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信技术原控股股东散伙之后 多名股东减持10.62%股份

图片 5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热点栏目 自选股
数据中心
行情中心
资金流向
模拟交易

原标题:科信技术遭股东集体减持或套现2.7亿,控股股东已散伙

原标题:科信技术原控股股东散伙之后 多名股东减持10.62%股份

客户端

11月24日晚,科信技术(代码:300565)发布公告称,公司于近日收到4名持股5%以上股东提供的减持股份告知函。董事及财务总监张锋峰计划减持624万股公司股票,董事曾宪琦计划减持511万股,众恒兴和唐建安分别计划减持约511万股和579万股。四位股东合计减持2205.5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0.62%。

11月24日,科信技术晚间公告,公司于近日收到公司董事及财务总监张锋峰、董事曾宪琦、持股5%以上股东唐建安、云南众恒兴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分别提供的《关于计划减持股份的告知函》,计划减持公司10.62%股权。

  上市即是套现?科信技术大股东三年火速减持

股东们为何要集中减持?公告中称,减持原因为个人资金需求。按照公司11月22日收盘时的市值计算,四位股东本次减持市值将高达2.68亿元。

科信技术11月21日晚间公告,公司控股股东、实控人张锋峰、陈登志、曾宪琦三方达成的一致行动关系,将在11月21日到期后自动终止,不再续签。公司由原三名一致行动人共同控制变更为无实际控制人及无控股股东。

  来源:览富财经 

科信技术近日来大动作不断。11月20日,公司原控股股东——张锋峰、曾宪琦、陈登志签署了《关于不再续签及补充协议的确认函》,约定“一致行动人”协议在11月21日到期后不再续签,三方一致行动关系终止。科信技术表示,协议签订后,上市公司将处于无实控人和实控股东的状态。

据公告,根据三方签署的《确认函》,《一致行动协议》及补充协议到期后,三方不再续签,三方之间的一致行动关系终止;但三方各自所持公司股份不变,不会对公司的经营管理、人员独立、资产完整、财务独立等方面带来不利影响,公司仍具有独立经营能力。

  原创:
谭十日 

而在合伙人散伙后的第3天,公司又宣布四大股东即将大比例减持公司股票,很难不让人为科信技术未来担忧。

次日,科信技术盘中一度大跌超5%,最终收跌3.57%,报12.14元。

  随着昨日晚间科信技术(300565)的公告的发出后,公司又一位原始股东的减持已进入尾声。

公开资料显示,科信技术主营业务为通信配套设备的研发、生产、销售和技术服务等,于2016年11月在创业板挂牌上市。

科信技术三季报数据也并不理想,公司2019年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总收入2.48亿元,同比下降41.9%,降幅较去年同期扩大;归母净利润亏损4855.9万,上年同期为2072.7万元,同比降334.29%。

  公告显示,科信技术原5%以上大股东唐建安在本月16日到25日期间进行了5次密集减持,合计共套现1384.82万元。减持完毕后唐建安还持有科信技术4.99999%的股份。

上市之后,科信技术业绩表现并不理想,数据显示,2016-2018年,公司营收及净利润均连续三年下滑。到了2019年,公司主要经营数据进一步下滑。今年前三季度,上市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48亿元,同比降41.95%;净利润则亏损4856万,同比降334.29%。

公开资料显示,科信技术成立于2001年8月28日,主营业务为ODN产品(光分配网络)、无线接入产品等。公司自2016年11月22日起正式在创业板挂牌上市,至今已上市三年。

  对于许多上市公司减持高手来说,4.99999%并不是一个简单的持股比例。按照相关规定5%以下的股东进行减持是不需要信披的,这会为未来该股东的减持带来极大的便利。反过来说,一旦有股东把自身持股比例降至5%以下,其对公司的看法也就显而易见。

业绩承压之下,公司股价持续走低。上市之初,科信技术股价曾一度达到38.92元/股的历史高位,但截至2019年11月22日,其股价为12.14元/股,已较最高时蒸发近68.87%,市值蒸发近51亿元。

