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正药业大跌 高毅、中欧、博时居十大流通股东

图片 3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原标题:这家公司计提资产减值逾13亿元,百亿私募重仓,原研药“黑天鹅”怎么避?

海正药业昨晚的减值准备计提公告今日遭到投资者用脚投票,股价大跌6.87%。高毅资产三季度末持有海正药业超2000万股,一天损失逾1600万元。

热点栏目 自选股 数据中心 行情中心 资金流向 模拟交易 客户端

13亿天雷来袭。

海正药业计提资产减值准备逾13亿元

新浪财经讯
12月11日,海正药业截至发稿跌逾7%。消息面上,海正药业发布“2019年度确认开发支出转费用化处理以及计提资产减值准备”公告,开发支出费用化4.12亿元,无形资产、在建工程及固定资产、存货合计计提13.17亿元损失。

10日晚间,主营化学原料药和制剂研发、生产和销售业务的海正药业,发布“2019年度确认开发支出转费用化处理以及计提资产减值准备”公告,开发支出费用化4.12亿元,无形资产、在建工程及固定资产、存货合计计提13.17亿元损失。

10日晚间,海正药业(600267)发布公告称,根据评估和测试结果,公司部分资产存在减值的情形,其中对公司研发项目开发支出转费用化处理4.12亿元及计提外购技术相关无形资产减值准备1.02亿元;对公司在建工程/固定资产计提资产减值准备9.41亿元;计提存货跌价准备2.74亿元。

截止三季报,中央汇金、高毅资产、中欧基金、博时基金、南方中证500ETF等位居海正药业十大流通股东。

数据来源:公司公告 单位:万元

上述研发项目开发支出转费用化处理以及计提资产减值准备相应减少了公司2019年度的净利润和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所有者权益。

锐进四十三期高毅晓峰投资信托和高毅晓峰2号致信基金分别持有海正药业905.74万股和877.27万股,合计占其流通A股比例1.77%。按其三季度末股价9.64元计算,邓晓峰管理的产品持有海正药业市值达1.72亿元。

截至今日上午收盘,海正药业下跌4.8%。

消息一出,海正药业股价今日早盘集合竞价直接开在了跌停板上,临近开盘时股价有所拉起,截至今日收盘,海正药业大跌6.87%,成交额超6亿元,成交量显著放大。

此外,晓峰1号睿远证券投资基金作为一般法人,还持有了511.31万股,三季度末占其流通A股比例0.53%,持股市值0.49亿元。合计看,高毅资产三季度末持有海正药业2.21亿元。

从三季度末持股看,公募基金、汇金、券商均持有海正药业。其中,百亿私募高毅资产在今年以来逐步加仓,三季度末持股市值达2.21亿元。

盘后龙虎榜显示,一家机构席位买入4476万元,卖出席位也出现了两家机构,但卖出额均不超过2000万。买卖前五席位合计净买入1818万元。

从今年以来的持股情况看,高毅资产在逐步加仓海正药业。在2019年一季报中,邓晓峰仅有锐进四十三期高毅晓峰投资信托一只产品持有海正药业股票,持有数量为750.51万股,对比三季报的持股情况,这只产品在二、三季度加仓了海正药业。此外,高毅晓峰2号致信基金在半年报进入海正药业前十大流通股东,并在三季度末持股小幅减少至877.27万股。晓峰1号睿远证券投资基金则是在三季报新进前十大流通股东。

机构人士认为,预判医药研发企业的减值并不容易,原研药在研发期间的黑天鹅是一个常态,或需监管部门要求药企加强信息披露。同时,如果标的企业的财务数据大幅恶化于行业的龙头公司,需要考虑避开。

另外,昨晚公告发出后,海正药业随后收到上交所问询函,要求补充披露减值在建工程的具体类别、对应项目及产品、投建时间、建设进度、账面价值,以及本次减值金额、减值原因和后续处置安排。

中欧基金旗下中欧恒利2019Q3持股831万股,占基金净值比例1.1%;博时第三产业成长混合基金持股750万股,位居该基金第7大重仓股,占净值比例4.82%。

上交所火速发函!机构:预判减值不易

公开资料显示,海正药业三季报实现营业收入83.12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2.55亿元,也就是说,这次计提资产减值准备一口气把前三季度利润全部打翻。

