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莆京娱乐app金融开放加速,外资参与中国市场前景全解析

原标题:金融开放又添实质举措:“洋私募”产品获银行间市场入场券

近日,根据央行网站消息,为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关于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的决策部署,按照“宜快不宜慢、宜早不宜迟”的原则,在深入研究评估的基础上,国务院金融委办公室推出以下11条金融业对外开放措施。

第一财经记者获悉,“洋私募”已获得进入了银行间市场的入场券。12月26日,第一批获得“入场券”的机构名称已经出炉——瑞银资产管理于中国设立的外商独资企业——瑞银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旗下发行的首支固定收益基金产品已完成了在中国人民银行的备案,成为首批由“洋私募”发行的、可在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的固定收益基金产品。另外,也有其他几家机构获得了这项资格。这一资格目前仍是基于私募产品的备案,而非授予机构整体的资格。

其中包括:允许外资机构在华开展信用评级业务时,可以对银行间债券市场和交易所债券市场的所有种类债券评级;允许境外资产管理机构与中资银行或保险公司的子公司合资设立由外方控股的理财公司;将原定于2021年取消证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和期货公司外资股比限制的时点提前到2020年;允许外资机构获得银行间债券市场A类主承销牌照;进一步便利境外机构投资者投资银行间债券市场,等等。

澳门新莆京娱乐app,2017年以来,发行债券产品的洋私募基金只能在交易所市场进行交易。相比之下,银行间市场流动性更佳、券种更全,有助于外资进行投资组合的流动性管理,可见此次金融开放的实质性举措也给予了外资更为平等的市场机遇。

事实上,上述措施多为早前各类金融开放措施的延伸,且明显较前加速。第一财经记者近期采访了多位相关评级机构、外资银行、外资券商、外资基金等人士,他们均表示中国市场的规模和潜在收益是主要的吸引力,并将加速开拓中国境内市场、布局互联互通业务等。

“随着‘洋私募’基金体量越来越大,交易所的投资标的已无法满足需求,例如目前机构急需的短融、中票都无法在交易所市场获得。当基金到了一定规模,进入银行间市场是必然需求。”
某外资私募人士对记者说。

外资首份评级报告出炉 中外竞争格局初形成

12月27日,瑞银资管债券基金经理楼超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在中国债券市场对外开放的大背景下,此举将进一步巩固境外投资者对市场准入机制的信心,拓展和丰富市场内交易对手数量及投资理念,改善市场流动性,进一步提高中国银行间债券市场的国际吸引力,推进中国债券市场的对外开放进程。

在推动信用评级对外开放方面,央行相关负责人表示,信用评级作为金融市场的重要基础性制度安排,随着中国金融市场国际化进程不断加快,引入国际信用评级机构在中国开展评级业务,有利于满足国际投资者的多样化需求,也有利于促进中国评级行业评级质量改善。

2019年7月20日,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办公室宣布了一系列金融业进一步对外开放的政策措施,其中与银行间市场有关的包括:允许外资机构获得银行间债券市场A类主承销牌照、进一步便利境外机构投资者投资银行间债券市场等。几年前,央行就允许境外央行、国际金融组织、主权财富基金、商业银行、资管机构等机构在向央行完成备案后,在银行间市场开展债券现券等其他经央行许可的交易。尽管“洋私募”主体在中国境内,但投资理念、风控体系等都与境外主体一脉相承,因此,此次央行准许“洋私募”产品投资银行间市场,也是加速金融开放的另一体现。

今年初,标普全球评级正式获准在中国境内债市运营信用评级机构。时隔逾5个月,标普信评的首单评级报告出炉。7月11日,标普信评评定工银租赁主体信用等级为AAA,展望稳定。标普信评方面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在工银租赁个体信用状况基础上调升4个子级获得AAA的主体信用等级,以体现该公司对于工行的极高重要性和工行的极高信用质量。标普信评专门为中国境内市场设定了一套评级标准。

