渝农商行的“尴尬”:股权被一再打折拍卖却仍流拍,为啥?

图片 1

图片 1

原标题:渝农商行的“尴尬”:股权被一再打折拍卖却仍流拍,为啥?两个月前刚刚登陆A股市场的重庆农村商业银行(渝农商行,601077.SH;03618.HK)可谓“屋漏偏逢连夜雨”,不仅破发,还遭遇股权被一再拍卖却无人问津的尴尬。多次打折、降价均流拍12月24日,阿里拍卖平台显示,北城致远集团有限公司将自己持有的渝农商行1600万股,分成16份,每份100万股,起拍价522.49万元(约5.22元/股)。然而16次拍卖均流拍。值得关注的是,这次拍卖评估价为683万元,较评估价打了7.6折。围观人数均在500人左右,其中一次拍卖吸引了1116次围观,却依然无人应拍。截至12月17日,渝农商行A股股价为6.72元/股,港股股价为3.95港元/股。这不是北城致远集团有限公司第一次拍卖其持有的渝农商行股份。这已是上个月拍卖流拍之后进行的第二次拍卖。11月26日,北城致远集团有限公司将自己持有的渝农商行1600万股,分成16份,每份100万股,当时的起拍价为614.7万元,也惨遭流拍。也就是说,时隔一个月,即便起拍价降价近100万元,也没能找到接盘者。除了北城致远集团外,近一个月,重庆农商行先后有4笔股权在阿里拍卖平台上进行拍卖,每一笔均吸引了超过1000次围观,但都以流拍告终。11月27日,共有4笔股权拍卖。其中3笔股权均是150万股,起拍价为927.15万元(约6.18元/股),评估价1324.50万元,相当于打七折。另一笔股权是200万股,起拍价为1236.20万元(约6.18元/股),评估价1766万元,也是打七折。11月27日当天,重庆农商行A股报收6.77元/股。也就是说,在阿里拍卖上获得相同数量重庆农商行股权要比A股市场上买便宜,却无人应拍。浙江一位银行业人士告诉澎湃新闻,银行股权拍卖有多种原因。对于民营企业和个人持股者来说,如果自身资金流压力比较大,可能会想办法变卖银行股权缓解流动性压力。或者这家银行的去年的业绩不太好,持有人不太看好它未来的盈利能力和发展,想脱手。当然也包括涉及债务纠纷被法院强制执行的情况。盈利表现在同类银行中难占优势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重庆农商行总资产约为1.03万亿,是我国首家万亿规模的农商行。2010年12月,重庆农商行在香港H股主板上市,今年10月29日,重庆农商行正式登陆A股,募资近100亿元,其发行价为7.36元/股,上市首日即开板的渝农商行,次日即跌停。然而上市仅10个交易日,11月11日,渝农商行A股正式跌破发行价。自2019年11月12日至2019年12月9日,其A股股票收盘价连续20个交易日低于其最近一期经审计的每股净资产(7.18元),渝农商行公告12月9日晚间,已触发该行稳定股价措施启动条件。重庆农商行欲采取12名董事、高级管理人员增持股票的方式进行稳定股价。公告指出,12人以不超过上一年度自渝农商行领取薪酬(税后)15%的自有资金增持该行股份。招股书显示,此次参加稳定股价的12位董事、高管,包括刘建忠、谢文辉、张培宗、张鹏、陈晓燕、罗宇星、温洪海、王敏、董路、舒静、刘江桥、高嵩2018年税前薪酬合计为494.5万元。按照不超过该年度自重庆农商行领取薪酬(税后)15%的自有资金增持该行股份计算,上述12名董事高管税前出资额不超过74.18万元。但是高管护盘未能奏效,作为A+H上市银行,渝农商行在两市的股价表现都不尽如人意。截至12月27日收盘,渝农商行A股价格报收6.72元/股,截至12月27日收盘,重庆农商行港股价格为每股3.95港元/股。万得显示,渝农商行目前在A股、H股的市盈率分别为7.4、3.9,市净率分别为0.88、0.53,估值之低可见一斑。兴业研究大类资产配置分析师孔祥曾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认为,考虑到银行的资产体量比较大,同时受经济周期和流动性影响强,单纯靠高管、股东增持等增持对股价的影响比较小,核心是银行战略定位和业务经营,即通过差异化的经营,实现高净资产收益率(ROE)。目前看,获得高ROE应着力获取高息差,这体现在争取高收益资产、获取低成本负债。一位不愿具名沿海上市城商行人士认为,银行不同于小盘股、题材股,不靠短线拉动,一般为长期持有长期投资。因此决策依据也是一些较为基本面的数据。银行盘子比较大,高管和股东增持对股价影响不大。那么重庆农商行的经营和资产质量等情况如何呢?2019年前三季度,重庆农商行实现营业收入199.91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1.24%;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为78.34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6.95%。截至2019年9月末,重庆农商行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ROE)较上年同期提升0.61个百分点,达到11.67%。中泰证券研报指出,该行近年营收增速在可比银行中总体偏弱,增速要低于西部区域的上市城商行和农商行整体水平。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该行资本充足率为13.65%,一级资本充足率11.18%,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11.17%。重庆农商行并未在三季报中公布资产质量情况。截至2019年上半年末,该行不良率1.25%,拨备覆盖率368.76%。一位江苏城商行人士告诉澎湃新闻,目前银行业的分化在加大,银行业“躺着赚钱”的时代已经过去,利润空间越来越窄,竞争也越来越激烈。整个市场上优质的投资标的都比较少,银行也不例外,优质的银行股权是比较稀缺的,所以一旦出现就会遭到热捧。经营效益不佳或者区域经济环境不好的银行,即使打折,也对投资者没有吸引力。(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热点栏目 自选股
数据中心
行情中心
资金流向
模拟交易

客户端

  原标题:渝农商行的“尴尬”:股权被一再打折拍卖却仍流拍,为啥?