责任编辑:常福强

根据今年三季报,海正药业前三季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2.55亿元,这意味着此次13.17亿元的损失计提已将前三季度的净利润侵蚀殆尽。

值得注意的是,海正药业近年来业绩不佳,公司去年亏损4.9亿元,今年三季报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亏损4.04亿元,由于出售博锐部分股权获得非经常性损益才导致公司净利润同比大增。

大额计提也引起了交易所的关注。10日晚22时40分,海正药业发布公告称收到上交所问询函。上交所要求海正药业补充说明在研项目、在建工程等方面的情况。

今年以来,多家券商发布了海正药业的研报,统计显示,太平洋证券和东北证券纷纷给出了买入的评级,其中,太平洋证券研报较多。

海正药业此次计提损失,是否能够提前预判?

今年年初时,券商的目标价一度看高到20元上方,而到了三季度时,目标价降低为17.6元。

机构人士认为,提前预判时机并不容易,但是从部分指标看,是可以采取规避措施的。

在今年9月份,太平洋证券表示,由于公司2019年仍可能计提资产减值、暂停研发项目等一次性费用,会减少2019年利润,但解决历史遗留问题有利于公司长期发展和利润释放。预计2020年真实业绩将开始充分体现,拐点确立。假设海正博锐老股转让/增资于年内完成并确认投资收益,预计公司2019/2020/2021年分别实现归母净利润10.22亿元、3.09亿元和5.25亿元,EPS分别为1.06元、0.32元和0.54元。公司迎来管理和经营双重历史拐点,目前市值109亿元,明显低估,19年合理估值170亿元,维持“买入”评级,目标价为17.6元,距离目前股价有70%以上的涨幅。

重庆诺鼎资产总经理曾宪钊表示,资产减值准备有8个子项,分别是应收账款减值、存货价值、固定资产减值、在建工程减值、无形资产减值、商誉减值等子项,所以很难事先预判。除了应收账款可能有预兆,其它减值都是可能突然爆雷的。比如存货,因为药品有效期,如果长期滞销,可能会集中在有效期前6个月,逐步开始确认减值,而存货是不披露有效期和库龄的。存货减值还有一种,比如以前利润很高的时候高价买了一批原材料,也制成了产成品,然后,假设这次集合采购没入围,那么这批产成品就卖不动了,或者虽然进了集采,但是价格被大幅杀掉了,覆盖不了直接成本,这个时候也是要提存货减值的。防止突然减值,最好的办法还是要求药企加强信息披露。

公开资料显示,海正药业是一家集研产销全价值链、原料药与制剂一体化、多地域发展的综合性制药企业。经过多年的发展,公司已成为一家主营抗肿瘤、抗感染、心血管、内分泌、免疫抑制、抗抑郁、骨科等领域的原料药、制剂研发、生产和销售一体化的综合性制药企业。

某私募基金经理表示,海正药业如此大额的计提是可以从此前的财报上看出端倪的。比如海正药业存货周转率上市以来持续降低,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从2018年年报开始为负,这种情况在药品企业并不多见。同时,海正药业的自由现金流量进入2019年来也开始转负,这个迹象也较为明显。此外,海正药业在2018年也出现信批违规。从更深入的角度看,海正药业今年换了全新的管理团队,目前正在出清存量问题,所以报表一直在暴露出问题。

百亿私募重仓踩雷

百亿私募高毅资产三季度末持有2.21亿元

海正药业近年来业绩表现并不亮眼,但仍吸引了众多机构投资者扎堆其中。数据统计显示,截至今年三季度,公募基金合计持有2257.91万股,券商合计持有476.91万股。

记者梳理三季报发现,三季度共有12家机构持有海正药业,公募基金合计持有2257.91万股。此外,中央汇金持有1464.13万股,渤海证券持有468.44万股。

另外,百亿私募高毅资产三季度末也持有不少海正药业。三季报前十大流通股东情况显示,锐进43期高毅晓峰投资集合资金、高毅晓峰2号致信基金和高毅晓峰1号睿远证券投资基金,分别持有905.74万股、877.27万股和511.31万股,目前合计持有海正药业市值达2.27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百亿私募高毅资产三季度末持有不少海正药业。