目前,人民币债市正迅速成为一个受到外资关注的相对高收益市场。就今年前9个月来看,外资持有的中国在岸债券已高达2.2万亿元人民币,外资在中国国债的投资占比也已接近10%。彭博巴克莱全球综合债券指数启动纳入人民币债券则是重要的推动因素。

“人员招聘都基本完成,成立后的几个月主要是在做一些筹备工作,
比如评级方法论、建模等等。”标普评级的一位分析师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后续的正式项目也会持续进行,包括资产证券化的评级会陆续展开。

未来,外资对人民币债券的布局有望从银行间市场的利率债向信用债过渡。12月9日,中国环球租赁有限公司的超短期融资券已向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注册。法国巴黎银行有限公司为本次债务融资工具的联席主承销商,这是外资机构于今年9月获批在华开展银行间债券市场A类主承销业务后的首次实践。“我们会花更多的时间在我们承销的债券做更多推介,同时也将加深对中国信用债市场的研究。”法巴中国CEO兼行长赖长庚此前对记者表示。

在近期举行的由中央结算公司举办的2019年债券年会期间,中央结算公司总经理陈刚明就提及,“从规模上看,我国公司信用类债券位居全球第二,但是从发行结构看,中低信用评级债券发行占比少,面临事件冲击时发行较为困难。”他称,在引入外资评级机构的同时,也要大力发展高收益债券,让债券市场惠及更多中小企业,以产品创新带动债券发行主体扩大。

责任编辑:陈志杰

目前,中国银行间市场的主要评级机构包括:中诚信国际、联合资信、新世纪、东方金诚、大公、标准普尔、中债资信、中证鹏元、远东;交易所市场的主要评级机构则包括中证鹏元、中诚信证券、联合评级、远东。在债券年会期间,东方金诚评级总监刚猛表示,目前中国境内评级方面的问包括,投资级违约率偏高(AAA、AA+及AA级违约偏多)
,信用级别区分度较低,级别调整不够合理,个别违约债券违约前还在上调级别,且城投公司、金融机构级别上调迁移较多,工商企业级别调整顺周期性较强,等等。

刚猛称,评级质量存在差距的内因主要在于,跟踪评级滞后、评级调整前瞻性不足、信息获取和分析不足、评级模型使用不严谨等等,目前中国证监会与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已建立评级机构监管的部际协调机制,促评级机构持续提高评级质量。

随着中国债市开放进程加速,外资对于人民币债券(利率债、信用债、ABS等)更有兴趣。不难想象,对外资买方而言,外资评级机构的评级或更能被接受。此外,过去几年来,不乏业内人士呼吁加速推行和普及“双评级制度”。从理论上讲,这可以通过评级结果的相互校验对评级机构形成一定的约束,缓解评级虚高的现象。有观点认为,未来采取中资评级机构结合外资评级机构的“双评级模式”也可能是一种趋势。

外资布局中国债市 中介机构牌照日趋齐全

近两年来,海外投资者加速布局中国债市。今年7月3日,“债券通”正式开通两周年。中国外汇交易中心最新数据显示,今年5月共有108家境外机构投资者通过债券通渠道入市,交易量达1586亿元,较上个月环比增长35.67%;5月境外投资者净买入522.4
亿元人民币,5月的月度、日均、单日交易量均创债券通上线以来新高。

在外资投资中国债市的同时,中介机构的作用不容忽视,外资中介机构近年来在托管、承销、报价等方面所获得的资质、牌照也愈发齐全。目前,已有6家外资银行取得非金融企业债务融资工具B类主承销和承销业务资格。

此次,央行相关负责人表示,将允许符合条件的外资银行通过市场评价取得A类主承销业务资格,业务范围从境外非金融企业债务融资工具扩展至债务融资工具全部品种。据记者了解,A类主承销商可在全国范围内开展非金融企业债务融资工具主承销业务,B类主承销商可在限定范围内开展非金融企业债务融资工具主承销业务。

此外,目前境外投资者可以通过QFII/RQFII、直接入市、债券通等多条渠道入市投资,不过,瑞银证券固定收益部总监孙祺此前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不同渠道相互分割也给同一境外投资主体在市场准入、债券过户、资金划转等方面造成不便,而监管层也为进一步便利境外机构投资银行间债券市场、提升投资效率,着手整合不同开放渠道政策要求,打通债券和资金账户。

