这个乐观的背后的原因是什么?我觉得这个是值得大家简单去看一下,主要是两个原因:

图片 1

12月27日,由《证券日报》社主办的第三届新时代资本论坛在京举行。在下午举行的“首席经济学家分论坛”上,摩根士丹利华鑫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章俊表示,今年以来A股市场有一股令人非常瞩目的力量,就是外资持续流入。未来2年外资会持续流入A股,每年流入规模预计在2000亿元至3000亿元。

  第一,2019年初以来的降息潮,为全球经济提供了一个支撑。根据历史经验来看,全球的货币政策利率大概领先全球经济增长是五个季度左右,拿全球主要央行的货币政策利率跟全球经济增长来看,一般是领先五个季度左右,从这个关系来看,2019年年初我们看到全球央行都在降息,我们跟踪了全球30个央行,超过20个央行不只降息一次,新西兰没有必要降息,他们的经济还是不错的,但是也降息了。这一轮全球的降息潮是预防性的降息,美联储也在7、8、9三个月份降息,美国经济在今年维持了相对比较高的韧性,没有必要降息。美联储降息,大家也一直定义是所谓预防性的降息,经济没有出现明显的下滑的风险,央行主动降息。

腾讯财经讯12月27日,第三届新时代资本论坛在北京举行,论坛主题为“夯实与创新——资本市场再起航”。摩根士丹利华鑫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章俊出席并演讲。

章俊同时表示,2020年的全球经济环境,在很大程度上与中国国内的经济基本面、政策面以及A股市场,存在很大的相关性。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全球降息潮在明年一季度可以带动全球经济企稳,在明年一季度全球的平均货币政策利率可能是到达一个七年的新低,这样的话根据历史的关系,可以带动全球经济增长,在明年一季度企稳。明年全球经济增长从一季度开始会有一个缓慢的回升,这是全球投资者从四季度开始转向乐观的第一个重要的因素。

章俊在会上提到,2018年以来,全球投资者避险,大量的资金流入避险资产,避险资产一个是美国长期国债,另外一个就是黄金,2018年年初美国长债收益率出现明显的下行,海外投资者持有美国国债的数额出现了明显的飙升,这个就反映了全球投资者避险资金流向美国国债,全球的黄金持有量也出现了明显的跳升,然而,过去三个月里面出现了变化,美国的长债收益率开始回升,投资者开始流出美国国债市场,另外黄金持有量也开始下降。

从2018年年初以来,全球经济一路下行,但最近三个月,全球PMI开始企稳,11月份回到50%以上。同时,全球资本市场的投资者情绪开始有所改善,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全球投资者的风险偏好指数开始企稳;二是新兴市场投资者情绪开始企稳。

  第二,明年美国经济的走势对全球经济的走势也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明年美国经济大致是走平的一个态势,可能没有一个明显的下滑风险。历史上美国收益率曲线倒挂都是有衰退风险的出现,这一轮有很大的不同。而且我们认为到了明年六月份,美联储的政策是一个可攻可守的。

关于明年全球股票市场的盈利预测,章俊表示,明年主要市场的盈利还是比较乐观的,美股基本上在10%左右,亚洲新兴市场韩国是20%以上。现在全球投资者开始转向乐观,这个乐观的背后的原因是什么?他认为主要是两个原因:

据章俊介绍,2018年以来,全球投资者避险情绪高涨,大量资金流入避险资产。避险资产主要有两个:一是美国长期国债;二是黄金。2018年年初,美国长债收益率出现明显下行,海外投资者持有美国国债的数额出现明显飙升,反映出全球投资者的避险资金在流向美国国债。然而,这种情况在过去三个月出现了变化,美国长债收益率开始回升,投资者开始流出美国国债市场,黄金的持有量也开始下降。

  美国的衰退风险明显下降,明年整体经济相对平稳,是支撑全球经济可能向好的一个重要的因素。在这种背景下,明年全球经济层面并不用太大的担心,为明年整个宏观政策的调整,创造了条件。

第一,2019年初以来的降息潮,为全球经济提供了一个支撑。根据历史经验来看,全球的货币政策利率大概领先全球经济增长是五个季度左右,拿全球主要央行的货币政策利率跟全球经济增长来看,一般是领先五个季度左右,从这个关系来看,2019年年初我们看到全球央行都在降息,我们跟踪了全球30个央行,超过20个央行不只降息一次,新西兰没有必要降息,他们的经济还是不错的,但是也降息了。这一轮全球的降息潮是预防性的降息,美联储也在7、8、9三个月份降息,美国经济在今年维持了相对比较高的韧性,没有必要降息。美联储降息,大家也一直定义是所谓预防性的降息,经济没有出现明显的下滑的风险,央行主动降息。