梳理发现,高毅资产在逐步加仓海正药业。今年一季报时,锐进43期高毅晓峰投资集合资金新进前十大流通股东,当时持有750.51万股,此后在二季度进一步加仓;而高毅晓峰2号致信基金、高毅晓峰1号睿远证券投资基金则分别在半年报、三季报新进前十大流通股东。

具体看,三季度末,锐进四十三期高毅晓峰投资信托和高毅晓峰2号致信基金分别持有海正药业905.74万股和877.27万股,合计占其流通A股比例1.77%。按其三季度末股价9.64元计算,邓晓峰管理的产品持有海正药业市值达1.72亿元。此外,晓峰1号睿远证券投资基金作为一般法人,还持有了511.31万股,三季度末占其流通A股比例0.53%,持股市值0.49亿元。合计看,高毅资产三季度末持有海正药业2.21亿元。

今年三季报显示,高毅晓峰2号三季度新进前十大流通股东的有承德露露、万东医疗、紫金矿业,加仓了合盛硅业;锐进43期同样新进了万东医疗、紫金矿业;高毅-晓峰1号仅新进海正药业外。同时,邓晓峰所管理的产品退出了平安银行、中环股份等公司的股东榜。与此同时,邓晓峰所管理的产品退出了平安银行、中环股份等公司的股东榜。

高毅资产对海正药业持股情况变化

公开资料显示,邓晓峰现任高毅资产首席投资官。18年证券从业经验,14年基金管理经验。曾任博时基金管理公司权益投资总部董事总经理兼股票投资部总经理,全国社保组合股票基金经理兼博时主题行业基金经理等职。其投资风格为价值投资、逆向投资。其对价值投资的理解为注重公司的基本面,投资基于对商业模式和盈利的判断;投资回报主要来源是公司本身的价值创造,而不是与交易对手的博弈;找到一桩好的生意,由合适的人管理,判断一个好的价格,在风险收益比恰当的时候投资。

数据来源:wind

从今年以来的持股情况看,高毅资产在逐步加仓海正药业。

在2019年一季报中,邓晓峰仅有锐进四十三期高毅晓峰投资信托一只产品持有海正药业股票,持有数量为750.51万股,对比三季报的持股情况,这只产品在二、三季度加仓了海正药业。此外,高毅晓峰2号致信基金在半年报进入海正药业前十大流通股东,并在三季度末持股小幅减少至877.27万股。晓峰1号睿远证券投资基金则是在三季报新进前十大流通股东。

机构:原研药“黑天鹅”是常态

海正药业大额减值计提,是否意味着其它创新药企业也可能存在类似风险?

曾宪钊表示,创新药的投资,核心还是要从企业在药理选择上进行方向性判断,以及对临床数据的跟踪,要对药物研究有一定的专业能力和沉淀。还要与全球同类药物研究进行分析和对比,判断上市公司到底有没有原研的能力,还是仅利用海外的专利和药物分子式进行仿创,或仅仅是在国内做临床研究。目前美国一个新的原创药物研究平均成本在15亿美元左右,但国内远远低于这一数据。还需要跟踪临床数据,最好要求药企进行临床数据的及时披露。由于药物研发的成功率很低,原研药在研发期间的黑天鹅是一个常态,投资人需要理解和习惯。对于仿制药,需要关注的是原研药的专利到期时间、其它仿制药的推出时间等。

对于投资医药研发企业,万博兄弟资产管理投资总监潘玥表示,医药行业尤其是医药研发的很大特点就是非常专业,很多东西普通投资者看不大明白。但是如同“久病成良医”,基金经理只要深入研究这些都是可以解决的。另外,一个简单的方法就是将标的跟行业龙头做对比,如果财务数据大幅恶化于行业的龙头公司,避开就行了。

一位私募人士表示,从美股的一些小型创新药公司看,股价变动确实十分剧烈。如果研发失败爆发黑天鹅,极端情况下股价可能一日跌去90%,但如果研发成功,单日上涨5倍也不意外。

责任编辑:陶然

Leave a Comment.