  事实上,唐建安的减持仅仅是是冰山一角,在其减持公告背后还蕴含着更多的风险需要我们关注。

  三兄弟散伙,原始股东争相套现

  本次意图减持科信技术的并非唐建安一人,在今年11月25日公司公布的减持预披露公告中
,科信技术第一大股东张锋峰、第三大股东众恒兴、第四大股东曾宪琦以及唐建安4人都做出了减持计划。总体减持股份数量占公司总股份比例高达10.62%。

图片 4

  览富财经注意到,此番减持意图或许从科信技术IPO之时便开始浮现。科信技术主营FTTX接入网、无线接入网和传输网中通信网络物理连接设备、应用解决方案和技术服务等业务。凭借广阔的市场应用领域以及良好的财务数据,科信技术在2016年11月22日登陆创业板上市。

  本次减持的4个股东张锋峰、曾宪琦、唐建安、众恒兴皆为在科信技术IPO之前的原始股东。其中张锋峰、曾宪琦两人在发行前与公司第二大股东陈登志签署了一致行动协议,共同作为科信技术的实际控制人,合计持有公司48.31%。

  但是与科信技术上市前辉煌的光景对比一下,后来的情况让人出乎意料。11月21日晚间,刚好为科信技术上市满三年之时,公司立马就公布了一则《一致行动协议》到期公告。公司称控股股东、实控人张锋峰、陈登志、曾宪琦三方达成的一致行动关系,将在11月21日到期后自动终止,不再续签。公司由原三名一致行动人共同控制变更为无实际控制人及无控股股东。

  后续的事情我们都知道了,科信技术“三兄弟”结束一致行动协议后,张锋峰、曾宪琦加上同为原始股东的唐建安便开始为减持做打算。

  如果按照11月25日减持公告发出后的收盘价计算,那么减持的股东股东大约可以套现2.51亿元。这并不是一个小数字,要知道科信技术的目前流通市值也才13亿左右,若此番减持操作成功实施对公司股价带来的影响不言而喻。

  经营持续萎靡,深陷亏损困境

  从科信技术上市后的业绩上也可以看出,大股东可能一开始就没有好好经营企业的打算。

  科信技术闯关IPO的三年关键期业绩十分稳定,2013年-2015年净利润分别为5108.18万元、5757.29万元、6283.82万元,同比增速分别为7.61%、12.71%、9.15%。

图片 5

  不过其稳定的业绩增长却在其上市后便不复存在,在公司上市后公布的年报业绩就出现了变脸情况。科信技术财报显示,2016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7.08亿元,同比下降7.62%,净利润为6182.39万元,同比下降-1.61%。与招股说明书上展现的连续增长态势大相径庭。

  到了2017年和2018年,科信技术业绩继续出现下滑状态,公司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6.71亿元、5.43亿元,同比分别下降5.20%、19.19%。同期净利润分别为5882.08万元、1670.25万元,降幅为4.86%、71.60%。其中,去年第四季度,净利润为-402.40万元,同比大降121.76%。对于一家刚刚登陆资本市场的上市公司来说,这样的成绩是绝对不及格的。

  然而到了2019年,科信技术的业绩愈发地不忍直视。公司2019年三季度报告显示,1-9月实现营业收入2.48亿元,同比下降41.95%。净利润为大幅亏损4855.93万元,同比由盈转亏大降334.29%。

  从单个季度看,公司业绩更是呈现亏损扩大态势。今年一二三季度,其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0.46亿元、0.92亿元、1.10亿元,同比分别下降63.56%、46.27%、14.96%,三季度虽营业收入最高,但对应的净利润亏损金额为2200.14万元,同比锐降732.72%,扣非净利润为-0.24亿元,降幅高达1028.27%。第一、第二季度,其净利润为-1845.73万元、-810.06万元,下降幅度为327.89%、188.53%。

  如此糟糕的业绩表现,叠加原始股东的套现意图,科信技术用实际行动再一次让人我们对企业上市的真实目的产生怀疑。到底该如何规避“上市即套现型”企业?这不仅是监管方需要思考的,相信也是每一个投资者需要研究的问题。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