“对于明年全球市场的盈利预测还是比较乐观的,美股基本在10%左右,韩国在20%以上。”章俊认为,全球投资者市场预期改善的原因主要有两个:一是全球降息潮;二是美国经济走势。

图片 2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全球降息潮在明年一季度可以带动全球经济企稳,在明年一季度全球的平均货币政策利率可能是到达一个七年的新低,这样的话根据历史的关系,可以带动全球经济增长,在明年一季度企稳。明年全球经济增长从一季度开始会有一个缓慢的回升,这是全球投资者从四季度开始转向乐观的第一个重要的因素。

首先,2019年年初以来的降息潮,为全球经济提供了支撑。章俊表示,根据历史经验,全球利率政策大概领先全球经济增长五个季度左右。2019年年初,全球央行都在降息。这一轮全球降息潮是预防性的降息,其中,美国经济在2019年维持相对较强的韧性,本来没有必要降息,但美联储还是在7月份、8月份和9月份进行了降息。因此,大家把本轮美联储降息定义为“预防性的降息”,经济并没有出现明显的下滑风险,而是央行采取的主动降息。

  演讲全文:

第二,明年美国经济的走势对全球经济的走势也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明年美国经济大致是走平的一个态势,可能没有一个明显的下滑风险。历史上美国收益率曲线倒挂都是有衰退风险的出现,这一轮有很大的不同。而且我们认为到了明年六月份,美联储的政策是一个可攻可守的。

在这种情况下,全球降息潮在2020年一季度可以带动全球经济企稳,全球平均货币利率可能会达到7年来的新低,全球经济增速从明年一季度开始会有一个缓慢回升,这是支撑全球投资者从今年第四季度开始转向乐观的第一个重要因素。

  首先,非常高兴能够在这里和大家进行分享,中信建投的张总从市场大的视角,跟大家做了一个分享,我们公司是外资。今年大家也看到了,整个市场里面,A股市场有一场令人非常瞩目的力量,就是外资持续流入A股,我们看到沪港通北上资金,今年有将近3000亿元的资金流入,未来两年外资会持续流入A股,每年可能会有两三亿元的资金。

美国的衰退风险明显下降,明年整体经济相对平稳,是支撑全球经济可能向好的一个重要的因素。在这种背景下,明年全球经济层面并不用太大的担心,为明年整个宏观政策的调整,创造了条件。

其次,美国经济的明年走势对全球经济走势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预计明年美国经济大致是“走平”态势,不会存在明显的下滑风险。历史上,美国收益率曲线倒挂后,通常会有衰退风险出现,但这一轮有很大不同,预计明年6月份的美联储政策仍是可攻可守的局面。

  做一个简单的展望,在今年年底的这个时间点上,短期内达到全球经济阶段性的企稳,为什么会这样?今年大家发现各家做年度展望时间点会比预期来得早,往年一般在11月底和12月初,今年11月份各家已经开始做展望,一个是由于春节来得比较早,今年4月份整个市场波澜不惊,无论是国内市场还是海外市场,大家更愿意看一下明年的经济情况。

美国的衰退风险明显下降,整体经济相对平稳,这是支撑全球经济可能向好的另一个重要因素。因此,对于明年的全球经济不用抱有太大担心。

  如果看过去的十年,中国从宏观政策层面来看,更多的是一个除了应对国内下行的压力之外,还有应对海外经济的冲击。从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以来,全球经济一直处在一个大幅的波动周期中,呈现新兴市场和发达经济体交替复苏的态势。虽然从2008年以来,全球经济一直处在一个复苏的定义当中,全球经济增长维持在2.5%以上的增速。我们看经济复苏周期的时间已经长达10年,而看一下历史,从二战以来,全球经济复苏的平均周期大概是7年,这一轮全球经济复苏是二战以来,最长时间的经济复苏,新兴市场和发达经济体交替复苏,另外就是用三个B来概括这一轮经济复苏,第一个是波折,第二,是脆弱,第三,是低于历史平均水平的复苏,就是弱复苏。这一轮长达十年的全球经济复苏,是一个非常弱的复苏。

章俊预计,2020年整个国内宏观政策的调整,在逆周期调节政策的力度上将有所下降,重心有望重回供给侧改革或结构性改革的道路上。

  整体来看,2017年出现了这一轮复苏以来的全球经济同步复苏。国内也出台了供给侧改革,三去一降一补,无论是去杠杆和产能,对国内的经济增长是有一定的负面影响。为什么选择在2017年做供给侧的改革,2017年是全球经济复苏最好的一年,外围整个经济复苏良好,为国内的结构性改革提供了一个良好的窗口期。