例如,人民银行在充分听取结算代理人、托管人和境外机构投资者意见的基础上,会同外汇管理局起草了《关于进一步便利境外机构投资者投资银行间债券市场有关问题的通知》,并于2019年5月通过人民银行官网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拟于近期发布实施。

值得注意的是,在债券通开通两周年之际,基础设施再度升级——中国外汇交易中心、债券通公司与Tradeweb、彭博等第三方平台升级多项债券通功能,债券通的报价机构扩容至47家。值得注意的是,报价机构以及报价机制的完善对提升市场流动性、满足境外投资者需求起到了关键作用。在此前法巴、渣打的基础上,瑞银证券也成为此次唯一一家新增的外资报价机构。中外资同场竞技的格局也初步形成。

孙祺对记者提及,中资报价机构被要求应加强研究内容的配套、提升做市能力等,但中资机构对中国境内交易的流动性情况、交易对手方无疑更了解,目前债券通优秀做市商排名前五的机构仍旧由中资机构占据。外资尽管缺乏先天优势,但其更为熟悉境外投资者需求和偏好,更重要的是提升自身的价格竞争力、扩大券池规模、提供配套的内容研究和交易信息抓取服务等。

外资展现控股雄心 合资券商基金进入新阶段

近年来,各类支持外资机构控股合资保险、券商、基金等机构的政策持续出台。此次,11条金融业对外开放措施中就提及,将原定于2021年取消证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和期货公司外资股比限制的时点提前到2020年。

就合资券商方面,今年3月29日,摩根大通宣布,在中国建立一家全新的、由摩根大通控股以及为实际控制人的证券公司——摩根大通证券有限公司。
第一财经记者也获悉,在监管层核准后,有6个月时间进行筹备,在此后的现场检查(on-site
inspection)通过后,方可正式开业。摩根大通也为此进行准备,例如人员招聘、系统筹备等工作都在紧锣密鼓的进行之中。同日,野村获批在中国设立合资证券公司——野村东方国际证券有限公司,新的合资公司在成立初期将以财富管理为主营业务,凭借野村通过面谈进行财富规划的咨询优势服务中国高净值人群。

多家外资券商人士都对记者表示,并不排除未来增资至100%。高盛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苏德巍(David
Solomon)此前也对第一财经记者称,“如果时机合适,高盛当然也会寻求对高盛高华的控股权。”目前,高盛亚洲持有高盛高华33%的股权。

同时,外资控股基金的进程也在加速。今年5月7日,上海联交所公布的股权转让信息显示,上海信托拟转让持有的上投摩根基金2%的股权。信息披露起始日期为2019年5月8日,信息披露的期满日期为2019年6月4日。披露时长共计26天。如果本次转让成功,上海信托对上投摩根基金的持股比例将由51%降为49%。如果摩根大通受让了这2%的股权,这也就意味着,上投摩根将成为国内首家外资控股的基金公司。

近期,东方汇理资产管理香港有限公司北亚区行政总裁钟小锋对第一财经记者称,不排除未来或将在中国境内设立WFOE,其目的在于更好地协调与合资基金公司农银汇理基金的关系,不排除未来实现控股。

此外,众多“洋私募”也怀揣着在中国境内成立公募基金的雄心,“公转私”也有望加速至2020年实现。第一财经记者过去两年采访的多家外资资管机构都表示,获得公募牌照是未来几年在中国境内市场的目标之一,而未来2-3年的窗口期则尤为重要。
当前在中国境内的近20家拿到WFOE
PFM的“洋私募”都是海外知名的资管巨头,除了如桥水、元盛、英仕曼等传统对冲基金外,其它多是有“公募基因”的共同基金,例如富达、先锋领航集团、贝莱德、路博迈、富敦等。

富敦上海总经理黎涛此前对记者称,“重要的是外资应利用这2-3年的窗口期积累经验、锻造业绩曲线、扩大本土网络等,为可能到来的机会做好充分准备”。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