  两个月前刚刚登陆A股市场的重庆农村商业银行(渝农商行,601077.SH;03618.HK)可谓“屋漏偏逢连夜雨”,不仅破发,还遭遇股权被一再拍卖却无人问津的尴尬。

  多次打折、降价均流拍

  12月24日,阿里拍卖平台显示,北城致远集团有限公司将自己持有的渝农商行1600万股,分成16份,每份100万股,起拍价522.49万元(约5.22元/股)。然而16次拍卖均流拍。值得关注的是,这次拍卖评估价为683万元,较评估价打了7.6折。围观人数均在500人左右,其中一次拍卖吸引了1116次围观,却依然无人应拍。截至12月17日,渝农商行A股股价为6.72元/股,港股股价为3.95港元/股。

  这不是北城致远集团有限公司第一次拍卖其持有的渝农商行股份。这已是上个月拍卖流拍之后进行的第二次拍卖。11月26日,北城致远集团有限公司将自己持有的渝农商行1600万股,分成16份,每份100万股,当时的起拍价为614.7万元,也惨遭流拍。也就是说,时隔一个月,即便起拍价降价近100万元,也没能找到接盘者。

  除了北城致远集团外,近一个月,重庆农商行先后有4笔股权在阿里拍卖平台上进行拍卖,每一笔均吸引了超过1000次围观,但都以流拍告终。11月27日,共有4笔股权拍卖。其中3笔股权均是150万股,起拍价为927.15万元(约6.18元/股),评估价1324.50万元,相当于打七折。另一笔股权是200万股,起拍价为1236.20万元(约6.18元/股),评估价1766万元,也是打七折。11月27日当天,重庆农商行A股报收6.77元/股。也就是说,在阿里拍卖上获得相同数量重庆农商行股权要比A股市场上买便宜,却无人应拍。

  浙江一位银行业人士告诉澎湃新闻,银行股权拍卖有多种原因。对于民营企业和个人持股者来说,如果自身资金流压力比较大,可能会想办法变卖银行股权缓解流动性压力。或者这家银行的去年的业绩不太好,持有人不太看好它未来的盈利能力和发展,想脱手。当然也包括涉及债务纠纷被法院强制执行的情况。

  盈利表现在同类银行中难占优势

  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重庆农商行总资产约为1.03万亿,是我国首家万亿规模的农商行。

  2010年12月,重庆农商行在香港H股主板上市,今年10月29日,重庆农商行正式登陆A股,募资近100亿元,其发行价为7.36元/股,上市首日即开板的渝农商行,次日即跌停。

  然而上市仅10个交易日,11月11日,渝农商行A股正式跌破发行价。自2019年11月12日至2019年12月9日,其A股股票收盘价连续20个交易日低于其最近一期经审计的每股净资产(7.18元),渝农商行公告12月9日晚间,已触发该行稳定股价措施启动条件。

  重庆农商行欲采取12名董事、高级管理人员增持股票的方式进行稳定股价。公告指出,12人以不超过上一年度自渝农商行领取薪酬(税后)15%的自有资金增持该行股份。招股书显示,此次参加稳定股价的12位董事、高管,包括刘建忠、谢文辉、张培宗、张鹏、陈晓燕、罗宇星、温洪海、王敏、董路、舒静、刘江桥、高嵩2018年税前薪酬合计为494.5万元。按照不超过该年度自重庆农商行领取薪酬(税后)15%的自有资金增持该行股份计算,上述12名董事高管税前出资额不超过74.18万元。

  但是高管护盘未能奏效,作为A+H上市银行,渝农商行在两市的股价表现都不尽如人意。截至12月27日收盘,渝农商行A股价格报收6.72元/股,截至12月27日收盘,重庆农商行港股价格为每股3.95港元/股。万得显示,渝农商行目前在A股、H股的市盈率分别为7.4、3.9,市净率分别为0.88、0.53,估值之低可见一斑。

  兴业研究大类资产配置分析师孔祥曾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认为,考虑到银行的资产体量比较大,同时受经济周期和流动性影响强,单纯靠高管、股东增持等增持对股价的影响比较小,核心是银行战略定位和业务经营,即通过差异化的经营,实现高净资产收益率(ROE)。目前看,获得高ROE应着力获取高息差,这体现在争取高收益资产、获取低成本负债。

  一位不愿具名沿海上市城商行人士认为,银行不同于小盘股、题材股,不靠短线拉动,一般为长期持有长期投资。因此决策依据也是一些较为基本面的数据。银行盘子比较大,高管和股东增持对股价影响不大。

  那么重庆农商行的经营和资产质量等情况如何呢?

  2019年前三季度,重庆农商行实现营业收入199.91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1.24%;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为78.34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6.95%。截至2019年9月末,重庆农商行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ROE)较上年同期提升0.61个百分点,达到11.67%。中泰证券研报指出,该行近年营收增速在可比银行中总体偏弱,增速要低于西部区域的上市城商行和农商行整体水平。

  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该行资本充足率为13.65%,一级资本充足率11.18%,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11.17%。重庆农商行并未在三季报中公布资产质量情况。截至2019年上半年末,该行不良率1.25%,拨备覆盖率368.76%。

  一位江苏城商行人士告诉澎湃新闻,目前银行业的分化在加大,银行业“躺着赚钱”的时代已经过去,利润空间越来越窄,竞争也越来越激烈。整个市场上优质的投资标的都比较少,银行也不例外,优质的银行股权是比较稀缺的,所以一旦出现就会遭到热捧。经营效益不佳或者区域经济环境不好的银行,即使打折,也对投资者没有吸引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