  一般而言,一个全球经济复苏周期里面出现了所谓同步复苏,有两个方面:

  一.这一轮经济复苏进入了尾声;

  二.一般全球经济的复苏延续到两三年。

  2017年供给侧改革的外部环境可以持续到2020年,也为结构性改革提供了一个比较良好的时间窗口。但是我们恰恰看到2018年全球经济开始向下,政治局会议把政策立场回到了稳增长,补短板。

  过去十年是降准的周期,还是供给侧的改革,很大程度上与全球经济发展的改变有关,明年全球经济环境很大程度上与中国国内的经济基本面,国内的政策面,以及国内的A股市场有很大的相关性。

  短期内,我们看到,从四季度以来出现了一个很大的不同,也就是说从2018年年初以来,我们看到全球经济是一路下行,特别是新兴市场下跌得比较明显。过去基本上从2018年年初到2019年的年中,这18个月内,我们看到整个全球经济基本面和市场都处在下行周期中。最近三个月,全球PMI开始企稳,11月份PMI回到了50%以上,全球的经济开始出现企稳,这是基本面的反映。

  另外全球市场投资者的情绪开始有改善,一个是全球投资者的风险偏好指数开始企稳,另外一个是新兴市场开始出现投资者情绪的企稳。

  我们看到,2018年以来,新兴市场出现了一些问题,阿根廷出现了货币危机,本币大幅度贬值,利率出现了飙升,现在整个利率出现了一个明显的回落,这个也反映了全球投资者的风险偏好开始提升,重新流入新兴市场,新兴市场短暂度过了过去18个月的经济下行的压力和风险。

  2018年以来,全球投资者避险,大量的资金流入避险资产,避险资产一个是美国长期国债,另外一个就是黄金,2018年年初我们看到美国长债收益率出现明显的下行,海外投资者持有美国国债的数额出现了明显的飙升,这个就反映了全球投资者避险资金流向美国国债,全球的黄金持有量也出现了明显的跳升,然而,过去三个月里面出现了变化,美国的长债收益率开始回升,投资者开始流出美国国债市场,另外黄金持有量也开始下降。

  这个对明年全球股票市场的盈利预测,从蓝色的线上来看,是摩根史丹利对于全球主要市场的盈利预测,我们可能相对来说是比较保守的,但是看一下明年主要市场的盈利还是比较乐观的,美股基本上在10%左右,亚洲新兴市场韩国是20%以上。现在全球投资者开始转向乐观,这个乐观的背后的原因是什么?我觉得这个是值得大家简单去看一下,主要是两个原因:

  第一,2019年初以来的降息潮,为全球经济提供了一个支撑。根据历史经验来看,全球的货币政策利率大概领先全球经济增长是五个季度左右,拿全球主要央行的货币政策利率跟全球经济增长来看,一般是领先五个季度左右,从这个关系来看,2019年年初我们看到全球央行都在降息,我们跟踪了全球30个央行,超过20个央行不只降息一次,新西兰没有必要降息,他们的经济还是不错的,但是也降息了。这一轮全球的降息潮是预防性的降息,美联储也在7、8、9三个月份降息,美国经济在今年维持了相对比较高的韧性,没有必要降息。美联储降息,大家也一直定义是所谓预防性的降息,经济没有出现明显的下滑的风险,央行主动降息。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全球降息潮在明年一季度可以带动全球经济企稳,在明年一季度全球的平均货币政策利率可能是到达一个七年的新低,这样的话根据历史的关系,可以带动全球经济增长,在明年一季度企稳。明年全球经济增长从一季度开始会有一个缓慢的回升,这是全球投资者从四季度开始转向乐观的第一个重要的因素。

  第二,明年美国经济的走势对全球经济的走势也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明年美国经济大致是走平的一个态势,可能没有一个明显的下滑风险。历史上美国收益率曲线倒挂都是有衰退风险的出现,这一轮有很大的不同。而且我们认为到了明年六月份,美联储的政策是一个可攻可守的。

  美国的衰退风险明显下降,明年整体经济相对平稳,是支撑全球经济可能向好的一个重要的因素。在这种背景下,明年全球经济层面并不用太大的担心,为明年整个宏观政策的调整,创造了条件。

  我们认为明年整个国内的宏观政策调整,在逆周期政策力度上有所下降,重新回到部分的供给侧改革,因为我们看到上周和这周的户籍制度改革,明年在财税改革,包括其他的一些结构性改革方面,都会有比较大的动作,这个类似于2017年全球经济向好的背景下国内政策的变化。

  时间关系,就简单分享这么多,谢谢大家!

相关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